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蒙面初见(1 / 1)

加入书签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光她独自跑出来这件事就足够敏妃担心了。

见那身影关门,心下一急要往草丛堆里躲,却没发现身影同她一般偷偷摸摸。

不曾想,草丛的水汽未干,她一踏,刚好踩进泥里,脚下一滑屁股摔在地上,“啊”的一声不经意就从口中蹦出。

“谁?”那身影被这尖叫一惊,压低了声音问道。

黑暗之中眉眼下的冷戾被很好的掩饰,不过声音带出的稚嫩无法遮住。

徽嘉这么一摔泪珠直接挂在了眼角,只是害怕的心里大过了疼痛,导致她一时没怎么反应过来,只是低头瞧着眼前人的布鞋......明显像个男子的鞋。

她以为这只是个小太监。“你是哪个宫的?快把本公主送回去!”在徽嘉眼里,被发现跑出来的事件轻重明显比不上丢脸这回事。

男子......不,应该是个小男孩,虽然身高同寻常矮一点的宫女差不多,但成熟的语气夹杂了丝丝稚嫩的声线。

男孩挑眉,听了“吩咐”却未做出行动,只是盯着坐在地上的小女孩。

徽嘉埋着头不敢看人,因为怕被认出再把如此丢脸的事情传出去,却不曾想刚刚的自称已经暴露了身份,并且不抬头,就看不见眼前人用黑巾蒙住了脸。

“没听见吗?还不把本公主抱回去!”

这话已然带着哭腔。

男孩闻之心头一动,好似心疼的情绪突然迸发,让他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顺从本心,伸出了双手,弯下腰把小女孩搂了起来。

如此天气,徽嘉接触这个怀抱,首要感觉竟然不是热,而是一点点......熟悉?

男孩虽然年龄不大,但有功夫来这里,抱徽嘉的力气自然是有的。

“你的宫殿在哪?”

徽嘉使劲儿把头往男孩胸口埋,怕有人看见摔倒而“颜面尽失”的自己,尤其屁股上还有脏脏的泥呢。

只是胡乱把自己来的方向反着说了一遍,路上又刚好听见过路宫女叽叽喳喳低语说徽嘉公主不见了,敏妃发了很大的火,这会正在派人找呢。

男孩低头看了女孩一眼,脚步未停,凭他的聪明,不到一刻钟便避开人来到了徽嘉的寝宫。

当徽嘉被放下来,接触到软绵绵的床榻时,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

刚才耳边飕飕的风声,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儿。

她回过神来,又突然蹦了起来,因生气而涨红的小脸圆鼓鼓的,道“本公主身上有泥没看见吗?你怎么能把我放到被子上!”

男孩这反映过来,看了看自己手上染上的黑漆漆的泥,抿了一下唇,终是没说什么。

徽嘉抬头才看见男孩脸上被遮住了,怒气更重了。她摔跤了这么丢脸都没带面罩呢,凭什么他要戴,难道是怕自己记着他的脸以后刁难他吗?明明她是宫里最可爱的小公主了!

她突然一跳,手从男孩脸上挥过,那张黑巾瞬间抓在了手上。

徽嘉才算是第一次见到男孩的真面目,惊讶自己都没见过比他长得更好的小公子。

没想到这么小就那么好看了,等长大了还了得啊。

两人都愣住的同时,还是男孩率先反应过来,飞似的从窗户跳了出去,估计是碰到了花盆,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徽嘉想叫住他,“唉”了一声,没见男孩转回来,倒是这两声引来了下人。

徽嘉忙把手中的黑巾往床下一扔,准备过会藏起来,偷跑出去已经被发现了,不能让人知道她还见到了一个好看的小公子。

咿咿呀呀打着哈哈,忽悠了那些人好一会儿,才算过了,不过敏妃那里的训斥是免不了。

敏妃急急忙忙过来时,徽嘉正在沐浴,她便在屏风外候着。

徽嘉素来又爱玩水,敏妃今晚生气了,叫了青霭去帮她。等徽嘉出来时,敏妃已经在喝茶了。

捏着茶杯的玉手因着生气变得颤抖,可能更多的还是担心与害怕。

目前大周朝只有一位公主,后宫只有一个长大的孩子,她每日都提心吊胆着徽嘉的安危,今晚实在让她心力交瘁。

可还不等她发问今晚的事情,青霭便道:“启禀娘娘,公主的身子......好像在发高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