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地火之脉(1 / 2)

加入书签

吕浩没有说话,依然在沉思着。

看到吕浩默认了,元嘉平一脸惊诧。

“好了,嘉平,这件事多谢你了,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吕浩淡淡道。

见吕浩不想说,元嘉平知道也问不出什么了,就起身告辞了。

莫非此事和风闻没有关系?不对,只有风闻知道我的行踪,要说和他没关系,那是不可能的。再说,他一直在惦记着我的宝贝。

那么罗桓?这小子当日在藏宝阁外对我敌意很浓,莫非是他派程武来对付我?这么看来,这个风闻和罗桓有勾结?一定是他们两个联手要对付我。

想到这里,吕浩心中一股怒火轰然而起。

“风闻、罗桓,你们两个这么对我,看来我也要好好研究一下了!”吕浩喃喃道。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去地火室,你要赶紧将鱼翔晶与我炼化,这样,即使事情闹大,我们也可以随时抽身。”老迪的声音传出。

“不错,我明天就去地火室!”吕浩道。

第二日天没亮,吕浩就离开了住所。他知道,早一点将奥迪车炼化,就多了一分安全。

宗门的地火室所在的位置是在宗门外围的一处山脉之中,吕浩乘着飞剑一直向着地火室的方向飞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座暗红色山脉出现在眼前。

他慢慢地降下飞剑,来到了这座山脉的山脚下。

缓步走到一座半圆的拱门之前。只见此拱门三丈之高,周身都是由乌黑发亮的石块砌成。

他慢慢地走进了拱门,走过了长长的隧道。吕浩边走边有些疑惑,怎么这地火之处竟没有一丝的炙热之气,反而有些阴森之感。

大约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眼前看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

大厅昏昏暗暗的,吕浩将法力灌注到眼睛一丝,眼前瞬间变得有些明亮了。

只见此大厅纵横有好几十丈,在大厅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个十人抱粗的石柱。而在大厅的正前方的尽头,有密密麻麻好几十个石门,都是关闭着的。

在大厅的正中,有一个蓝衣修士闭目盘膝打坐。

吕浩慢慢地走到大厅正中蓝衣修士旁,只见面前的是一个干瘦的老头。满脸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坐在地上像一个木桩。

吕浩走到近前,这老者依然闭目打坐,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他一拱手,道:“这位前辈,弟子是来地火室炼器的。”

片刻后,只见那老者缓缓睁开的双眼,一双浑浊的眼睛没有一丝神采,直直地盯着吕浩。

过了一会儿,仿若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响起:“拿出令牌!”

“令牌?额,我师尊风闻长老没有对我说令牌之事,就说我可以直接来这里。”吕浩诧异道。

“无令牌不得入内!”金属摩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那老者说完,又闭上了眼睛,仿佛从没睁开过一般。

吕浩见老者这幅模样,赶忙又道:“这位前辈,弟子名叫吕浩,来这里真的是师尊首

肯的,不如您通融一下,回头我再把令牌补过来如何?”

老者依然一动不动,没有开口说话。

吕浩见他如此,挠了挠头。他站着看了老者一会儿,发现老者一直没什么变化。

他试着向后退了几步,一边退一边观察着老者的动静,发现他还是没什么变化。

这时,吕浩心念一动,偷偷地绕到了东边的柱子后,又观察了一会儿已经离他很远的老者。

“还是不动!”他嘀咕了一句。眼珠一转,悄悄地向石门摸了过去。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石门前。

看着眼前的一排石门,他随意地选了一个,慢慢地走了过去。

在石门边上,他伸出双手用力地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

他又将双手灌注法力,又一次使劲地推了推,石门依然是纹丝不动。

“别费劲了,这里面有禁制,没有令牌看来是打不开。”老迪传音道。

吕浩不得不离开石门,又绕回了老者那里。

在现代社会,凡事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在这修真界,不知道好使不好使。死马当活马医吧,试一试。吕浩如此想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