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拜天地(1 / 2)

加入书签

叶雨双见吕浩突然这样,马上惊叫了一声,忙附身查看。只见吕浩脸上脖子上通红之色,额头上还渗出一层密密地细汗,嘴唇也开始出现干裂。

她心急如焚,赶忙把手贴在吕浩额头,发现额头烫的厉害,又使劲地边摇边喊:“吕哥,醒醒!吕哥,怎么了!醒醒……”

叶雨双虽然也是修士,但毕竟年纪尚小,又没经历过多少事情,遇见这种情况,自然是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只听到老迪道:“叶丫头,先别慌,待我仔细看看。”

听老迪如此说,叶雨双马上止住了将要流下的眼泪,将身子向后躲了躲,好让老迪仔细瞧瞧吕浩。

只见大屏内的老迪眼神一凝,两只眼眸暗暗闪着微光,仿若能看透一切似的,就这样直视着吕浩,片刻后,老迪眨了眨眼,看向叶雨双。

叶雨双忙问道:“迪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吕哥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老迪捋了捋胡须,缓缓道:“他应该是中了毒。”

叶雨双一愣,说道:“中毒?不对呀,我早已经给他服过了解毒的丹药。我的丹药虽说不能解天下之毒,但是应付雪日雕体内寻常的毒虫毒蛇之毒绝没有问题的。”

老迪摇摇头道:“叶丫头,老夫相信你的丹药的解毒效果。但是吕浩所中之毒并非是寻常毒虫毒蛇之毒。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中了‘淫毒’!”

“淫毒?”叶雨双疑惑地喃喃道。

“不错,所谓的‘淫毒’,在一些毒虫毒兽的身上也并不罕见。据老夫所知,在一些妖兽的身上,天生就会生出一些‘淫囊’,它们利用‘淫囊’里的液体用来吸引同类,或者用来魅惑其它的妖兽,通过xx来提高自身的法力。我猜那雪日雕,一定是近期食用了某种妖兽的‘淫囊’,才会将此毒传给了吕浩。”老迪娓娓道来。

叶雨双听老迪说完,即便是妖兽之事,待听到这些事情也不禁有些脸红。但此时吕浩身中剧毒,她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赶忙向老迪问道:“迪前辈,既然吕浩中了这种毒,那我们该如何救他?”

老迪听闻此话,有些犹豫地说道:“叶丫头,老夫纵然驰骋修真界不知几万年,但面对你这样一个单纯的小丫头,有些话,还是不知该如何对你说,唉!”

老迪顿了顿,思索良久,试探性的口吻问了句:“叶丫头,男女之事你可懂?”

叶雨双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当老迪面现踌躇说起前面的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所说之事应该是不方便对自己说的事,而听到老迪此刻这样问,她也大致猜到了,老迪要对自己说什么。

她思索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面色凛然道:“迪前辈,男女之事我不懂,但

是为了吕哥,我愿意听您老的话,您不用顾虑,只管说就是了。”

老迪见叶雨双如此,心中也暗道佩服,正色道:“既然你能如此想,我老头子也就没有什么避讳的了。吕浩此时身中淫毒,体内欲火燃烧,你也看见了,他的身体此刻犹如火炭,皆是因欲火中烧所致。我判断,若十二个时辰内没有女子与其xx,用女子至阴之气去消解他体内欲火,他必爆体而亡。”

叶雨双沉默了,她终于明白老迪犹豫的原因,其实内心也早已隐隐有了这方面的猜测,只不过在老迪的口里得到了证实而已。

她慢慢地走出了车内,向着山洞一步一步地走去,没有说一句话。而老迪见她这个样子,心中也是很无奈,也没有多说什么。整个半山腰陷入沉寂,只留下风呼呼刮着树叶的声音……

叶雨双在山洞中找了一处石头坐了下来,双臂抱着双腿,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看起来是那么柔弱而无助。她眼神痴痴地望着面前的篝火,脸色黯然,陷入了沉思。

她深知,自己和吕浩相处的日子不是很长,不过,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生死之后,她对吕浩产生出了一种感情,但是,直到此刻,她不能确定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是相依为命?还是生死相许?是一种赤诚相见的朋友之情?还是一种亦兄亦父的依恋之情?亦或是,爱!

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姑娘,没有经历过复杂的人情世故,没有经历过纷繁的人世间的各种情感,她又如何去辨别这一切。

其实她心里明白,她和吕浩并没有达到那种生死相依,同生共死的程度,至少目前肯定是没有的,她大可以不救他,尽管良心上或许会不安,但至少,不会让自己陷入后悔莫及的境地。但是,她的内心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悸动么?当时在海水里,当两人四目相对即将面对死亡的时候,心里为何还会那么的甜蜜而心醉呢?一团乱麻,真的乱了,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整整一夜,就在叶雨双无比煎熬地思绪中和吕浩即将被烧干的梦呓中度过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山洞的时候,叶雨双站了起来。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整了整衣裙,从容地走出了山洞。她决定了!

打开车门,望了望吕浩那烧得有些发紫的脸,她轻声道:“吕哥,我来救你!”

老迪望着叶雨双那年轻而又坚定的神色,有些欣慰而激动地点了点头,心中默念道:浩崽子,你小子碰见这样一个女孩子,真是福缘不薄,希望你能好好珍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