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蛙潮到来(1 / 1)

加入书签

对于参加试炼的其他人来说,他们的想法可和吕浩不一样。

他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外门中的佼佼者。在外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经过一番刻苦的修炼,才达到了今天这个资格,所以都倍感珍惜。

有些人在宗门时间久了,对内门的了解也是非常多的。他们知道,内门的选择对于以后的发展,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如果能通过这次试炼脱颖而出,那么将来再进入内门的时候,也会得到更多的宗门资源和培养。

此时,夜色已经到来。在海边上,除了潮汐声之外,出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这些声音是一声声的蛙鸣。

只见海滩上,一大堆蚀蛙从海中一蹦一跳地向岸边涌来。这些蚀蛙小的有半尺大小,大的有一两尺,浑身呈墨绿色,在月光的掩映下,闪着一丝丝地寒光。

这时,在海边的一个中年修士,也是双眼闪着寒光。只见他一拍储物袋,从储物袋中飞出了一串碧绿的细针。这些细针在天空中呈半圆形飞舞,待到一些蚀蛙来到修士近前一丈左右距离时,修士一拍法诀,天上的细针针尖向下一转,精准无比地直射向下面的蚀蛙群。

只听得一声声‘噗、噗’地声音,这些细针都刺进了蚀蛙的体内。片刻后,细针带着一条血线,又从蚀蛙的体内飞出。

只见这些被刺中的蚀蛙,一个个仿佛泄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地干瘪了下去。修士赶忙跑到这些已经不动了的蚀蛙身边,仔细的找了起来……

在另一边的海滩上,两个修士一人操纵着一个由法力凝成的‘光盾’,另一人操纵着一把飞剑。每当有蚀蛙向他二人吐出‘毒液’之时,那个操纵光盾的修士马上双指一划,光盾就迅速挡在毒液之前,那毒液一遇光盾,只听‘刺啦’一声,迅速的蒸发掉了;而这时,另一名修士马上操纵飞剑,将蚀蛙斩成两截……

在海边的一个个地方,都在上演着这一幕幕……

而吕浩此时正在

山洞中打坐。外面发生的事情他现在一点都不知道,就好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其实本来也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想要一个进入内门的机会,其他的倒是无所谓的。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当早晨的初阳升起在海平面上的时候,一幅绚丽的画面出现在海岸边。

只见海岸之上,遍地是血和蚀蛙的尸体。有个已经干瘪成了‘蛙干’,有个只剩下了肚子;而有的已经血肉模糊看不清楚了。

在海滩上,也有浑身是血的修士。他们大都摊在地上,静静地喘着粗气,看来这一夜,对他们来说,也不轻松。

在小岛的一处密林中,尚采薇在林中打坐。那雪白的脸庞上此刻一抹红晕出现在两边的脸颊上,一圈细汗在额头上映着阳光折射出几道微光。看得出,她这一夜也经历了不少‘战斗’。

这时,只见她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枚丹药,吞了下去。双手迅速掐诀,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形的手势,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一些,头上也冒出了层层的水蒸气。

她这一夜,用一把锋利的飞剑,刺穿了不下几十只蚀蛙的肚子。好在,这一夜没白忙活,也得到了两枚妖丹。

众人都在用各种方法来恢复欠缺的法力,以准备用更充足的精力来应对接下来的‘娃潮’。

正午时分,正当烈日炎炎之际。一声声蛙鸣由远及近,传入各人的耳中。

只见此时的海岸线,一片片的蚀蛙又一次大规模的‘登陆’了。

和昨夜不同,这一次的蚀蛙除了大部分还是墨绿色之外,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紫黑色的。

一听到蛙鸣,那使用‘细针’的中年修士腾地站起,面带兴奋之色跑向了海边。

当他看到大片的蚀蛙向他而来之时,如法炮制甩起了他的‘飞针’。只见飞针雨像以前一样精准地射向了满地的蚀蛙。

和他预想的一样,那些飞针都很轻易地穿过了蚀蛙的身体

,带起一排的血线。不过,有几个飞针仿若撞到了石头一般,‘叮’地一声被弹了开来。

中年修士一愣间,仔细看去。原来,所有被弹开的飞针都是刺向了紫黑色的蚀蛙。很明显,这些紫黑色的蚀蛙的防御力,比那些墨绿色的要强上很多。

待中年修士忙催法诀想对这些紫黑色蚀蛙发动二次攻击的时候,一只紫黑蚀蛙‘滋溜’一下冲中年喷出了一口毒液。中年猝不及防忙用袖子去挡,只听得一声“哎呦”,中年人掀开袖子,胳膊上一小块血肉模糊,原来是沾染上了毒液,把一块皮肉腐蚀掉了。

中年大惊,赶忙收起细针向后逃窜。好在这蚀蛙速度倒是不快,不一会儿,中年就没影了。

其他几处‘战场’的局势也有所变化。一些昨日杀得很轻松地修士,今日都面对紫黑色的蚀蛙败下阵来。只有几个掌握火焰法术的修士,貌似是蚀蛙的‘克星’。

只见一个青年修士,一掐法诀,从手中祭出一个火球,一甩之间就飞向了身边的一个紫黑色的蚀蛙。在轰隆一声爆裂声中,紫黑色的蚀蛙焦黑一片,瞬间变成了一只‘烤青蛙’。

此次兽潮大约到了黄昏才结束。海面上又多出了很多的尸体,大部分也是墨绿色的,也有少数的紫黑色的。而此时的修士众人,有的衣衫残破,有的面色萎靡,显然,这次进攻让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夜色到来,就在众修士做好准备,准备迎接第三次‘蛙潮’到来的时候,结果竟大出众人意料。

整整一夜,竟然没有一只蚀蛙上岸。

这一夜就在这样平静中度过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小岛上一直很平静。众人期待的蚀蛙一直也没有出现,这让大家虽然有了一些喘息之机,但是众人心里却觉得越来越害怕起来。他们明白,这种感觉就像在等待的末日到来一样。

他们确信,一次史无前例的‘蛙潮’即将到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