1202章 破影羽乱霰(1 / 2)

加入书签

天才本站地址

“听你说了这么多,带我去尝一尝那火菇和云面可好”姜宁笑道。

菲菲点了点头,笑道“川爷眼下正在突破,狩猎队伍的人在轮流护法,很快就会轮到我了,你如果想去看一看的话,拿着这个令牌,自己可以先去炎区逛逛,正好半个月后就轮到我去执行这一年的任务,到时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姜宁一把接过那令牌,整个都是黑色泥浆拓印而成,就连他的元神也无法侵入其中,稍微把玩了一下,便笑道“演戏自然要演全套,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菲菲笑了笑,旋即施放灵力打开石门,正准备离开,却又停下了脚步,对着姜宁笑道“打开石门的灵印,你应该已经学会了吧”

“那是自然”

菲菲不再言语,转身消失在了石门之外。

开门的灵印看似简单,实际上,是由三十六种不同的灵印组合在一起的,但是,那菲菲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姜宁一定已经有办法打开那石门了。

而她的猜测,确实也是正确的。

青电瞳自从被融入了二极剑经之后,多了一丝锋锐的特性,如今,姜宁的目力在解析事物规则方面变得比以往更加透彻,之前菲菲开门的时候,姜宁只是轻轻地扫过了那灵印一眼,三十六重印记的组合方式对于姜宁而言就已经了然于心。

事实上,姜宁所掌握的能力远比菲菲猜测的要多。

那一眼之后,他不但有办法打开菲菲自己房间的石门,而且还有办法打开这寒区所有房间的石门,因为这些石门之上,用特殊力量组合而成的秘纹对他而言,不过是排列组合的方式不同而已,依他如今的元神强度所具备的计算能力来看,只需要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在不破坏那石门的情况之下,找出最为正确的铭文秘钥,并且将之打开。

寒区对于姜宁来说,在先前的探查之下,早已一目了然,这里的中央地带,算是公共空间,主体也分为八个区域,分别是餐食区,练功区,仓库,武库,心法区,水库,炼丹区和交易区。

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专门供人玩耍的地方,整个族群都在忙着生存。

姜宁没有急着来回跑,他想要前往奇骨山脉内部,也需要从川爷那里得到最为一手的材料才行,因此,眼下的时间还很多。

一路上,他优哉游哉地走着,周围却都是些行色匆匆的人。

这让姜宁有些讶异。

“按理来说,一个队伍一年之内只需要执行一次任务,其余的时间,这些寒区的人应该都没有什么事情才对,怎么他们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忙呀”姜宁心道。

前两天刚来的时候,因为是晚上,大家要么是在静修,要么就是在休息,所以,醒来的人并没有多少,姜宁的元神探查又没有办法穿透那些石门,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人究竟又多忙。

但是现在一看,简直是吓到了。

炎区的人,负责种植那些主要的食物,忙一点姜宁还是比较认同的,但是寒区之人,除了修行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空闲的,这里又没有什么休闲娱乐的地方,他们究竟都是在干什么呢姜宁的心中无比的好奇。

一到白天,寒区大部分的修者就都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尤其是那些男人,并没有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享受一家团圆的时刻,而是像蚁巢之中的那一只只的蚂蚁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按照着一个固定的方位和节奏,朝着既定的方向而去。

姜宁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人所前往的方向,大抵分为了三波,一波是前往练功场,去那里的人,自然是要打磨自己的武技,锻炼自己的肉身之类,一波是前往心法区,这一波的人相比于其他两拨人来说,数量上要少很多,最后一波,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波,则是一路向西,朝着那八边形地下空间的边界的方向而去,并且那一道人流最前方,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姜宁的感知范围之内,而除此之外,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分别前往餐食区,仓库,水库的方向,看起来似乎也是在前往自己的岗位之上。

之前那菲菲似乎是想要试探姜宁的心思,所以,言谈之中提到的关于这万鳞山脉地下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关于寒区高阶修者的特权,以及这里的那些与外界截然不同的食物的种类和来由,并没有和姜宁具体地介绍其他的东西,因此,姜宁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人们究竟是怎么生活的,只是从那只言片语之中推断,这里平时不出任务的时候,应该很闲,但是结果就是,这一大早醒来,那菲菲就立刻离开了房间,前往议事殿为那川爷护法,而这里的人一个个地看上去也都是行色匆匆,搞得姜宁一个人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就像是把一个懒鬼丢在了一大群勤快人里面一样,以至于身边走过去的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让他隐隐约约地觉得有些不对。

“等等”姜宁心道“我这是被别人嫌弃了吗”

这个时候,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就吊儿郎当地出现在了姜宁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哥们儿,你是哪个区的呀,难道是从炎区刚刚升上来的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呀”

姜宁并没有因为对方这不正经的打扮和不着调的语气,就小看了人家,因为这个刺儿头一样打扮的家伙,修为足足有神象境七层,比起狩猎队伍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还要更高,可是之前在议事殿之中见到川爷的时候,姜宁却并没有看到这个人。

