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勇克火海(1 / 1)

加入书签

场下的众人都全神贯注地盯着气泡内的十个测试者。

初时这十个测试者都没有什么异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两三个测试者面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有的狰狞、有的恐惧,有的干脆就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下面人群中见有人这样,心中也开始打鼓。元嘉平小声对吕浩说:“吕兄,我观这试炼有些邪门,你看那人,怕是要吓出毛病来了。”

吕浩也留意到了,心中也不禁有些忐忑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其中一名测试者大声地喊了一声,人便倒在了地上。

众人一惊。曲长老伸出食指冲那人所在法坛一点,法坛上的气泡顿时消失。倒地之人慢慢睁开了眼,晃晃悠悠地下了法坛。

“下一位。”那个法坛边的黄衫弟子喊了一声。

在随后的时间里,又有几名测试者或倒地、或张口呼喊,曲长老都一一将气泡撤下。

吕浩此时也有意无意地在注意那个测试的女子。只见此女子虽然有些神情紧张,额头上也有些许汗珠,但人还算平静,似乎影响不大。

过了一会儿,曲长老伸手点开了女子身边的气泡,道:“通过!”只见那冷面女得知自己通过了神色很平静,一点也没看出高兴来,依旧很冷漠地慢慢离开了法坛,在黄衫弟子的引导下,进入了大殿。

随着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法坛,时间也在慢慢地流逝。期间多数的测试者都是意气风发地进入,而沮丧地离开。也偶有幸运儿通过试炼被曲长老点名通过。

吕浩此时已经打定主意,开口道:“元兄,我这就过去了。”元嘉平听吕浩如此说,也道:“吕兄,早晚也是那么回事,你我兄弟二人一起去吧!”

在法坛空出两个位置上,吕浩和元嘉平一前一后走进了法坛。

吕浩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眼见着气泡从环形台阶升起,瞬间便把自己罩在了其中。

此时吕浩闭起双眼,等待着即将出现的考验。心中不

免有些许紧张,但他随即又想到了雨双。一想起雨双,他的心突然变得异常地坚定。他暗道:雨儿,就是刀山火海,为了你,我也要闯它一闯!

霎时,他的眼前突然一变。只见此时自己一个人站在半山腰的平台之上,而周围的人没有了。

他抬头望向远处的大殿,似乎一下子变得好远。他还没来得及细想,突然,面前的青石平台一阵剧烈的摇晃,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接着,眼前发生了恐怖的一幕,只见前面的平台整个塌陷了下去。自己与大殿之间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这还没完,只觉一股滚烫的气息从下方沟壑中传来。他低头一看,只见下方沟壑中涌出了大片的岩浆。那通红的岩浆中,夹杂着黑色的石块,波涛汹涌。

他还在不知所措之时,只见自己所站的平台上凭空生出了四条铁索,两条在上,两条在下,直通到对面大殿之上。这四条铁索在下面岩浆的炙烤下瞬间变得通红。

吕浩明白了,这是让自己脚踩两条铁索,双手抓着上面的铁索,横穿过这条岩浆。

正在犹豫之际,只见自己后面的平台也在一点点的塌陷,看这情形,用不了多久,就会连自己脚下的平台也一并塌陷下去。

此刻情势十分危急,吕浩一咬牙,挺身踏上铁索。就当他双脚踏上铁索之际,双手也扶住了上面的两条铁索。只听得‘滋啦’一声,一股烧灼的剧痛传入吕浩的手心。

钻心的剧痛令吕浩痛苦万分。但他知道,此刻决不能松手。如若松手,自己肯定会掉入下面火红地岩浆之中。他只能强忍着剧痛,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只听得‘哗啦’一声,身后的平台完全塌陷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一只手扶着铁索,另一只手暂时拿开,这样可以稍稍缓解一下烧灼之痛。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不时地换另外一个手去扶铁索,好让这个手也暂时舒服一下。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爆裂之音,从下面岩浆中蹦出了一

个火红的大石块,就在吕浩面前擦身而过。吕浩一惊,心道好险。

爆裂声越来越频繁,向上蹦出来的石块也越来越多。吕浩强忍着剧痛,边走边躲,颤颤巍巍地一点点接近对面的大殿。

在这种剧痛加上高度紧张之中,吕浩有些迷糊了。此时眼前的天地仿若都变成了火红色,头上的汗被烤的蒸发掉了,连头发也被烧得焦成一团。

他此时双手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也不觉得疼了。整个人似乎马上就要倒下了。

在他迷迷糊糊之际,脑海中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浩哥,救我!”吕浩猛然一惊,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雨儿的身影。他看着很真切,那薄薄的红唇、白皙的肌肤、弯弯的眉毛,还有那动人的双眼,正温柔地凝视着他。

“啊——”吕浩一声怒吼,脸上顿时现出一股狰狞之色。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大殿。“雨儿,我不会倒下的,你等着我,我就来!”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他全身仿佛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他大踏步地走向对面。

下面岩浆还在剧烈地翻滚,四根铁索仿佛要被烧化了一般,此时已经变成暗红色。而吕浩,此时仿若钢筋铁骨一般,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像一个铁人一般,一步一步铿锵地前进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一步一步地接近了大殿。当他艰难的抬起脚踩到大殿前的石阶上时,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通过!”耳边恍惚间传来了曲长老的声音。吕浩慢慢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坐在蒲团上。他连忙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再看看四周,下面人群中有很多人向他投来了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目光。

他此时才明白,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这时,身下法坛一闪,气泡消失。他慢慢起身,被黄衣引进了大殿。

刚进大殿,突然有人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吕浩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吕兄,恭喜你,你也通过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