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炼气一层(1 / 1)

加入书签

渔村的厢房里,吕浩赶忙把雨双储物袋中的伤药拿出,仔细的将药敷到了雨双的伤口处,又慢慢地包扎好,这才坐到了雨双的床边。

“雨儿,你感觉怎么样?”吕浩关切地问道。

“浩哥,我没事的,都是皮外伤,休养几天就会好的。”

吕浩见雨双脸色还好,心中稍慰,说道:“雨儿,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迪师。”

雨双点了点头,吕浩离开屋子,正好碰见立在门外的陈老伯。

“公子,你家娘子没事吧?”陈老伯关切的问。

“陈老伯,她没事的,我们上山不小心从山上滑了下来,伤了点皮肉,已经敷药了,您老不必担心。”吕浩道。

“需要什么就说一声,不用客气。”

“多谢您老,我会的,您老先忙去吧。”吕浩说完,见陈老伯回屋去了,就赶忙来到村外。

“双丫头怎么样?”老迪粗犷的声音响起。

“不碍事的,受了些皮外伤,已经上过药了。”

“这些守卫修士虽然法力不高,但是这灵器倒也厉害,我们下次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吕浩点了点头。

“灵石矿都带来了么?”老迪问道。

“带来了。”吕浩从口袋中掏出了雨双的储物袋。

“你把油箱盖打开,把储物袋口对准油箱口放好。”老迪道。吕浩按老迪说的,将储物袋对准了油箱口。

只见奥迪车周身红光一闪,从油箱口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储物袋紧紧地吸附到了油箱口上。这时储物袋周身也是红光一闪,接着便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从油箱内响起。

这是老迪研究许久才想出来的方法,通过油箱将含有灵气的物事吸收并‘消化’掉,再把吸收出来的灵气储存起来。

过不多时,油箱口吸力一收,储物袋从油箱口掉到了地上,吕浩连忙捡起。

“我们这次多亏双丫头了,短短时间内她弄到了不少灵石

矿,我想这次积聚的灵气应该足够你冲击到炼气一层了。”老迪高兴地道。

听到老迪如此说,吕浩也很高兴,连忙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老夫转化灵气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回去照顾双丫头,过两天,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就可以开始了。”

三天后。

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山洞中,奥迪车上走下来两人,正是吕浩的叶雨双。

“雨儿,你的伤还没好,你还是该好好静养才是,我和迪师可以的。”吕浩扶着雨双下了车,关切地说道。

“浩哥,这是你冲击炼气的关键时刻,我怎能不在你身边?你放心,我的腿没什么事了。我在这里,你可以放心修炼,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叶雨双温柔地说道。

吕浩凝视着雨双,伸出手抱住了她。片刻后,转身进到了车里。

他把驾驶座的座椅向后调到了最远,然后把靠背放倒,便盘腿坐在上面,深呼了一口气,半晌后慢慢地吐出。这时,对着大屏中的老迪道:“迪师,开始吧!”

老迪点了点头,叮嘱道:“记住,中途不管身体出现如何反应,都要坚持住,不可中断!”

吕浩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时,只见奥迪车猛烈地抖动了一下,汽车发动了。随后,奥迪车周身红光一闪,但这次红光没有消失,而是罩住了整个车身。慢慢的,从奥迪车的前面进风口处冒出了一股白雾,白雾慢慢蔓延,慢慢笼罩住了奥迪车的全身。就在这时,突然所有白雾同时被红光吸收。车身周围的红光吸收了雾气之后,变得更加的凝实闪耀。

此时车内,前后的空调吹风口同时喷出大片绿色的雾气。吕浩知道,这些冒出来的气体,都是精纯的灵气。

雾气越来越多,不多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车内。此时在外面的雨双,只见车内除了浓浓的绿色雾气,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开始吐纳!”老迪喊道。

吕浩按照老迪教给他的方法,双手掐诀

,开始吐纳。只见他双目紧闭,脸泛潮红,大量的浓雾从吕浩的鼻孔和口中进入,又不断地从口中吐出……

吕浩感觉此时仿佛置身于云端,觉得自己轻飘飘地,周身像被一团巨大的云雾所包裹,柔柔地、暖暖地,说不出的舒服。其实他有所不知,他现在所处的地方的灵气浓度,即使是梵天之界也有所不如。在奥迪车内那小小的空间内,通过老迪的转化,这灵气的饱和度堪称恐怖至极。

吕浩整个身体,像一个在沙漠中走了几天几夜没有喝到水的将死之人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灵气。大量的灵气通过吕浩身上的各处毛孔,进入了他的体内,慢慢地滋润着他的每一处经脉,而这些灵力随着经脉,又慢慢地汇聚到了他的丹田之处。‘

正如老迪所说,吕浩的灵根根本算不上灵根,若是放在平常,就是呼吸吐纳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生出灵海。但是在这‘恐怖’的环境中,他的每一次呼吸,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无不在异常浓烈的灵气中吸收着,也就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先天的不足。

他丹田内聚的灵气越来越多,同时,还有大量的灵气在源源不断地‘赶来’,这就加剧了灵气的汇聚。只见吕浩此时脸色通红,浑身大量的汗液渗出,但是他呼吸一直保持着有规律的吐纳,他知道,无论身体出现何种反应,都要遵循规律的吐纳。

时间在慢慢流逝,车内的吸收还在猛烈地进行着。就在这时,吕浩突然感觉脑袋‘嗡’地一声,丹田内一阵绞痛,他不自主的‘啊’了一声。

此时,吕浩只觉丹田内一股极强的热量爆发开来,这股热流从丹田处迅速地爆发,随着经脉流遍全身,浑身感觉大量热流在四处游动,仿若要烧掉每一寸肌肤似的。而与此同时,吕浩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随着汗液冒出,都流出了大量的黑泥状的液体,不多一会儿,吕浩的周身就像从泥坑中捞出来一样沾满了黑泥。

待液体排干,吕浩只觉得周身说不出的通泰,他不自禁地‘啊’的一声长啸。

“成了!”老迪兴奋地喊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