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偷跑乱逛(1 / 1)

加入书签

这话在场的人听了谁不清楚其中含义,面上都露出笑意。

黎氏道:“嫔妾保证没人敢怠慢公主!”

敏妃稍带点叹气的样子看向她,倒是想真的叹口气。瞧她这纯真的小脸怕只比徽嘉明世事一些许,或许再等几年,徽嘉的小聪明劲儿都比她大。

敏妃留了黎氏三人在院子一同用了午膳,因着都要午歇,黎氏才恋恋不舍的离了。

昨夜的雨,让今日的呼吸都充满了水气,地面的边角还残留点点湿意,看着已经快要消失。

待敏妃午休刚起不久,周庭便传了消息说不日有别国使臣来朝。

对敏妃来说,寻常她不过是安排宫里的宴席等便已足够,这自然算不上什么难事,跟随而来的消息,是同使臣一道的还有异国的王子,此番来朝,既是交流又是学习。

大周朝如今只有徽嘉一位公主,虽是公主,但年纪尚小无妨,日后免不了要接触。皇上的意思是让敏妃加紧教导徽嘉的礼仪。

对待异国王子,当然不能像对自己的父皇母妃一样,动不动就撒娇调皮,总要做足准备功夫。

敏妃应下,又帮徽嘉把礼仪课调到了最近,抓紧时间让她练着。

这会儿便更忙了,不管怎样,在使臣面前不能有一丝疏漏。

黎氏称心,敏妃自然愿意栽培她,倒是有意无意分了点细碎的事物,让她帮忙打理,她做的细心,即便人微言轻,也让人挑不出错处,敏妃心下甚为满意,却没有表露。

有时黎氏白日里要处理事情,便减少了去看望徽嘉的时间,自然徽嘉也是不得闲的。

虽然礼仪课排紧了,但为了不让她对其他课程生疏,也还是练着的。

不过半个月时间,敏妃瞧着徽嘉原本婴儿肥的脸不再变得圆润,到底还是心疼,准她傍晚多休息些许。

这天日头刚落,徽嘉下午用多了糕点,便躲着不肯用晚膳,宫女没辙,只能转头去向敏妃报告,于是徽嘉就趁着这个间隙跑出了自己宫殿大门。

她个子小小,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天色暗淡,轻云辗转,月儿躲在后头藏猫猫,时明时现。

宫道虽已掌灯,但大同小异的红墙总让人迷失方向,不知不觉间徽嘉跑到了一处她从未去过的地方。

巍峨的宫殿,令人目眩的琉璃瓦,仅观外表就足够精致。她从出生见的都算得上是顶好,可是这里,她从不知道。

大门外虽然没有守卫,却也不见得能够从这里进去。

可是徽嘉的好奇心就因为这样,才被激发的更猛烈了。

她若有所思的在周围徘徊,最后不负她所望,终于找到了一个未曾上锁的小门,大概是小宫女偷跑出去怕回不来没敢关门的吧。

不过这并不妨碍徽嘉的行动,并且还为她“夜探”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她想,她如果知道是哪位小宫女,以后她可能会对她所作的网开一面。

小门只留了一道缝,若不是里面有光线透出,站在门口还不大看得见。

徽嘉将门轻轻推开,先把头伸了进去,左右瞧了没人,才蹑手蹑脚的往里走,走进了还不忘回过身子把门掩上。

院子内的景象比起外面只有过之,这个季节御花园没有的盆栽都能在此处见到,还没进殿内,窗户在宫灯下的投影都那么活灵活现,此处一花一草都足以展现它的精细。

徽嘉不由想到这里是否住有父皇的某位“爱妃”,突然气上心头,小脸一皱,说好的自己才是他最宠爱的女子呢,这么好的地方她都没见过!

再往里,是错落有致的房间,寻着心底的想法,徽嘉觉得这个时候人应该会在寝殿,于是她摸索着想找找寝殿在哪。

精致的宫殿自然格局宏大,凭着徽嘉的小短腿,不过一刻钟不到,便觉得累人。

她扶着树枝坐在花坛边缘喘气,突然,瞧见不远处的房门打开,她一惊,害怕被发现自己乱跑,还跑到其他姨娘的宫里,这要是被抓到,母妃不仅要担心,还要说自己一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