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申请挖矿(1 / 1)

加入书签

“吕兄,我从其他的师兄那里打听了,像我们这样新入门的弟子,基本都没有机会去挖矿的。想要去挖矿,就要多交灵石!”元嘉平面色紧张地对吕浩说。

“多交灵石?这倒也没什么问题,但就是不知道,需要多交多少。”吕浩若有所思地说道。

“据说新人至少要五块灵石。”

吕浩心下一松,还以为要交上十块二十块呢,便道:“明早我们就去找‘刀疤’,跟他说我们去挖矿!”

元嘉平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吕浩便和元嘉平来到了‘刀疤’的住处。刀疤一见是两个新入门的外门弟子,立即便摆出了一幅轻蔑之色。

他翘起了二郎腿,嘴上叼着个牙签,阴阳怪气道:“你们两个小子不好好去干活,跑到我这来做什么?是不是嫌活太累了,上我这来求情来了。我可告诉你们,我这人一向是铁面无私的!”

吕浩二人还没开口,就听他啰嗦了这么一堆,但二人也只得乖乖地听着。

‘刀疤’说了一通,见二人一幅麻木模样,也就似乎没了兴致,问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这时,元嘉平面带微笑,拱手道:“牛师兄,我二人今日来,是想向师兄讨一个挖矿的差事。”

“挖矿?”刀疤先是一愣,随即眼珠子一转,假装面有难色道:“要说挖矿可是个好差事,不过一般新进弟子,都是不安排的,这件事……”

吕浩插口道:“牛师兄,规矩我们都懂。”

刀疤仔细地看了吕浩一会儿,心中不禁有些纳闷,看这个小子年龄不大,但是眼神里却给人一种可以看穿一切的错觉。他随即正色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想必你们也知道,这挖矿的活是你们外门弟子创收的一个好机会。每挖出一千斤矿石,便可以向宗门换取一块下品灵石。”

吕浩二人点了点头。刀疤继续说道:“所以想要去挖矿,就得给我交一些‘管理费’。这个费用一般老弟子我都收

的是每月三块下品灵石,但是新进门派的人,这个费用要高一些。”

吕浩二人对视一下,又凝视刀疤,意思就是,你就直说罢了。

只见刀疤缓缓地说道:“你们二人每月要交……十块。”说完,他目光炯炯地盯着二人。

元嘉平一听这么多,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刚要张口说些什么,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了。

只见吕浩一边抓着元嘉平,一边面带微笑地对刀疤道:“如此,便多谢牛师兄了!”

说罢,便拉着元嘉平赶紧离开了刀疤的住所,留下了低头沉思的刀疤……

吕浩二人回到窑洞,元嘉平满脸怒色地对吕浩说:“吕兄,你怎么能答应他,他这分明就是讹我们呢!”

吕浩淡淡道:“嘉平,不要动怒,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他乖乖地把大把的灵石给咱们送过来。”说完,他冲着元嘉平神秘地笑了笑。

元嘉平一脸疑惑地望着他。

第二天天没亮,吕浩二人就被一个外门弟子叫到了一处山洞之中。说是山洞,实际上是山内部被开凿出来的一处中空的空间。只见这山洞大约有好几十丈见方,在山洞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法台。法台的两侧,站着两名‘黄衣’弟子。

这时,山洞中大约来了有百十来号外门弟子。不多一会儿,只见‘刀疤’也大摇大摆地进了山洞。

‘刀疤’环目四顾了一下厅中的众人,嘴唇不断的数数。片刻后,转过头对着那两名‘黄衣’点了点头。然后转过来对着众人道:“今日是你们第四组挖矿,老规矩,挖得多,赚得多,但是有一条,若是累瘫了或者累死了,门派可不负责。所以奉劝各位,还是悠着点。”

说完就一挥手,闪身到旁边。

只见众人中有大约二十人一齐走进了那个圆形法坛。待众人站定,两名黄衣弟子各从腰间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灵石,塞到了法坛两侧的凹槽之中。随后两人一掐诀,片刻后法坛金光大盛,一个圆形光柱从法坛底部向上

射出。片刻间,众人一下子没了踪影。

吕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一幕,嘴中喃喃道:“传送阵!”

待四波人都被传送走了以后,到了吕浩他们这一波。吕浩和元嘉平随众人一齐走向法坛,就在走到‘刀疤’身边时,‘刀疤’伸出手臂挡住了二人。

吕浩二人一愣,只见‘刀疤’摊开手掌,笑吟吟地看着二人。吕浩登时会意,从储物袋中拿出三块下品灵石,交到了‘刀疤’的手上,道:“牛师兄,剩下的几天之后给你。”

元嘉平也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三块灵石,同样交到了‘刀疤’手中。刀疤笑吟吟地看着二人,也没多说什么,把灵石放入储物袋,一挥手,二人便进入了法坛。

随着一道金光射出,吕浩二人随着最后一波弟子离开了山洞。

一阵天旋地转后,吕浩随众人被传送到了一处矿洞之中。待吕浩看清楚周围后,不由得惊奇地瞪大了眼珠。

只见此地晶莹剔透,周围满是青绿之色的石壁。在这些石壁周围,有几颗夜明珠,将这里照得大亮。

吕浩二人见众人从地上捡起了镐头等工具,也随他们每人捡了一把,就开始挖起矿来。

他发现这里无法使用以前学过的引力术来挖矿。以前见到的,都是零散的矿石。而这里,都是一些坚固的‘石壁’,所以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用工具一下一下的把矿石凿下来,装进储物袋。

就这样,吕浩和元嘉平跟随众人,开始了‘矿工’的工作。时间缓缓地流逝,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虽说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具有了一些法力的‘修士’,但是如此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很大的负荷。一天劳动下来,大家一个个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四仰八叉地摊在地上。

吕浩二人由于是第一次来这里干活,情况当然更惨。元嘉平基本上只干了大半天的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休息。而吕浩,也没比元嘉平多干了多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