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谁都能做衍圣公!(1 / 2)

加入书签

送走鲁王之后,朱由校有一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的这位鲁王,当真是一位奇葩的藩王,实在是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不过好在已经安抚下去了,以后应该不用再召见他了。

即便再召见鲁王,也不用像今天这样了。如果再来几次的话,朱由校觉得自己的头会更大。

看了一眼陈洪,朱由校问道“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回皇爷,刚刚衍圣公进城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召见。”陈洪连忙说道。

对于这一次衍圣公的到来,陈洪不觉得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实在是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这些人也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简直就是作死。

所以陈洪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牵连到自己。

轻轻的点了点头,朱由校便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朕觉得不舒服,找人来给朕捏一捏。”

听到这话之后,陈洪不敢怠慢,连忙去招呼人了。

时间不长,几个宫女就走了进来,开始给朱由校捏捏肩膀、捏捏腿揉搓按摩。

朱由校则是趴在那里哼哼唧唧的享受着。

陈洪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小心翼翼的问道“皇爷,衍圣公那边?”

听到陈洪的话,朱由校轻轻的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语气随意的问道“怎么,你收了他的钱了?”

“奴婢可不敢。”陈洪连忙说道。

“那你问什么?”朱由校没好气的说道“人不是来了吗?让他等着吧,朕现在没心思见他。什么身份,还不能等一等吗?

“皇爷自然是想什么时候召见就什么时候召见。陈洪连忙说道,在心里面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多嘴,还多嘴,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毛病?

原本陈洪以为皇爷不见衍圣公,那就把衍圣公打发回去。现在陈洪明白了,皇爷就是想晾一晾衍圣公。

在外间,孔胤植等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孔胤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茶水,这茶已经添了四次了,喝得小腹都有一些不舒服。现在腹中空空,还灌了一肚子水,这感觉可真难受。

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两侧的小内侍,却没有人来和自己搭话,这让孔胤植的心里边更着急了。

此时,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孔胤植脸上的表情终于松懈了下来。

陛下终于要召见自己了吗?

不敢怠慢,孔胤植连忙站起来身子,果然看到陈洪从里间走了出来。

这位陈公公是陛下的心腹,孔胤植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见到陈洪之后,孔胤植连忙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陈公公,可是陛下要召见?”

一边说着,孔胤植一边悄无声息的将一卷纸管递到陈洪的手旁。

低头看了一眼,陈洪就知道这是银票。

即便不是十三省通兑,出了这里肯定也直接就能兑换出来。而且,既是衍圣公能够送得出手的,那肯定就不会少。

只不过,此举却吓了陈洪一跳。

陈洪连忙向后退了两步,直接与孔胤植拉开了距离。

皇爷刚敲打完自己,这个钱是真的不敢收。周围这些心眼比针还小的小内侍可都看着呢,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皇爷的眼线?

要知道这帮小兔崽子都想踩着自己上位,自己要是收了这个钱,说不定回去就会挨皇爷的收拾。

看到陈洪的动作,孔胤植也是一愣。

自己送出去的可是钱,怎么陈公公就跟被蛇咬了一样?

“衍圣公这是做什么?”陈洪沉着脸说道“咱家虽然是宫中的阉人,是没了卵子的货,可是也知道忠义廉耻,怎么能收这种钱?”

听了这话之后,孔胤植脸色胀得通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心里面猛地一沉。

这些宫里宫外的太监是什么德行,孔胤植再清楚不过了。

这些人可以说是视钱如命,有机会的话肯定大捞一笔。现在这个陈公公居然连钱都不收了,可见情况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地步。

“这里是陛下的行辕,衍圣公还是注意一些吧。”陈洪冷着脸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说道“陛下召见,跟着咱家来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洪转身向里间走了进去。

孔胤植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很快就来到了朱由校所在的地方。

见到朱由校之后,孔胤植连忙行礼,说道“臣参见陛下。”

朱由校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孔胤植,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孔胤植,朱由校还真的就是很熟悉,不光是这一世熟悉,在穿越前也很熟悉。

这是大明的最后一任衍圣公,同时也是大清的第一任衍圣公。

不但如此,现在孔胤植叫这个名字,以后他还会改名字,为避雍正帝胤禛名讳,后人称其为“孔衍植”。

在原本的历史上,孔胤植于明熹宗天启元年袭封衍圣公。

天启七年,加太子太保。

崇祯三年,晋太子太傅。

顺治元年九月初一,孔胤植上《初进表文》表示自己愿意归诚清朝的意愿。其中言辞极尽献媚之能,可以说是刷新了很多人的下限。

顺治二年,朝廷颁布剃发令,孔胤植率领族众威望族人率先剃发,并向清廷上奏了《剃头奏折》。

虽然朱由校心里面觉得孔胤植无耻,觉得愤恨,但还算能理解。毕竟大明自个儿把江山给丢了,孔胤植为了延续自己的家族做这样的事情也能够理解。

但是有一点就有点不能接受,那就是做这件事情的人出自孔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