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忘情笛声(1 / 2)

加入书签

慢慢地,离笛声越来越近。当她走到溪边之时,借着月光,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坐在溪边,乌黑的长发随风轻轻地飘荡,双手捧着一支碧绿的玉笛,出神地在吹奏着。

吕浩!她的心莫名一紧。

她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丈许处,慢慢地坐了下来。

看着他的背景,只觉一股落寞之感浮现而出。在这个略显单薄的身影中,她感受到了一丝悲凉与无奈。

吕浩此时已经完全的沉醉在自己的乐曲中,他此时吹奏的是那首他再熟悉不过的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那歌中的歌词随着乐曲在他的脑中像走马灯一般在划过: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

也同样落的不可能,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我不能

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如果再见是为了再分,失去才算是永恒

……

眼泪静静地在吕浩的眼中滴落,那模糊的双眼中仿佛有一个人影在缥缈闪烁,那无边的绿丝带仿佛无限地拉长,直到那没有尽头的星海之中……

尚采薇听着这从没有听过的旋律,不知为何,随着此起彼伏的旋律,她的心也在有节奏地跳动,时而甜蜜、时而刺痛、时而悲凉、时而迷惘……两行泪也不由自主地在她洁白的脸庞上滑落。

在这个寂静的夏夜,两个人就这样迷醉在无边的乐曲之中,静静地、静静地体味着那份莫名的情愫。

就在这时,远远地有一个人站在树后,也在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是元嘉平。

他每天晚上都要偷偷地溜到尚采薇的屋外。他不敢去打扰她,只是想借着屋内的烛光照映,看一看她的影子。

今天,他依然去看她,但是看到屋里漆黑一片,便四周找寻起来,正好见到了吕浩和尚采薇的这一幕。

他离他们很远,他不敢离得太近,怕被发现。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吕浩和尚采薇挨着坐在一起。所以,眼前的画面就变成了两个人肩并肩地坐在溪边,吕浩吹凑着笛子,而尚采薇靠在他的肩膀上。

吕浩,你表面上和我称兄道弟,答应我远离她、拒绝她。没想到竟然背着我和她在这里私会,还吹笛子玩浪漫!好啊,你这么对我,也别怪兄弟我不仗义了!他恨恨地在心中嘀咕着,一转身离开了这里。

尚采薇的一声啜泣打断了吕浩的思绪。吕浩停下了吹奏,一回头,看见了满脸泪痕的尚采薇。

“尚师妹!”吕浩一脸惊讶。他连忙回过头用衣袖将脸上的泪痕擦干。

尚采薇也觉自己失态,也连忙擦干了泪痕。

她上前了几步,坐在了吕浩身边,道:“吕兄,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只是有些意外,你怎么会到这来?”

“我去找你,想把这个还给你!”尚采薇从储物袋中掏出了那枚定颜丹。

看着她手中的定颜丹,吕浩一愣,忙道:“为什么要还

给我这个?”

“没什么,你还是拿回去吧!”尚采薇脸色一沉。

见她这幅表情,吕浩心中隐约也猜到了她为什么这样,肯定是因为自己白天时故意不见她的事情。

他苦笑道:“尚师妹,这丹药是师兄送给你的,怎么可能会收回。再说了,我这里还有一颗,我要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他见尚采薇又要开口,忙插口道:“师妹,我知道你是怪我两次没见你,是吗?你多心了,我真的不是有意不见你,只是我……当时真的是不太方便。丹药的事,别再提了,好吗?”

尚采薇见他如此说,心下稍慰,但也没把丹药收回,没有说话。

吕浩心思一转,突然道:“尚师妹,不如我们一起把这定颜丹服用,看看怎么样?”

他虽然对尚采薇没有男女之意,但是他知道她是一个好女孩,也知道她真的特别喜欢这个定颜丹。哪有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永远年轻美丽的!他想到自己以后免不了还得躲着她,没准哪天她一生气又要把丹药还回来,不如索性直接让她吃掉。

尚采薇听到此话一愣:“吃了?”

吕浩微笑着看着她,点了点头,道:“对,吃了它。我们二人一起服用,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还能互相帮忙照应一下。”

尚采薇一听觉得有理,便高兴地点了点头。

“这样吧,尚师妹,我先吃,半个时辰后如果没事,你再吃。”

尚采薇心中一暖,知道他这么做是不想让自己冒险,但她又何尝愿意让他来冒险,便道:“还是我来吧,你修为比我高,到时候可以帮我。”

吕浩其实心中倒没有对这丹药有多么担心,看她也抢着要先吃,于是道:“算了,我们一起吃吧,要死一起死!”说完,哈哈一笑将丹药吞入了口中。

尚采薇见他如此,也毫不犹豫地将丹药一口吞入了腹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