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金屋藏娇(1 / 1)

加入书签

转眼八月,菊花开得热烈,也是徽嘉的五岁生辰。

连月来,徽嘉功课大有长进,皇帝膝下无子,对这个女儿更是上心。提前三月便下令大办,吩咐宫人不得出任何纰漏。

这个生辰宴,除了寻常的歌舞表演,还有徽嘉的汇报演出。

从三岁启蒙后,她学过的每一本书,写过的每一张纸,敏妃都专门给她放在了一处,先下正好能见证她成长的过程。

一番考察下来,皇帝欣喜之意溢于言表,瞧此,元贵人也笑着道:“公主真是聪慧,小小年纪懂得可真多,想当年嫔妾这般大时,还只会躲在娘亲怀里撒娇呢!”

皇帝自豪之际,大手一挥,“敏妃照顾公主有功,晋良妃,改封号为懿。”

在场者闻之尽是倒吸一口凉气,敏妃也仅略微一怔,便迅速反应过来,从容不迫地站起来谢恩。

皇帝侧了身子,偏头看向敏妃,出乎意料的继续道:“无早宫,等徽嘉懂事了让她搬进去住吧。”

敏妃简直要被双重惊喜吓到了。无早宫,世间百事本无早晚,只是来的刚好。

只有皇帝知道,这座宫殿原本就是为徽嘉而建的。那句话,也是徽嘉出生那年他因公外出所遇所闻。他想,徽嘉将来招了驸马,只要还愿住宫里,无早宫便是她的归宿,如若不然,也可在宫外建造公主府。他的掌上明珠,只要有一天还在他的眼皮下,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

慢了两拍的众人也随之反应过来,原以为这座宫殿是皇帝为了金屋藏娇而修的,其所用材料之华丽,设计之精美,阖宫上下可能找不出第二个了。

见况,周庭在旁低声吩咐了乐坊,霎时,殿内其乐融融,道贺声,嬉笑声,歌舞声闹作一团。

无人可见的是,笑脸之下,一众嫔妃捏皱、撕碎的锦帕。

待宴会结束,各回各宫后,太阳已经睡下,所见之处皆由宫灯放亮。

因着今日生辰,徽嘉没有上课,并且由于表现优秀,皇帝答应她过几天亲自带她出宫赏菊。后宫没有其他女眷跟随,而前朝,会有少数大臣及世家子弟,年龄也不太大,姑且能和徽嘉说上话的那种。

徽嘉年纪还小,可以放松男女大防。但敏妃少不得要叮嘱一番。

今晚的徽嘉,实在累极。睡前,她甚至想,宁愿再多学一门课程,也不要经历今天这种场面。

虽然母妃加封她很高兴,但是她不习惯那种环境,那种说不出却又备受煎熬的环境。

本以为可以一夜无梦,可不知是宫灯过暗,还是星辰太闪,徽嘉梦到了两个月前,她记得是发热之前。

她偷跑出景仁宫,然后,然后就迷路了。兜兜转转去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恍惚记起了那叫无早宫。还有一个男孩子,期初蒙着脸,她一直不曾见到,后来取下面罩,也仅是一撇,直到现在,她再也没有遇到这个人。

次日一早,乳母轻柔的叫醒徽嘉。

在公主睡眼惺忪之时,一众侍女分工井然有序,盥洗物前有人兑温水,梳妆台前有人分拣今日所需发饰,榻前有人细心叠被,而徽嘉面前还有为她更衣的宫女。

她一贯是去上了早课,再有嬷嬷教习用餐礼仪,同时用下早膳。上午有花艺,书法,女红等轻便精细的课业,下午则是舞蹈,骑射等活动身子的课业,轮番教习,机会含涉了世家子弟所学的六艺。

也就是说,懿良妃既在娇养徽嘉,但也不会娇惯到底。徽嘉没有兄弟,现在走的路皇上看见了还能护一下,可是将来呢?将来皇上和懿良妃先后去了,谁还会包容一无是处、野蛮任性、空有脾气的公主?难道会是那些同父异母的弟弟吗?

呵,这个世上,敏妃最相信的就是自己的眼光,她要趁自己春秋正盛时,给徽嘉铺就一条光明灿烂的大道。

其实徽嘉也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沉稳。为了这个女儿,皇帝专门给她开设了尙书房,授课的夫子也不是冥顽不明的白胡子老头,还有精挑细选陪读的小童。但因着尚书房内只有徽嘉身份最尊贵,其他人亲近不起来,徽嘉时常觉着无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