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别又犯糊涂(1 / 2)

加入书签

商港羽毛球俱乐部训练馆,宣读完俱乐部对教练郭炳辉无故殴打队员的处罚决定之后,便到了领队范林的例行训话时间。

“你们一个个脑子要清楚一点,这里是商港俱乐部,不管你们是教练还是运动员,只要拿得出成绩,能替俱乐部创造更多的商业价值,你就是大爷,老子肯定会捧着你、哄着你,在你面前低三下四都成!可要是一个个给我闯祸,拖后腿,分分钟叫你滚蛋……”

范林此时围着队员,一边发飚,一边打转。话说发飚就算了,范林一说话还直喷口水,难免误伤群众。

此刻看着人快走到她这边了,周羽赶紧把头低下。

“都给我把头抬起来!”范林喝了一声:“咱们就说说这次联赛,老子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只拿到两个项目的金牌,你们觉得很光荣?个个还在我跟前这么得意,我都羞死了!”

直到范林走过去,周羽抬眼看了看站在她前面的一位,人家正拿衣袖擦着脸,显然是被喷到了。

“我还要提醒某些人,别以为有人在外头捧你们几句,就飘飘然了,在我范林这里,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狗屁都不是!”

周羽心里一动,看向已经走到前面的范林。他这话有点像在说惠英宁哎,这几天惠英宁可是接受了不少采访,感觉人气又更上层楼。难道惠英宁飘飘然了?

环顾了一下众人,范林从鼻子里哼了哼:“昨天贺董把我叫过去,说得非常明白,当初商港买下咱们俱乐部,除了要支持国内羽毛球运动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借着咱们队出好成绩,提升商港的品牌知名度,结果你们一个个就跟软蛋一样,根本提不起来!”

话说到这里,范林又来回踱了几步:“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大老板指示,一切要从俱乐部大局出发,该管的就要管,该淘汰的,也要毫不犹豫地淘汰。队伍内部调整已经开始,都给我把皮绷紧一点,再不打起精神,后头等你们的是什么,心里想明白!”

“范队,”有人走到范林旁边,说了一句:“贺董秘书来了电话,请您现在去商港行政楼,贺董要见您。”

范林眉心一挑,转头冲着众人说了句:“散会!”

半个多小时的训话,听得人头昏脑胀,这回总算结束,周羽长出一口气。

在周羽眼里,范林这个人跟火药桶没两样,动不动就冲着队员还有手下的教练们发飚,好像不发飚,他就不会说话一样。周羽都替他觉得累。

“小羽,要训练了!”散开的人群中,郭炳辉朝着周羽这边招了招手。

“来了!”周羽赶紧跑过去,忍不住问了句,“师父,您没事吧!”

“不就罚三个月奖金,毛毛雨!”郭炳辉满不在乎地甩甩手,露出了运动服已经磨毛的袖口。

周羽不由朝着李帆那边望了望,正瞧见他跟在范林后头,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对了,商港队里,范林唯二不会对着发飚的,除了惠英宁,也就是成天跟着他叫“老大”的李帆。

郭炳辉顺着周羽视线瞧过去,大概怕她有什么想法,忍不住道:“别又犯糊涂!”

“没有,”周羽低了低头:“师父,对不起!”

“真要觉得对不起,就好好给我练,不是从小就想跟你妈一样,当世界冠军吗,咱们说到做到!”郭炳辉拍拍周羽肩膀。

没一会,周羽做完热身,

便按照郭炳辉定的计划,开始今天的小力量循环训练。

全商港队的教练,郭炳辉是安排力量训练最多的。按他的说法,运动员的身体机能和素质是完成各种技战术的基础。根子扎住了,树才能长得牢。这也是周羽到目前为止,一直在全队保持女选手体能第一的原因。

20组击掌俯卧撑过后,郭炳辉看了看秒表,说道:“今天节奏还不错,注意控制好呼吸,下面做气泵屈臂弯举。”

正在旁边带自己队员训练的冯教练,这时凑了过来,先看了看周羽,随即对郭炳辉揶揄道:“在里头待几天,出来不太习惯了吧?”

“可不,”郭炳辉朝冯教练一乐,“公家饭就是香,在里头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回头你也进去试试!”

冯教练嗤了一声,颇小心地左右看了看,特意压低声音道:“老范大清早就这么大火气,知道为什么?”

正在做弯举的周羽不由放慢速度,竖起耳朵,等着冯教练揭晓谜底。

商港队的人都替范林总结出他发飚的规律了。在大老板还有高层面前,范林不敢飚,在外人面前,他也不会飚;队里拿到好成绩,他一高兴,就顾不上飚了。

这次的“天时杯”,商港赢了女双还有男单,比起其他几个同属一线却颗粒无收的俱乐部,算是不错了。何况拿牌的刨去周羽,是最得范林喜欢的惠英宁和李帆,怎么着这位也应该春风得意,没理由大清早在那唾沫横飞。

范林的心思……真的很难猜哎!

“专心点!”郭炳辉看出周羽在磨洋工,训了她一句,随后自己倒冲着冯教练问了出来:“他什么意思?”

“这得说到萧子锋接受的一个电视采访,那位还是老脾气,有什么说什么,结果正中老范命门!”冯教练话没说完,没憋住乐了出来。

“萧子锋回来了?”郭炳辉一下来了兴致,问:“他说了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