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牛皮哄哄的誓言(1 / 2)

加入书签

“各地大学的招生资料,我每年都在看,”乔芳继续道:“妈妈倾向你去锦城体育学院,到底是双一流,出来文凭叫得响,里面专业也不少,以你的性格,体育教育还有运动训练都很适合,出来可以当老师或者做教练。”

周羽:“……”

“这是我个人想法,最后还得你自己决定。”乔芳看向闷不吱声的周羽。

“要不……”郭炳辉张了张口,却在目光和乔芳对视一秒之后,赶紧把话往别处拗:“今天的菜不错,要不是……小羽忘了买酒,我真想喝一杯!”

乔芳摇头,不赞成地道:“老郭,你把酒戒了,能少跑多少趟医院。”

“不喝,我就说着玩儿的。”郭炳辉呵呵笑道,朝还低着头的周羽那边看了一眼。

一顿饭吃完,周羽主动收拾碗筷,进厨房清洗。

郭炳辉瞧着周羽进去了,压低了声音,跟刚擦完餐桌的乔芳商量:“你先让她考虑考虑?”

乔芳没有回答,等忙完了,便走到门边,拿起自己的包,说了句:“我先回去了,让小羽刷完碗,早点回家。”

“不再坐会儿了?”郭炳辉挽留,“回头母女俩一块走。”

乔芳看了看厨房那边,伸手打开了门。

“小羽还想继续打,刚拿了冠军,信心起来了,这时候让她退……”郭炳辉叹道:“别看她不说,心里难受着呢!”

周羽拿着一只碗在洗,隔着水龙头的“哗哗”声,听着外面的对话。

“运动员说白了,就是吃青春饭,她迟早都要走退役这条路,不如趁着年轻,接受能力强,还有可塑性的时候,多学点知识,以后能更快融入到社会。”乔芳回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孩子没想这么早放弃。”郭炳辉又说了一句。

好一会后,乔芳的声音传进周羽的耳朵:“老郭,我明白,你始终是为了小羽好,可这个圈子,你我身在其中,看得比谁都清楚,能走到金字塔顶端的屈指可数,多少人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我不想等她撞到鼻青脸肿,才后悔没有早点做出选择。”

“小羽一定能行,”郭炳辉还试图说服乔芳:“你看过她比赛,球风多稳健,和你当年一模一样,之前……是,孩子是没出成绩,那是老范因为我,一直压着她,所以后面机会到了,小羽立马就冒出了头,这孩子绝对有后劲。”

乔芳看向郭炳辉,道:“老郭,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感谢你这些年对孩子的培养,可你并没发现,小羽其实不喜欢打球,她坚持到现在,是为了老周和辉辉……我理解孩子的心情。只是一个人,如果无法从内心热爱她所从事的事业,你觉得能走得远吗?”

猛然间,周羽眼睛一热,有滚烫的泪,滴到了手背上。

周家的次卧,周羽趴在床上,正跟席溪通着电话。

“你妈叫你退,就退呗,我十九岁就不干了,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席溪无所谓地道,随即又提议,“上锦城体院吧,也学体育新闻,我在新闻系通打,回头让教授们

罩着你,等毕业了,你归我罩着。”

周羽长长叹一口气,翻了个身,望向头顶天花板,半天没说话。

“睡着啦?”电话那边的席溪问道。

“你喜欢练武术吗?”周羽反问。

席溪回得十分坦白:“不喜欢,那是我爸妈看我小时候成天病歪歪,二老又整天忙到不着家,就想了个损主意,把我丢进业余体校,原本我可以当淑女的,结果天天跟人打架,就成现在这样儿了,他们如今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周羽没忍住笑了出来,伸手拿过床头柜上一个相框,看着里面已经发黄的全家福:“我也不喜欢打球,我们家喜欢羽毛球的是辉辉,他真的是天才,六岁开始练球,八岁拿过锦城少年羽毛球赛的冠军,如果……”

乔芳说得没错,辉辉拿起球拍,在少年宫开始专业训练的时候,周羽虽然也被带过去,却死活不肯学,老周在旁边怎么哄都不行。最后还是老周让了步,送周羽去上绘画班,她在那儿,玩得还挺开心。

“不喜欢还坚持到现在,你算是个人才。”席溪调侃道。

“爸爸说,我们家得有一个孩子,要帮妈妈完成梦想。她在赛场上最大的遗憾,就是两次参加奥运会,都没拿到奖牌。辉辉得了少年冠军的那天,他牛皮哄哄地向妈妈发誓,以后要做最棒的羽毛球手,为国争光!”周羽说到这里,用手摸了摸相框上,那个虽说是孪生姐弟,却跟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的男孩的脸。

然而,说出誓言的一个月后,辉辉便和老周匆匆告别了这个世界。

如果没有那场惨痛的事故,周羽不会一夕长大,也不会拿起辉辉留下的球拍,或许现在的她,只是球场边的观众,和爸妈一块,为辉辉加油助威。

打了十多年的球,周羽早已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这项运动,只知道从亲人们离开的那天起,爸爸对未来的期盼、辉辉立下的誓言,都落到了自己身上。

此时周羽想明白了,辉辉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她也不会。

“我还没成为最棒的羽毛球手,还没有为国争光……”周羽叹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