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没有真相(1 / 1)

加入书签

二人一番见礼,裕贵人便坐了回去。

“姐姐您是不知道啊,皇上哪是妹妹想见就能见的,每回皇上自己来了翊坤宫都被兰嫔掩的严严实实,别说妹妹了,就是皇上想从她那元和殿出来都难。”

“妹妹真是心酸啊!”

元氏总爱把卓氏当做树洞,隔不了几日便会来倾倒一番,而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自个儿说得起劲,卓氏偶尔回她一下,也不算冷场。

“诶姐姐,您知道上回兰嫔小产那事儿吧!就......”

“嗯咳咳。”元贵人还未说完,裕贵人便打断了。

“元妹妹,不是姐姐说你,进了这红墙内可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别一个不小心把我们俩的命都说没了。”

裕贵人平时无趣时,倒愿意听她叽叽喳喳解闷,也知道了不少她不想打听的故事,而有些事呢,是不能随便嚼舌根的。

“姐姐说的是,还是姐姐想得周到。”元贵人不好意思的环顾了四周,只留下了贴身侍女,才继续道:“其实自兰嫔进慎刑司我便派人关注着,那日兰嫔流产我也是打听了的。”

“姐姐可知兰嫔流掉的孩子浑身青紫可怖?”

裕贵人闻之嗯声表示知道。虽说皇上下令封锁消息,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明面上大家都是不知道的样子。

“外头还说兰嫔的孩子是被敏妃害的,不过我瞧着不像。”

裕贵人被这话激起了兴趣,她轻笑,“哦?怎么说?”

元贵人莞尔,道:“第一个便是敏妃的为人,她不屑以此争宠,更不会对小孩子下手。当然,人心隔肚皮,妹妹也不能十分保证敏妃做出来的样子就是她本来的面目。”

“其次是敏妃不会这么蠢,明知兰嫔有孕不仅罚跪还以至于其流产,有人借刀杀人也未可知啊。”

“继而再是敏妃查处此事的态度,主动且积极,不像是做戏。”

裕贵人挑眉,“如若......兰嫔早知胎儿不保,而.......?”

元贵人噗嗤一笑,玉手打趣一挥,“姐姐有所不知,兰嫔之所以用心,是因为皇上其实早早就在翊坤宫许下承诺,为了让兰嫔安胎,说若是皇子,便晋妃位去,她何故做此呢!”

不见裕贵人惊讶,元贵人也不甚在意。不过是适逢听了裕贵人有孕的消息,趁了这个机会探探虚实。

自然,敏妃为了力证清白,自告奋勇接下这事的后续,忙内忙外。而兰嫔也不肯歇着,自请封了宫,再不愿出去半步,以表明心底的痛楚。各宫换了多少人大概只有敏妃和他们主子最清楚了。

最终,已知的证据不足,只是证明了敏妃不是凶手,其他再不好提。

元贵人把话说完,感觉已经够了,便向裕贵人请辞回宫。半道上,碰到提了礼去翊坤宫的明贵人。二人点头示意,一番见礼,因着顺路倒是聊上了几句,只一到翊坤宫便各自分开。

明贵人盯着元贵人离去的背影走了些许,才让人向兰嫔通传。

兰嫔觉着过去的翊坤宫,仿佛死气沉沉,如今她恢复元气,自然要多寻娇艳,使得身心俱悦。不禁发笑,“涟漪,备茶。本宫今日见客,来者不拒。”

那一脸明媚,足以感染整个翊坤宫。

涟漪回了个笑容,接下话:“是,娘娘!”

碎月一手拉了帘子,请了明贵人进来。

兰嫔在窗边偏头眄了明贵人,再偏回去轻轻落声:“明贵人找着翊坤宫,难得啊......”

门外的日头高挂,等了那么一小会倒晒的明贵人些许不适,随人入内便瞧了一人倚在窗边,心下认同是个貌美佳人,只是她没入宫前就听闻此人性子泼辣,想着今日算作拜访,不愿深交。

算起来她不过今日兴味突发,来了元和殿,入耳之言,让心中有丝不耐。只附身见礼,“请兰嫔娘娘安。”

作低身子续道:“娘娘说笑了,宫里的事情连连,嫔妾如何能置身事外,今日来访,不过是想看望娘娘。”

兰嫔瞧着个个礼数周全,全无一点趣味,倒是叫人好生乏味。“翊坤封宫,拘着这些礼做什么。”

心道明贵人向来中立不倒,如今来翊坤宫无非是过场罢了。

兰嫔招呼了人坐,又有涟漪上了茶,玉手端起轻晃,又放回案上。“皇上赏的,不知道好喝与否,贵人替本宫先尝个鲜?”

明贵人由侍女虚扶起身,依言落座。端了茶盏细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