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灯火绵延(1 / 2)

加入书签

地宫之外的那些人在八角宫灯消失的那一刹那,先是心生一丝的愤怒,因为隗林的阻止,让他们没能够得到那件可能是神器级别的宝物。

可是他们的愤怒还没有发出来,便感受到了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降临。

隐隐之间,他们看到一只手。

那手不是直接用肉眼看到,而是感觉到。

那是一只苍老而苍白的手,戴有三个华丽的戒子,雍容华贵。

轻轻的剥开虚空,手下出现了一个灯笼。

那手就像是在做着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探手入了灯光之中,像是拿起自己家的东西一样。

那盏神秘的灯再一次的在诸位的感知之中露出了真面目来。

灯笼有上下对称的八角,中间的灯柱散发着光芒,一根燃烧着的铁链穿过那灯的上面提手的吊环。

在场的一个个不少传奇级别的存在,这一刻清楚的感受到那种沁入灵魂的恐怖与寂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传奇到达王级只有一步之遥远,但是这一步,各家学派自身内部却有很多层的小细分。

只有真正跨入传奇之后,才能够感受自身与王座的差距。

就在这时,他们感知到,灯笼上面突然的溅起点点火星,在虚里就像是一只只火虫子一样,朝着那只手扑咬而去。

这火是道门真火——三昧真火,很多有见识的人都看出来了。

很多人听过,道门真火霸道无比,沾之即焚,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都会被焚烧。

只见那手上的莹莹白光将那点点真火都挡在外面。

眼看神秘的道门灯笼就要被那一只手给抓在手里。

却突然有一道惊耀的光辉闪烁而起。

当那一只手出现之时,大家的意识都被强行的拉扯,一切的感知都集中在那一只手上,所以即使是双目不见,那只手的一切动作都印在大家的脑海里。

其他的一切则是没有,似空白,更似忘记了自身,而这时,一道突如其来的剑光,及那似有若无的剑吟

这一道金银两色的光辉凝聚在一起,感知之中是绚烂的。

那道剑光像是遵循着某种轨迹,又仿佛只是静止的闪耀光辉,而那光辉照耀到了那一只手。

又如,那一道剑光出现就是为了斩去那一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手。

那是一只让人感到心悸的手,而道剑光是让人感到恐怖的剑光。

一剑横斩,后发先至,切斩那五根手指。

那让人心悸的苍白雍容华贵的手,像是已经能够干涉时空。

而那剑则像是能够穿透时空的间隙。

两者有过一刹那的短暂相持,似已经接触,却又似没有接触。

剑身上的光芒散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金银两色交织缠绕在一起成为神秘法纹的小剑。

但这个相持又似一种错觉,那一只手的食指弹起,弹在切斩而下的小剑的剑锋上。

“嘤……”

一团无形的波纹震荡而起,周围建筑在剑吟响起的一刹那开始崩塌为尘埃,在外面的人那些人或非人一个个快速的后退。

或是遁入虚无,或是化为光华纵去,又或是双手一展变化出翅膀,成为飞鸟快速的飞起,各施法术。

他们无法确实这个震荡的余波会波及多远,但是面对这种神秘可怕的战斗余波,很多人都还是小心谨慎的,一个个决定先避开。

再回头之时,看到一

道光在那无形的波纹之中流转,剑身仿佛在震颤,每一次震颤,四射的光芒,将那如水波般的无形波纹的斩开。

只一转眼之间,恐怖波纹消散。

那一只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唯有那种恐怖的余威仍然残留,昭示着,这一切都不是幻象。

刚才那个地方已经只有一片尘埃,范围并不怎么大,而且大家能够感应到,那个界门也毁了,就是不知道是被那震荡的波纹毁了,还是被剑光斩破了。

那个神秘的道门灯笼也消失了,大家的目光落在客栈的隗林身上。

他临窗而立,两手在前搭于窗台,一手捏着剑柄,一手捏着剑尖,剑芒吞吐,扭曲着,像是仍然意犹未尽,随时都还要飞逝出来,斩人头颅。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道门剑术?”

“当真是恐怖。”

“今日一见,方知这世上有如此纯粹而锐利直接的杀伐之术。”

诸天界域里,层出不穷的秘法,没有哪种说是最厉害,无论是什么法术,都有其有用之处。

而杀伐方面,有缓杀,也有瞬杀的。

缓杀是指那些躲在未知之处,给人下咒,短则几天,慢则几年十几年,甚至上百年才杀死一个人。

这种缓慢的咒杀敌人,有一个好处就是不需要正面对决,即使是不成功,往往也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而被咒杀的人,往往在不知不觉间死去,有些临死都不知道敌人是谁。

瞬杀就是只这些当面对决的杀伐之术。

剑术,显然正是其中一种,纯粹,利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