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游说(1 / 2)

加入书签

“如果是求财,我可以给你们。”姚静被拉出车后第一反应不是大喊大叫,也不是求饶,而是给出了条件。

拉着姚静的人愣了一下,随后戏谑的说道,“不好意思,收人钱财,帮人办事,我们是有原则的人。”

听到这话,姚静迅速的捕捉到了这个人透露出来的信息。

他们是被人雇佣的。

“雇主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五倍。”姚静又说道。

此时的她一开口就是五倍价格,目的就是直接拿下这几个劫匪。

果然,几个劫匪愣住了。

别人被抓一般都是开价两倍啥的,这姚静竟然直接给五倍,那倒是很大方。

“真的给五倍?”抓着姚静的劫匪问道。

“是,五倍,马上给,只要你放我们走!”姚静说道。

“老大…”抓着姚静的劫匪看向了旁边一人,似乎很犹豫。

“你特么是不是傻,你收她钱,不成绑架勒索了么?我们现在顶多算非法拘禁,就算被抓了也没事!”旁边那人训斥道。

“好像也有点道理!你别挣扎了,没用的,给多少都没用!”劫匪说着,又拽着姚静往越野车走。

“我给十倍!”姚静再一次抛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

这一下就算是那个老大也犹豫了。

十倍的价格,那可比那个阿勇给的多啊!

“先别管其他,把她带走再说!”老大说道。

“好!”

姚静就这样被拽上了车,而后几个人开着车迅速离去。

地上,宋思晴躺在那,身体颤抖着,动弹不得。

周围没有什么路人,只有远处几幢房子的床边有人在往这边看。

宋思晴觉得自己肯定要死了,她身上疼痛无比,而且似乎还有内伤,整个五脏六腑好像都要炸开一般。

宋思晴的意识开始变得迷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思晴隐隐约约听到身边传来了脚步声。

“姚静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被,被带走了。黑色,汉兰达,车牌,海a34332”宋思晴用尽最后力气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夜色下,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宋思晴的身边。

这人的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全覆盖面具,整张脸看过去除了漆黑一片之外,再无其他东西。

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周围,数道人影迅速的靠拢了过来。

“老大。”众人围在这人周围,躬身说道。

这些人中有一个,就是贪狼。

“把思晴送去医院。”林知命的声音透过面罩传了出来。

“是!”有人立马上前将宋思晴抱起转身离去。

“董建,查一辆黑色汉兰达,车牌海a34332,可能会换牌,区域在滨江区附近。”林知命说道。

“是!”林知命的耳机里传来了董建的声音。

“贪狼。”林知命那没有任何五官的黑色面罩看向了贪狼。

贪狼脚一软,跪在地上。

“姚静要是出事,你…就自裁谢罪吧。”林知命平静的说道。

“老大,我现在就可以以死谢罪。”贪狼抬起手,尖锐的利爪直接朝着自己的脖子而去。

啪!

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贪狼的利爪。

这一只手,正是林知命的手。

林知命本来距离贪狼两三米,一瞬间的功夫,竟然来到了贪狼的身边,这身法,神鬼莫测。

“现在先留着你,等找到姚静后再说。”林知命说道。

“是!老大。”

“少爷,车往天河码头的方向去。”林知命的耳机里传来了董建的声音。

“走吧。”林知命话音落下,身影已然消失在众人身边。

贪狼等人一个闪身,也消失在了夜色下。

另外一边。

黑色汉兰达急速前进着。

姚静坐在最后排的位置,在她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劫匪。

姚静的双手被麻绳给绑住,嘴巴也被堵了起来。

“嗯哼。”姚静嘴里发出了声音。

左手边的劫匪皱着眉头问道,“干什么?”

姚静看向对方,眼睛往下瞄,示意对方把堵住她嘴的布拿掉。

“拿掉吧。”坐在第二排的老大说道。

劫匪拿掉了姚静嘴里的布。

“十倍佣金,这是我能给的最高的价格。”姚静说道。

周围的人默不作声。

“你们出来干这种事,所图无非就是利,你们的雇主能给你们钱,我同样也能给你们钱,而且我给的更多。”

“拿着十倍的收益把我放了,你们就可以少做几个案子,就算未来你们真的被抓了,你们的刑期也会减少许多。”

“只要你们愿意拿钱,那我们之间就是交易关系,要定性绑架敲诈,就必须以强迫的手段限制人身自由并且索要钱财,我主动给你们就不算是强迫,所以绑架敲诈不成立,而且,我也不会报警。”

“好好想想吧,谁的钱都能用来喝酒玩乐,我是个商人,我讲究利益最大化,而现在,放了我很显然就是利益最大化。”

姚静不断的用平静的语气说着话,这些话不断的在几个劫匪耳边围绕。

“老大,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一个劫匪忍不住开口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