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敏兰之斗(1 / 1)

加入书签

这日,天气还算晴朗,日头也不晒,打在身上倒是暖洋洋的。

敏妃记着畅音阁的约定,便早早让人给徽嘉准备着。

茶碗里热汤氤氲,柔荑执盏小呷饮入润喉,水镜映了那身绫罗裙。

带了徽嘉往那畅音阁,点了一曲南柯梦,雍容的人儿目端前方,无甚言语。

不想一声“落轿”,惊了那场梦。

“娘娘好兴致,竟来听昆曲儿了,倒是让臣妾好找。”

瓷音清脆响起,似有威慑后宫的阵容,莲步缓缓,见是兰嫔携音入殿。

话语刚落,接着才道:“敏妃娘娘万福金安。”

敏妃搁了戏本子在案上,靠着软垫,让人扶兰嫔起来。

“兰嫔有着身子便不必多礼了。”

“谢娘娘”,涟漪扶了兰嫔起身,在一旁落了座。淡笑言戏:“娘娘今日何来如此闲趣,到这畅音阁听曲?竟是不在景仁宫念着佛经为我大周祈福了,好生新鲜,臣妾这还专程寻娘娘一番。”

兰嫔指尖蔸夹细丝绕过,金珠圆粒瓜子被盛在玉盘端上,原是她派了碎月探到景仁宫去向。

徽嘉这时叫了声人,兰嫔素来见得徽嘉怡人姿态,念她稚儿心性单纯,倒是后宫难寻。

“公主嘴甜,该叫御膳房多备些点心给公主呢。本宫才多久不见公主,是愈发可人了。”言语间一道转向涟漪,遣着人去取些点心。

有女承欢膝下,敏妃便是享着天伦之乐。小人儿摇晃着母妃手臂,撒娇要听《霸王别姬》,敏妃满目慈爱,立刻叫人换了戏。

又小啄香茗,口吐幽兰,留下余香。“那今日不见兰嫔伴驾,也是新奇。”

“皇上有政务要忙,臣妾身子又重了,怎会日日伴驾。皇上劳累,臣妾身子也不许,娘娘不妨此时备些膳食伺候皇上身侧?”

话语之间颇显锋芒,彼时涟漪提了糕点上了来,遂将食盒递与人。

“臣妾方才听说公主要来,便备了糕点,想来公主会喜吧,娘娘不若赏臣妾一杯茶品品。”

景仁宫虽然花团锦簇,外人瞧来金尊玉贵,而只有薛氏明白,那里不过是一尊富丽堂皇的冷宫。

兰嫔一言穿透敏妃胸腔,疼的人几乎窒息,顿在空中的手转瞬落下。

敏妃即刻命人予了甘露,“是本宫不周,不过兰嫔有孕,不宜饮茶。糕点景仁宫亦有,兰嫔的心意本宫同徽嘉心领了。”

“皇上繁忙,本宫不愿去扰,既是兰嫔不宜伴驾,新入宫的静答应也算出挑,今夜不妨命敬事房问问皇上的意思。”

“皇上身边该有新人,大周基业的血脉需得昌盛才是。”

兰嫔远山轻挑,“新人怎敌娘娘细致,娘娘伴皇上多年,想来娘娘所说才是皇上心仪的,娘娘不妨亲自跑一趟。”

眼眸中尽是得意,素手轻搭座椅稳握,斜身寻了个舒适的坐姿一靠。

见那瓷杯,笑言:“景仁宫虽有,却不同于翊坤宫。正如娘娘的茶虽不比翊坤的好,但却又别有一番风味,陈有年代气息。”后面一句兰嫔还特意放慢了语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