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馅饼(1 / 2)

加入书签

当眼前出现锦城少年体育馆斑驳的红砖围墙时,周羽知道,自己又做梦了。

在这个无数次出现过的梦境里,周羽孤零零地坐在馆外的马路牙子上,怀里抱着一个造型敷衍、边角毛糙又重得要命的水晶奖杯,正急切地张望着。

陌生的、不陌生的面孔在周羽眼前来来去去,却都不是她要等的人。

“说话不算数,再不喜欢爸爸和辉辉!”周羽低下头,不高兴地嘟囔道。

因为太失望,周羽将奖杯塞进自己的羽毛球袋里,决定拿到冠军的好消息,要藏到她不生气为止。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隐约有电动车的喇叭声传来,周羽一下跳起,心里委屈喷薄而出:“爸爸、辉辉,你们怎么才来呀!”

……

“惠惠,惠惠!”

突然而来的喧闹声,将周羽从浅睡中唤醒。

在后座上翻身坐起,周羽懵了几秒,带着已经习惯的失落,长长吐了口气。

此时,周羽坐的这辆商港羽毛球俱乐部商务车,正被一群激动的粉丝团团围住。

车外,有人使劲地拍着窗玻璃;有人嚷得起劲;更夸张的,好几张脸都贴到了车窗上。

“这架势,别是要把咱车给砸了吧!”临时带周羽比赛的冯教练坐在门边,啧啧两声,顺手将窗户按了下来。

喧闹声瞬间高了几个分贝,带着一股汹涌的亢奋。

一个男孩探进头,也不看里面坐的到底是谁,扯着青春期特有的公鸭嗓子,道:“惠惠,今天一定要拿冠军,我们惠粉永远挺你,只挺你一个!”

“这儿没有惠惠,”冯教练冲着那男孩一乐,“不过,有咱们周周,要签名还是送礼物?”

满车的人顿时笑成一片,外面的喧嚷,却戛然而止。

后座上,正揉着眼睛的周羽十分清楚地听到,那男孩“嗤”了一声。

哦,被鄙视了!

周羽嘟了嘟嘴,往窗外看了过去。

“几个意思?”冯教练也是闲的,煞有介事教育起外头那帮面孔还稚嫩的小孩,“没见识了吧,风水轮流转,我们周周以后比惠惠厉害,你们要用发展的眼光追星……”

没人搭理冯教练,穿着商港俱乐部球衣,胸口统一粘了蕙英宁大头贴的粉丝们转眼作鸟兽散,全跑远了。

冯教练直摇头,侧过身,又调侃起周羽:“下回我从体校找帮小家伙,也搞这么大阵势,专门给周周你捧场!”

“冯教练,别老土了,什么捧场啊,那叫应援,得花真金白银!”旁边一个队员搭了句。

大笑声中,众人开始下车,周羽也拎起球袋,钻到了车外。

“是惠惠,我看到了!”

外头的热闹又起来了,粉丝们围住刚停下的商港领队专用车,个个欢呼雀跃,看来这回应该找对了人。

“今天好好打!”最后下来的冯教练伸手关上车门,转头对磨蹭着没跟上大部队的周羽道:“还是那句,咱们放开打,让大家伙看看你的实力!”

“知道了!”周羽回得乖巧,眼睛却在望着领队车那边。

可以看到,惠英宁从领队车里下来,在欢呼声中,由众粉丝簇拥着,往锦城体育中心主楼走去。

“用不着羡慕,”冯教练语气里,略带了些不以为然,“运动员成天搞得像娱乐明星,未必是好事。”

周羽也不说话,直到那些人都走远了,赶紧扯扯冯教练的袖子,特意换了个亲昵的称呼,“冯叔叔,能不能让我跟师父通个电话?”

“等比赛结束了再说。”冯教练拒绝得没有半点犹豫。

周羽巴巴地看着冯教练,又退而求其次,“那您替我打好不好,帮我跟师父说,等我这边结束,马上去医院陪他。”

“决赛都还没打,这就飘了?”冯教练脸一拉,语气严肃地道:“封闭期间,为避免受到干扰,运动员严禁与外界做任何接触,这是俱乐部的纪律!”

周羽一直在观察冯教练神情,看着没戏了,在心里叹了口气,没出息地把话收了回去:“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啊!”

冯教练也在瞧周羽,刚才特意撑起来的严肃,一点点地退了。

在一干人高马大的职业运动员里面,周羽个头实在娇小,又天生一张娃娃脸,再加上圆圆的眼睛,睫毛还长长的,看着就是人畜无害的乖宝宝。

周羽同她妈妈十多年前搬到体校二宿舍,跟冯教练家是上下楼的邻居。冯教练从小看周羽长大,现在还时不时拿她当小孩子逗。有这层关系放在这儿,此刻周羽又是一副明明失望,却又不敢再说的委屈模样,冯教练到底没招架住。

“真没大事,老郭什么问题,你还能不知道,他那叫富贵病,”冯教练安慰过周羽,还觉不够,又主动让了步:“这样,你在这儿等一会,我打电话问问他情况。”

“哎!”周羽心里一喜,答应得干脆利落。

像是提防周羽偷听,冯教练拿着手机,特意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周羽是老实孩子,真就原地不动,无聊地四下张望片刻,视线便落到了正前方锦城体育中心主楼顶,那块巨大的led大屏幕上。

大屏幕刚播完正在举办中的“天时”杯中国羽毛球a级俱乐部联赛宣传片,紧跟着便是这次联赛金主爸爸天时表的广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