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出气宫女(1 / 1)

加入书签

是以使臣赴宴了徽嘉才姗姗来迟,举办宴会的宫殿当然富丽堂皇,可是谁也没把这当成视线的焦点。

太监刚报了使臣及王子到,徽嘉后脚就到了,只瞧前面身影眼熟,接着公鸭嗓开吼公主驾到。

行到殿中的男孩突然脚步一顿,竟不受控制的向后回头看了一眼。

好巧不巧,徽嘉触到了这个眼神,并且好似在和那奇怪的梦接轨,继而徽嘉便在大庭广众之下晕倒在地。

此后至使臣离开,徽嘉再也没有出现过。

太医再次给徽嘉诊了脉,却瞧不出问题,当然若说没病晕倒,太医的职业生涯可能就到此为止了,便开温补的药方子疗养,主要还是养。

敏妃自责,怪自己让女儿太累,竟生生晕倒,后悔不已,日后便少了许多课程安排,徽嘉也因此有了一个愉快的童年。

后宫难得的因为这几次事件少了争斗,却不是真的安静。

兰嫔状似留恋御花园,每日免不了要去一次,却和那裕贵人罗氏一见如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徽嘉生病的当晚兰嫔便知道了,只是身怀有孕不好即刻去探望,次日便带了涟漪要去景仁官,路上碰到在御花园摘花的裕贵人,顺嘴问了那么一句。

裕贵人回道:“嫔妾在府时常常给怀孕的长姐配制香囊,长姐很是受用,如今想家,便忍不住来此,还望兰嫔娘莫怪。”

兰嫔道:“噢?本宫还不知裕贵人是如此的心灵手巧呢,正巧本宫身怀皇嗣,想看看裕贵人的香囊有何妙处”。

裕贵人踌躇了一下,道:“嫔妾有段日子没做过了,可能手生了不少......”

兰嫔掩鼻嗤了时,道:“拿过来就是。”

裕贵人忙递了一个上去,又道:“还望娘娘莫嫌弃。”

兰嫔深深睨了其一眼,接过香囊轻闻,略微感到些许神清气爽,笑道:“倒是不错,裕贵人有心了。”

裕贵人诚惶诚恐的样子得到了安抚,长舒了口气,作低身子,回笑道:“娘娘喜欢是嫔妾的福分。”

兰嫔轻嗯,拿着香囊未留一词率先踏离了此处,涟漪紧随其后,一行人便就此离开。

此后,裕贵人倒是得了好东西,也不管兰嫔喜不喜欢,便都呈到了翊坤宫,兰嫔顺势接了下来,二人的关系算是就此保持。

时至六月,酷暑比往年来得早些,从前说烈日难耐也是七八月了。

敏妃手中的团扇浮动,以丝丝凉意打消夏日暑气。

这厢青文鼓着腮帮子,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惹了敏妃猜忌,三番五次询问下才知晓,兰嫔在翊坤宫并不老实。

这段日子敏妃操心徽嘉的身子,又被宫务扰的腾不出手,却让兰嫔钻了空子,私下里给黎氏使过不少绊子,人姑娘这会躺床上,身子竟比徽嘉还弱。

敏妃心里过意不去,吩咐青霭开了库房给黎常在送些药材,又唤青文去翊坤宫叫了兰嫔。

说实在的,黎常在“遭此劫难”大部分愿因是同敏妃关系太亲近,不然仅凭皇上给的宠爱,兰嫔还不至于如此。

在兰嫔这里,动不了敏妃,就拿她身边人出出气也是极好的。

六月的翊坤宫也是暑热的,宫里削减用度不说,兰嫔身孕殿内也不能置冰太多,未免寒气入体。

这人一热,不免心烦,恰逢安胎药味苦,偏兰嫔推脱不掉,烦闷更甚。

涟漪又禀:“娘娘,外头青文亲自来说敏妃有要事相商。”

兰嫔闻之媚眼轻挑,勾唇浅笑,只叫涟漪说自个正在小憩,叫那青文烈日当头的陪翊坤宫干活的宫女晒晒也益康健。

片刻后吩咐涟漪寻了个替死鬼,良久,缓缓踏出翊坤宫大门。

“敏妃娘娘这是作甚,烈日炎炎的偏要请臣妾过来,臣妾尚在小憩不知此事,涟漪等翊坤宫宫人也未敢通传,倒是叫青文好等。”说罢,故作歉意却又埋怨的睨了敏妃一眼。

只字不提让敏妃干等之意。

敏妃瞧那一行人进来,青文面色苍白,额上汗珠淋淋,原以为不过路上一来一去中了暑气,倒是不曾想到兰嫔刁难这一茬,当下怒气便在胸腔翻腾,却被她很好的忍下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