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小小磋磨(1 / 1)

加入书签

黎氏也沉得住气,没有张扬,见了静答应既不拿位分压人,又不与人过多交谈,只是淡淡的,说不上交好,也说不上交恶罢了。

一场雨后,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御花园里珍护的花朵娇艳欲滴,令人顿足。转过回廊,还能见到檐上未干的水迹。

山河壮阔,宫苑深深。

晌午时分,林嫔在御花园赏花崴了脚的消息便传到了各宫。

惹得兰嫔一嗤,彼时她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更有涟漪一旁喂着水果,好不惬意。

“林嫔竟这般没出息呢。”她朝钟粹宫方向睨了一眼,随后又笑着闭上眼睛。

“午后咱们也去御花园瞧瞧,看看是什么花儿这般醉人,竟让林嫔迷了眼睛看路,本宫,要去摘了它!”语调不禁上扬,着只有涟漪能懂的笑话。

昨夜星辰寥寥,风雨拂过树梢,一晃梦醒。

小窗开了大半,映入眼帘尽是玉珠附在未脱落的叶上,又悄悄落下,只在碰到亲人水洼时,轻呼“滴答”。

林嫔引露煮了新茶,啜饮便作罢。“味还是淡了,且收着吧。”

瞅着窗外,目光无神,轻轻呢喃着:“这样好的花,怎如此孤寂呢。”

兰嫔身边向来不缺人伺候,她仿佛不懂寂寞,可能唯一的不足就是她没有孩子,不过现下也快圆满了。

她一行人大摇大摆来到御花园,宫女鱼贯而入,掸了几不可见的灰尘,往凳子上布置软垫,又呈了糕点和热饮,兰嫔慢摇摇的坐下,随手端了杯盏轻抿。

“嫔妾常在黎氏请兰嫔安。”

听着这声,她勾起唇畔笑意,盏盖漫不经心的撇着水沫。

作似疑惑抬眼瞧了涟漪。

涟漪回道:“便是这段日子承宠的黎常在了。”

兰嫔手上动作一顿,瓷边相磕发出轻微脆响。

饶是她与涟漪的对话乃事先设计过,咋一听到“承宠”二字,还是让她心如针刺。自她伴驾,谁人不知惯是穆氏承宠。

“哦,既如此便免了礼坐吧,别让人说本宫亏了黎常在。”

兰嫔眉眼间的恨意即便被她刻意柔化了,也未能完全掩饰,不过是众人在她地位之下,不敢抬头正看。

黎常在道:“嫔妾不敢。”原本要直起来的身子,为表诚意只能弓着做礼。

兰嫔轻睨黎常在一眼,又把视线移像别处。笑道:“本宫又未曾说是黎常在会说本宫坏话,只是说那些管不住嘴的下人罢了。”语毕,眼神扫了一圈,宫人受到威严身子埋得更低了。

黎氏一顿,深吸了口气,道:“嫔妾和徽嘉公主还有约,嫔妾就先告退了。”

兰嫔道:“黎常在真是会投巧呢,这才多少日子就和徽嘉熟上了,倒是比本宫和敏妃还熟呢。”

黎氏自知话里嘲讽,只道:“徽嘉公主还等着嫔妾,嫔妾告辞。”行过礼方才离开。

兰嫔与敏妃当然相熟,且还算是不打不相识,日常见着,便要唇枪舌战一番才罢。

若说宫里谁最了解二人,恐怕除了她们身边跟了多年的婢女,就是彼此了。知己知彼,才能使自己不身陷囹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