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徽嘉生气(1 / 1)

加入书签

敏妃这时也笑着道:“可不是么,本宫有这么吓人吗?青霭快告诉本宫,难道本宫现在的样子很吓人吗?”

青霭应道:“哪有,娘娘最是宽和了。”说完站回敏妃身后。

敏妃捻了手帕轻触玉鼻,让青文扶乳母坐下,又道:“你这般为公主着想,本宫很是高兴,算是没看错人,自然不会罚你的,不仅不罚,可还要赏你呢,快别紧张了。”

偏头对青霭笑道:“搞得像本宫是吃人的老虎一样。”

青霭回了一笑,并未说话。

理清了情况,便赏了乳母一对镯子,再让人先下去,敏妃这才又看向独自生闷气的女儿。

“徽嘉到母妃这来,御花园有什么好玩的?过些天母妃带你去畅音阁看戏好不好?”

“有好多好多的曲子供徽嘉选呢,那些人穿着花衣裳站在台上,好看极了呢!”

徽嘉僵着的身子一动,好似拉不下脸,神色渐缓,却还是不肯过来。

敏妃也不生气,这时又有宫人端了徽嘉爱吃的甜甜的糕点上桌来。

敏妃拿了一小块,一边注意着徽嘉,一边尝了少许,“哎呀,这不是徽嘉念叨的糕糕吗?真是香甜,母妃好想全部吃掉呀!”

徽嘉小嘴一嘟,聪明的她可是听见了宫女盛碟子的声音,急忙起身要跑过来,“母妃别吃光了,给徽嘉留点~”

敏妃怎么会真吃多少,方才不过是逗女儿对的戏言。

“好,母妃都给徽嘉留着呢。”摸了摸她梳着小髻的头,和蔼的笑着,看女儿畅快,她自是流露发自内心的愉悦。

等徽嘉离开后,青文上前禀报:“娘娘,给皇上的参汤备好了。”

敏妃应下,由着青霭伺候更衣,随后出了景仁宫。

撵轿行的慢,她还不太喜欢这种“光鲜”的折磨人,便同青霭步行。

还未到未央宫,远远的便见着一人,不禁脚步一顿。

正巧那人也看了过来,不偏不倚,还往这边走了几步。

“敏妃娘娘来给皇上送汤?”

那人扫了一眼食盒,这才俯身行礼,敏妃自是免了。

“兰嫔妹妹也来看望皇上?”敏妃也瞧见兰嫔身后的碎月提着食盒。

几步之遥的红色宫墙与青瓦格外相称。

“可不是嘛,臣妾瞧着皇上快下早朝了,便做了些吃食,怕皇上饿着。”

九五至尊自然不会被饿着,兰嫔此话不过想刺激敏妃她更得宠,敏妃与她多年交道早已心知肚明。

不过笑罢,也未与人置气。

“既然兰嫔妹妹准备了,那本宫就先回去了,估摸着皇上也快传你了,妹妹还是过去候着吧。”

敏妃说完便又跟青霭带着食盒回了景仁宫。

兰嫔瞧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眉眼弯弯,唇畔笑浓。

皇帝此时刚好在未央宫歇着,周庭接了命令来请兰嫔进去,正看到了这一幕,他鬼机灵的悄悄等到现在过来,说不上巴结兰嫔,不过知道怎么与后妃相交罢了。

“兰嫔娘娘安,皇上请您进去呢。”

兰嫔从鼻子里发出嗯,便先行入殿。

碎月从袖口掏出一个精致的荷包递给周庭,低声带笑:“麻烦周总管了。”随后紧忙跟上兰嫔的步伐。

周庭接了荷包,暗自掂量了一下,嗤了一声,却还是揣进了胸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