“我是新人。”姜宁笑道。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藏的。

“新人”那年轻人挠了挠头,“就是那个治好了老爷子的伤势,还帮他突破了的那个新人”那年轻人道。

“伤势算是我只好的,”姜宁点头道“不过川爷的突破,那是他自己的积累到了,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那年轻人思忖了片刻,笑道“他们都说你很厉害,不知道,咱们可不可以去练功场过两招哎,说实话,这里实在是太过无聊了一些,除了老头子和我那个死去的老哥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听王平说,你很有可能比老头子还要厉害,是不是真的呀”

姜宁笑了笑,他正好需要一个了解这里的人给自己正儿八经地介绍一些这里的情况,自然不会拒绝,笑道“想让我帮你喂招自然可以,不过,作为报酬,今天,你得陪我”

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恶寒之色,连忙放开了撘在姜宁肩膀上的手,退开了两步,道“听他们说你刚来就睡我那未过门儿的嫂子屋子里去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想道,你,你居然男女通吃”

“想什么呢”姜宁一头黑线,没好气地道“我是说,作为一个新人,我对着万鳞山腹不甚了解,想让你今日带着我在这里逛一逛,顺便对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做一些说明。”

“呼”年轻男子闻言,如释重负地送了一口气,大步走上前来,重新一巴掌拍在姜宁的肩膀之上,笑道“早说嘛,吓我一跳。”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姜宁笑道。

“条件是你打赢我”年轻男子笑道。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练武场。

这里的场地非常的大,而且,在场地的最上方,有三位神象境的修者分别立于场地的三个角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

只有那些相互对练的修者们交手之间失了轻重,将要把对方打伤或者杀死的时候,那三个人才会及时地出手阻止。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三个神象境巅峰的存在,除了那个据说死去了的小洛和川爷之外,确实不管是什么人和什么人交手,他们三个联手,都有能力在双方的交手即将失去控制的时候,成功地出手阻止。”

似乎是注意到了姜宁的目光,那年轻人笑道“他们三个,是我们这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唯一不需要出去狩猎的三个人,他们的修为你也看出来了,只不过,真要捉对厮杀的话,他们三个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我的对手”

年轻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有压低自己的嗓音,因此,就在附近练武或者观看别人对战修者,目光几乎统统地就落在了姜宁和那年轻男子的身上。

原本姜宁还能够感受得到一种强烈的鄙夷和愤然的情绪,但是当那些目光聚焦在那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的身上的时候,那种愤懑不平的情绪,那种鄙夷的情绪一瞬之间就消散了。

“看来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姜宁心道,因为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同样把视线转移到了这边的三个人身上的时候,却看见三人的目光之中,皆是笑意,似乎是在和那出言不逊的年轻人打招呼一般,丝毫也没有为对方之前那句嚣张的话而感到不舒服。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就说明,眼前的那个看起来有些不正经的年轻人,他的真实战斗力,真的要比那三个人更加强大。

不过,这一切对于姜宁来说,都没有什么所谓,因为他的力量足以战胜这里所有的人,就算是整个演武场之上所有的人同时对自己发起攻击,他们也没有那个能力取胜,这就是一个具备了随时成为真一仙人能力的修者,应该有的底气

“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姜宁笑道。

这个时候,演武场之上的人竟然一个个地自觉地全部都退开,退到了演武场的边缘,把一整个巨大的场地完全地给两人让了出来。

“哟呵,这小子的面子还真够大的呀”姜宁心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年轻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静的笑容,眸子中的光芒都一瞬之间从方才那种满不在乎变成了当下的精光闪闪。

“小林,你悠着点儿,别到时候又把我们的场地给损坏了”这个时候,站在场边维持整个演武场安全的三个神象巅峰高手其中之一朗声笑道。

“滚你、娘的,”那年轻男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再变,笑骂道“场地坏了那是因为你们三个没本事,怪我喽”

说时迟那时快,那年轻男子一闪身,就瞬间跨越了两人之间本就不远的距离,欺近到了姜宁的身边,一爪朝着姜宁的脖颈爪去,典型的近战爪功,十分对姜宁的胃口。

“正好前段时间把那爪经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还没有来得及多演练几次,今天就以爪对爪,陪这小子玩一玩”姜宁心道。

如果他有心躲避对方的攻击的话,以如今他这身剑篇的速度,那个家伙的速度就算是再快一倍,也别想碰到姜宁一下,不过既然打算陪人家玩玩,自然要给人家喂招,让人家有所得,如果只是单纯地躲避对方的攻击,就已经可以说是一种无形的羞辱了,这么多人看着,让他下不来台,对于自己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相反的,利用爪经之中记载的那种精妙的招式与他过招,就算是赢了,对方作为第一个以爪术见长的修者,也一定可以从自己的招式之中学习到了一些战斗智慧,的了自己的好处,他自然就不会计较输在自己手上的尴尬结局。

因此,回应那年轻男子夺命一爪的,是姜宁的爪。

一只手化作流光,诡异地出现在了那年轻男子的手腕之上,一下子就扣住了他手腕上的脉络,尖锐的灵力从那脉络之上不断地涌入他的手臂之中,让那年轻男子在第一时间就落入了下风

“好强”

眼下在练武场之中的所有人,第一时间都如是想道。

那年轻男子的出招速度一点都不慢,尤其是对于负责看护场地的这三位神象巅峰高手来说,想要正面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之下挡住这一爪,即便对于他们来说,都会是一件十分令人狼狈的事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