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山中青年(1 / 1)

加入书签

“额……,其实,被吸收进阴灵界也不是没有办法重生的。在阴灵界也是可以修炼的,待到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还是可以重回人界。”老迪硬着头皮继续道。

吕浩听到这,突然道:“是不是我死了,就可以到阴灵界,可以找到雨儿了!”

“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吕浩的话让老迪心中咯噔一下。“你死了,先别说你的魂能不能到阴灵界,即使去了,你也没有任何前世的记忆了,别说雨儿,你恐怕连你自己你都不认识了。”

“这么说,我现在就没办法见到雨儿了,就让她一个人在那鬼地方受苦?”吕浩鼻子一酸,又要流下泪来。

“额……也不是的。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老迪赶忙道。

“什么办法?”

“据我所知,修士修炼到元婴大圆满的时候,会经历第一次飞升天劫。而此时,如果没有抗住天劫,修士的肉体就会在天劫下崩溃,而修士的魂,就会被送到阴灵界。唯一的不同,就是在天劫中失败的修士的魂,是带有前世记忆的。所以,此类修士在阴灵界可以重新开始修炼。而且由于带着前世的记忆,所以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的。”老迪解释道。

“这么说,如果我修炼到元婴大圆满,只要在天劫中失败,就可以带着记忆去阴灵界找雨儿了?”吕浩急急地追问道。

“是的!”老迪肯定道。

吕浩听完此话,慢慢地坐到了地上,许久无语。

老迪见吕浩终于安静了下来,心里也终于擦了一把汗。心道:先让他把这关过去再说吧,以后的事,慢慢再说吧。

其实老迪说的也不完全是骗他的。在他的记忆中,在天劫下失败的元婴修士的确可以带着记忆去阴灵界。不过老迪也知道,阴灵界里的危险,决不是人界可比的。如果雨双真到了阴灵界,恐怕她无法生存到吕浩修炼到元婴大圆满而去找她的时候。即使雨双侥幸能够等到吕浩来的那一天,茫茫阴灵界,想找到一个魂,也是千难万难。可如今,还能怎么办呢?他只能这样,才会让吕

浩心中有一丝希望,才会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许久,吕浩像一个石像一样坐在那,一动也不动。

老迪知道此时不应该去打扰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

吕浩就这样一直坐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初阳升起的时候,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缓缓地坐进了奥迪车里。

“迪师,我想清楚了。”吕浩淡淡地说道。

“哦?你是怎么打算的?”老迪问。

“我要修炼!”从吕浩口中斩钉截铁地发出了这四个字。

这一天中,吕浩把全村的村民尸首都小心地安葬了。等一切做完后,他又来到了曾经和雨双一起住的小厢房。

他在厢房中坐了良久,又起身缓缓抚摸屋子的每一件家具。最后,他站在门口,深深地看了眼整个屋子。一转身,离开了厢房。他走到奥迪车边,上了车。只见奥迪车‘轰’地一声直飞冲天……

初云国,是人界东部的一个修真国。某一天,在初云国的一处山峦之中,有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独自在山中蹒跚行进着。

只见此人身材瘦削,脸白如玉。一条青色书生巾束在脑后,身穿一件青色长袍,肩上挎着一个灰布包裹。由于山路崎岖,青年行走速度非常缓慢,还不时地用宽大的袖口抹去额上的汗珠。

此时正值正午,而山中密密麻麻的密林遮挡下,这山路竟有些发暗。青年一不小心,脚下踩到了一个石块,石块一滚,他身子一歪摔了一跤。

“啊”,青年一跤摔下来,后背正好磕到了身后的岩石,吃痛地叫了一声。

他慢慢坐起来,伸手揉了揉后背痛处。揉了一会儿,便又起身,慢慢地向前走去。

“嗷——”,就在这时,一声狼吼传入青年耳中,青年一愣,赶忙四下张望。

“嗷——嗷——嗷”狼叫声此起彼伏,好像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青年大惊,赶忙从地下找寻起来,看看有没有木棍之类的东西。好在这山林中树木很多,

他捡到了一根三尺长短的木棍。拿着木棍,神情紧张地四下张望。

突然,青年见到身后几丈外一个灰色物事蹿了出来。定睛一看,果然是一头狼!他心里咯噔一声,赶忙双手举起木棒,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狼。

只见那狼一直没有动,只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青年。

青年见它不动,心中暗道,一定是在等同伴到来。一旦群狼聚齐,那就完了。想到这,他猛地转身,撒腿就跑。

“嗷”地一声狼嚎,那头狼飞快地追了上来,还不忘给同伴发一声信号。

就这样,一人在前面跑,一头狼在后面追。

青年没命地奔跑,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后面跟来的狼。只见那头狼越追越近,青年心中也越来越急,不觉地脚上更加了一分力气。

前面山路越来越窄,青年使出浑身力气不停的逃着,不知不觉竟来到了一处悬崖边。

眼见前面没路了,青年大急,赶忙回头看去。只见那狼迅速地追到了自己身前,青年来不及多想,双臂一挥棒子就朝那头狼打了过去。

这头狼倒也灵巧,头一歪就躲过了这一棒,还没等青年反应过来,直冲着青年扑了过去。

青年见狼扑了过来,下意识地向后一退,谁知脚下踩到了一块碎石,整个人向后一倒,直顺着悬崖掉了下去。

此时青年眼中看到了扑过来的那头狼也跟着扑了下来,一同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青年只觉身子一直往下坠,突然,只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挡住,下坠的身子突然停住了。原来,在悬崖的断臂处,一棵横出来的老树救了他一命。

青年此时仰面朝天,心扑通扑通直跳,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慢慢地坐了起来,抬眼四周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吓得他心脏从胸口跳出来。

只见他此时悬空在峭壁之上,身后便是深不见底的峡谷,上面离山顶差不多有好几十丈。

青年惊魂未定,突然,只听见一声‘咔嚓’之声,树干因为承受不住,裂开了一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