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谁辜负了谁(1 / 2)

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谁辜负了谁

沐王府台阶上的血渍清理不干净了。

青石台阶的缝隙已经变成了黑色。

墙壁上也多了几个枪眼,左边的围墙边上有大一大片焦黑,这该是火药爆炸后的残余。

门楣上挂着两只气死风灯,正随着威风左右摇摆。

北.京城冬日里的风干燥而寒冷,吹在脸上让人生疼。

如果不抹一点油脂的话,皮肉很快就会裂口子。

夏完淳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先看了看远处那些奇怪的探头探脑的人,冲着距离他最近,想清楚他脸庞的探子呲牙笑了一下。

随即,这个探子的身体就被一枝弩箭穿透,直挺挺的倒在街道上,随即,从小巷子里飞出两枚钩锁,钩锁抓住了尸体,飞快的缩了回去。

很快街道上就空无一人,只有一条长长的血痕刺眼的横在街道上。

夏完淳穿着一袭黑色貂裘,头上束着一顶金冠,金冠上还有一朵红色的绒球,脚下踩着一双鹿皮靴子,大冷的天,所以,手上还抱着一只沉香木暖炉。

人走过,身后便留下一片馥郁的香气。

四个黑衣人陪着他,所以,他进门的时候,沐天涛家里的四个军卒就并排站在门后,阻挡他们前进,且一个个神情紧张。

刚才街道上发生的一幕他们看得很清楚,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应该是一个很恐怖的人。

“去告诉沐天涛,同窗来访。”

夏完淳笑了一下,就停下脚步,说了来意之后,便四处打量沐王府。

冬日的沐王府其实也没有什么看头,京城里的人一般不会在院子里载种松柏这些长青树,所以光秃秃的,荷塘已经结冰,也看不见枯荷,只有照壁上“福寿延年”四个金字还能看出沐王府昔日的辉煌。

过了片刻,沐天涛走了出来,见到夏完淳,脸上的神色非常奇怪,不过,他还是将夏完淳招呼进了中堂。

此时的沐天涛依旧一身甲胄,甲胄看起来不是很干净,看样子他这段时间,基本上是甲不离身的。

“你穿的这身衣衫,当年我也有一套。”

被沐天涛拯救的女子端来清茶之后,沐天涛有些感慨。

“你真的要在这京城与李弘基大战一场”夏完淳没有碰沐王府的茶水,而是从黑衣人手里接过一个酒葫芦,取出两个银杯,斟满了酒。

沐天涛同样没有碰夏完淳的酒,端起茶水对夏完淳道:“必须一战。”

夏完淳喝了一口温热的酒道:“为了大明”

沐天涛摇摇头道:“为了沐王府。”

夏完淳道:“沐王府可能要遭殃了,张秉忠离开了江西,目标直指云贵。”

沐天涛道:“不过是你蓝田的笼中鸟,他能去哪里呢”

夏完淳又喝了一口酒道:“沐王府堪忧。”

“能让沐王府忧虑的不是张秉忠,而是近在咫尺的云猛。”

夏完淳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帮我背个黑锅如何”

沐天涛冷笑道:“谁的锅谁自己背。”

&nbs

p;夏完淳笑道:“你比较有潜力,能多背几个。”

沐天涛道:“你不是一个没担当的人。”

夏完淳把身子向沐天涛靠近一下道:“最近局面变了,我师傅将要一统天下,所以,我师傅的名声不能有任何污点,同样的,身为师傅门下的大弟子,我最好也不要沾染半点污点。”

“因为云猛可以威胁到沐王府,所以,你才如此不知廉耻的要我帮你背锅”

夏完淳又喝了一口酒道:“我家的屋檐很低,你又在屋檐下,你就认了吧。”

沐天涛喝了一口茶水道:“我如果不肯背锅,沐王府就会遭遇张秉忠,我如果肯帮你背锅,沐王府只会面对云猛”

夏完淳点点头道:“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沐王府虽然腐朽,却明显没有劣迹,所以,请猛叔将你沐王府当做一般的豪绅来处理,你觉得如何”

沐天涛道:“沐王府这些年与西南土司征战多年,实力大不如前,没有办法抵挡张秉忠,也没有力量抵御云猛,所以你就用我兄长,弟妹母亲的性命来威胁我就范”

夏完淳笑道:“你是强者,所以我喜欢威胁你,不像你母亲,兄长,弟妹们比较弱,威胁他们会让我脸上无光。”

沐天涛叹口气将茶杯里的茶水一口喝干,点点头道:“我母亲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我兄长虽然是男子,却心性平和,通过我来威胁他们,不如让你通过他们来威胁我。

反正我就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你就说吧,准备让我背什么黑锅,杀掉皇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