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晕倒噩梦(1 / 1)

加入书签

敏妃面色一冷,立刻道:“快传太医!”

周围立马有人往外跑,这是一刻也耽误不得。

敏妃放下茶杯上前把徽嘉抱进怀里,手臂收紧,额头相抵,片刻,感觉确实有点烫。

这时,青霭已经把被子掀开,敏妃顺势把徽嘉放躺在床榻上,被子盖上的瞬间,干掉的泥渣格外刺眼。

敏妃与青霭对视了一眼,都默不作声。

等到太医到时,徽嘉已经意识模糊了起来,前后脚功夫,皇帝也到了。

太医正要把脉,听见通报皇上正要起身行礼,便被低沉的嗓音制止了,皇上大步走到床榻跟前,道:“免礼,快给公主看看。”

太医道:“是”,这才搭手诊脉。

最终确诊徽嘉高热,又开了几服药,嘱咐妥了退烧事项才被安排在外间候着,等公主退烧再送出宫。

徽嘉发着烧却不自知,只当自己做着梦,梦里光怪陆离。

有妖有魔,吃人的行径,吓人的嘴脸,让她一度不得安稳,冷汗成珠颗颗落下。

喂过药只到后半夜才算好些,烧退下了,不再折腾,睡得也逐渐平稳。

敏妃一颗心终于从嗓子眼落回去,几个时辰未合眼,眼底的疲惫却遮盖不了为母则强的阴狠,她不仅要查今晚,还有好好的查,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敏妃再回自己寝殿时已过子夜,皇上被她提前劝了回来,此时正在内室安眠,原是说退烧了立马传个消息,不过敏妃念着次日上朝还要早期,便没让人打扰,到她躺下了,才微微舒了口气。

徽嘉的被子虽然捂了汗,怕她着凉,没有更换,是以床下的黑巾还算“安然无恙”,只待她醒来自做安排。

昨夜星河灿烂,今早阳光明媚。

未等宫人叫起,徽嘉便已转醒,迷迷糊糊的躺在榻上,梦里的经历在她脑子里转瞬即逝,最后也抓不住一点尾巴。她隐约感觉昨天发生了点什么,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她正沉迷于自己思绪时,外间珠帘拉起发出的泠音传来,等人走到身边,才发现不是下人来叫她起床,而是敏妃与其身后端着铜盆的一众人等。

甜甜的叫了声母妃,又冲着敏妃不停的撒娇,敏妃这连日来沉闷的心情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舒缓。

敏妃想问一问昨夜发生了什么,是否见到了什么不能看的东西才受到了惊吓,却不想她什么也没问出来,甚至徽嘉连昨晚外出的事情都不记得,敏妃心下生疑,可看那小模样又不像骗人,略微沉吟之后,还是决定相信徽嘉。

徽嘉一觉醒来到现在头脑都不太清明的样子,洗漱时脑海中猛然划过一瞬什么,她把人都谴出去后,跑到寝殿的床榻下,找到了有点印象的黑巾,却想不到这是怎么来的,没有办法,只得把这个偷偷藏在衣柜最里面平常看不见的地方,才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敏妃陪徽嘉用过早膳才自行去处理公务,徽嘉也要继续礼仪课程,三日后大周便要接见异国使臣,不出意外会在宫里设宴,届时徽嘉必然会敷衍,也许使臣还会提出其他要求也说不定。

徽嘉这几天学得很认真,虽然是一贯调皮的性子,但是用心程度着实被嬷嬷表扬了一番。

不过原因大概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

黎氏还是照常来看徽嘉,得知徽嘉高热一番心疼不已,抽空来得更勤了,还不忘精心准备各种徽嘉爱吃的小点心,不忍徽嘉被嬷嬷训练的太苦,偶尔出言打断几下无关轻重的教训,让徽嘉能要间隙喘口气。

可以说,这宫里徽嘉最喜欢的姨娘非黎常在莫属了。

三天时间一转眼便过了。

一大早使臣便会入宫朝见,其实他们前两天就到了,只是舟车劳顿,皇上特准其在驿站多加休息,并且可以借此机会在大周京城看看风土人情,使臣便欣然接受了,是以今日才正式入宫。

天刚刚亮时,便有特定的人选在驿站外静候,只等带使臣与王子进宫,不过具体时间却事先安排好的。

徽嘉昨夜睡得不怎么舒服,前几天光怪陆离的梦好像又钻进了她的脑子里,她虽未被吓着,却导致人不怎么精神。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