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胆大包天(1 / 2)

加入书签

郭炳辉找大老板说理这事,应该是不了了之了。后头几天,周羽也没听他再提过。

这段时间,郭炳辉都是一早到俱乐部,打过上班卡,给周羽布置好训练计划,便悄悄溜出去。到下班点,他再回来打个卡,显得十分神秘。

周羽也不敢问郭炳辉,只怕哪句说得不对,让师父压力山大;她更不敢跟自己妈妈说被要求退役的事。

周羽觉得,自己也就是拖一天,算一天。

今天郭炳辉倒是没有再打了卡就走人,不过,领着周羽完成上午的训练之后,他又没了影子。

下午俱乐部突然通知,要开全体会议,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快到四点,周羽跟着大家伙坐进俱乐部会场了,也没见郭炳辉回来,打电话还不接。

“叫我们来干什么?”

“好像是俱乐部高层过来。”

“又出什么事了?”

“别问,问就是大事。”

周羽此刻坐在倒数第二排,东张西望半天,直到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肩膀。

“您看到我师父了吗?”周羽回过头,问后排的冯教练。

“我还想问你呢,”冯教练凑近了道:“老郭最近有点怪啊?”

“您也觉得啊?”周羽立刻表示赞同。

“昨晚他冷不丁找我借钱,还非要现金,这十一月的天,我大晚上陪他去找自动取款机,后头他拿了钱就跑,跟作贼一样。”冯教练说着,倒乐起来。

周羽心里一紧:“他说为什么要钱了?”

冯教练摇头,正要开口,一群人从外面走进来,直接上了讲台。

这些人里头,周羽认识的不多,不过由范林陪同走在最前面的,她知道,是商港羽毛球俱乐部的李总经理。

“哟,李总也来了,今天这阵仗不小。”冯教练嘀咕了一句。

周羽再次往后面的会场入口看时,灯已经灭了下来。

“现在开会。”坐在讲台最旁边位置的范林,拿起话筒道。

大概是领导在,范林的话明显少多了,也没那么颐指气使,几句话后,便请商港一位人事总监宣布俱乐部的决定。

“经商港集团羽毛球俱乐部管理会议研究,鉴于教练郭炳辉使用暴力手段伤害他人,经警方处罚及俱乐部批评教育后,依旧不知悔改,又意图通过行贿等不正当手段,图谋个人利益,违反俱乐部相关规章制度,现通报如下,对郭炳辉予以除名,并没收郭炳辉用于行贿的款项五万元。决定即时生效。”

“好!”下面有人鼓起了掌,自然是跟郭炳辉结了梁子的李帆。

“好个屁!”冯教练直接骂了回去,顺手按住了差点要站起来的周羽。

范林朝冯教练这边扫了一眼:“还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是吧?很简单,郭炳辉胆大包天,为了要好处,想用金钱腐蚀我范林,这种人再有本事,我们也不留!”

会场里,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周羽足足愣了几分钟。

她师父……

前几天还在担心周羽要被赶走的郭炳辉,自己却被扫地出门,还是以这种当众开除的方式?

“不知道在开会啊,都给我闭

嘴,下面有请李总给我们讲话,大家鼓掌!”范林训了一句,带头鼓起了掌。

“各位先停一停!”商港俱乐部这位李总岁数不少了,头发已经全白,平常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此时双手摆了摆,对着众人道:“本来这次会议,不需要我参加,不过,我觉得还是得来一趟,商港俱乐部运营到现在,每个人都不容易,要想继续走下去,更不容易,这一点,我相信大家能明白。”

“郭炳辉的事是个例,但鉴于这段时间,队伍松懈涣散,都在打自己小算盘,李总认为,有必要跟大家来谈谈心。”范林接过了话。

“我就简单说一下,昨天晚上,郭炳辉拿了五万块钱,偷偷跑到范队家里,硬是要塞给他,范队非常生气,把郭炳辉批评了一顿,便送了客,没想到这人啊,又把钱丢在范队家门口,”李总说到这儿,摇头叹了口气:“今天一早,范队带着钱还有当时的监控来见贺董,表示要坚决抵制这种不正之风……”

李总的话还没说完,台下有人“噌”地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周羽你什么意思?领导在讲话,你这就跑,不想干了是吧!”范林猛地一拍面前的桌子。

本来除了后面的,没谁注意到有人离场,这下范林一吼,众人便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会场里唯一镇定自若的,是坐在第一排的惠英宁,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完全不为周遭所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