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馅饼(2 / 2)

加入书签

身着笔挺正装、英俊沉稳的男主角此刻面向大海,神色淡然地欣赏着日出,然后慢慢抬起了手。镜头随之移到男主角腕上,好让观众看清他那块能亮瞎24k钛金狗眼的表,再然后……

片尾打出了天时表万年不变的广告语——“天长地久,唯你值得拥有”。

周羽摇了摇头,天时的广告越来越敷衍,她和无数锋蜜一样,想看的不是表,是……人,好不好!

“打过电话了,你师父恢复得不错,”冯教练走回到周羽跟前,“他让你好好比赛,只要拿到金牌,你师父就能上冠军教练榜,年底绩效也到手了,小丫头,给他争一口气!”

“我师父血糖指标下来了?”周羽盯着冯教练攥在掌心的手机,不放心地问。

冯教练眼皮不自觉地抽了抽,回得含糊:“……听说不错!”

周羽算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顾自松一口气,也没注意到,冯教练脸上有点不自然。

因为心虚,冯教练便开始没话找话,这时望向前方大屏幕,来了一句:“萧子锋给天时打了十几年广告,怎么就没长进,脸还僵得像扑克牌。”

周羽顺着冯教练目光看过去,原来天时表的广告又放了一遍。

“萧师兄哪像扑克牌呀!”虽然一向尊重长辈,周羽还是要表达对冯教练这一说法的极度不认同。

“你这是没见过真人,我跟他打过比赛,那小子年轻时就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尤其是在场上,脸上什么表情都没……”冯教练话刚说一半,发现周羽小嘴已经瘪起来。

马上意识到,小丫头这是不高兴了,冯教练笑着打趣:“算我说错,萧子锋厉害,他真厉害,行了吧!”

周羽却一本正经地道:“我相信,萧师兄如果没有提前退役,肯定能拿下奥运冠军,然后完成大满贯。”

冯教练看着周羽,心里忽地一动,便道:“聊萧子锋那过气的家伙没什么意思,看到广告,我想起来,都说你花了小十万,给李帆买了块天时表?”

“嗯啊,好久之前的事了,”周羽点了点头:“您不觉得,男生带天时表很帅吗?”

冯教练却有不同意见:“这个事吧,得看是谁,你把表送给老郭或者冯叔叔我,那

肯定叫一个帅;送李帆,基本上就等于……喂了狗!”

“冯教练,干嘛这么说我男朋友呀!”周羽笑得无奈。

商港俱乐部里,李帆虽然是一线球员,可人缘实在算不上好。很多人不喜欢他,包括冯教练,也包括周羽自己的师父郭炳辉。

“就这么着吧,”冯教练也没跟周羽继续说,催道:“快进场热身,记得,开局之后主动控制场上节奏,别被惠英宁带偏了,她现在状态起伏太大,我们几个教练讨论过,今天只能靠你稳定发挥,才会有机会!”

周羽惊讶,让她带着惠英宁……人家可是商港俱乐部头号球星哎!

这次周羽能同世界排名第十二的惠英宁配对,是因为惠英宁原来的搭档突然撂了挑子,惠英宁几乎是凑合着,在俱乐部里挑了她周羽。

配对决定公布之前,领队范林找周羽谈话,除了挂出一个国家队选拔名额,让她自己争取外,就提一个要求——周羽必须全力配合惠英宁的打法。

周羽当然会配合,一直只能打小比赛的她,有机会参加国内a级赛事,简直是接到了天上掉的馅饼。更何况,今年队里三个国家队选拔名额,她居然也有机会了,这馅饼就是双层料的。

话说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对她和惠英宁的组合不看好,毕竟惠英宁以前的搭档全是高手,而周羽充其量只算二十八线。

惠英宁粉丝圈为此还发起了抵制周羽的活动,理由是周羽突然冒出来,不过为了蹭惠英宁热度,拉她的积分,居心险恶。

外头闹得轰轰烈烈,周羽不可能听不到,也不可能不郁闷。

直到她重新拜读了一遍萧子锋的自传,看到里面有一句——“我们的自信应当发自于内心,摒弃别人的信口开河与评头论足”,周羽才算放下。

这大概就是……偶像的力量。

有了自信,什么都好说。

比赛到现在,周羽和惠英宁在预赛首场失利后,杀出一条血路,终于携手进了决赛。

“后面靠你自己了,我们都相信你!”冯教练给周羽鼓了把劲。

周羽憨憨地笑起来,同冯教练招呼一声,快步往体育馆里走去。

周羽上了体育馆的台阶,有人走到冯教练旁边,和他一块往周羽那边看了会,问道:“老郭还没从局子出来呢?”

“还有几天。”冯教练回应道。

“真没想到,老郭平常不哼不哈,说动手就动手,”那人说着,感叹一句,“不过话说回来,那老实头哪算计得年轻的!”

“李帆实在不地道,前头算计小丫头单纯,把人骗得团团转,后头又给人师父弄进局子,”冯教练说到这儿,“呸”了一声,“我头一回见李帆,瞧他眼神发飘,就知道不是好的,这种人留在商港就是祸害,早该滚了!”

“开玩笑,李帆跟老范跟得多紧,”那人拍拍冯教练肩膀,“走吧,就看今天周羽和惠英宁能不能拿下决赛。赢了好说,要是输了,最后滚的还不知道是谁!”

冯教练立马听出对方话里有话,便道:“兄弟,你好歹在管理层里头混,有内部消息,别瞒着我!”

那人一笑:“那就跟你透个底,大老板买下商港俱乐部,刚开始账面还算好看,这几年就没赚到多少了,人家是生意人,怎么可能眼看着钱打水漂,友情提醒,后面就是大调整,从教练到队员,就等着筛吧!”

冯教练:“……”

“这段时间别得罪老范,”那人凑近了冯教练,“大老板对他不要太信任,要谁滚蛋,基本上是老范一张嘴的事,反正你也知道,老郭在老范心里怎么回事,今天这场比赛,对那师徒俩有多重要,你的……明白?”

“我……靠!”冯教练爆了句粗口,“那小肚鸡肠的东西,这么多年,还记着仇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