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背锅的球(1 / 1)

加入书签

偶尔往夫子的砚台里倒点醋,就是徽嘉最大的乐趣了。更好的是,这个夫子不过而立之年,是前头的金科状元,让他来教公主,他也不会觉得大材小用,仍然讲的很用心,碰上徽嘉的捉弄总是一笑了之,并不会像那些老夫子给皇上告状。只是一点,他正式起来很严厉,布置的功课总是按时检查,否则就会打手心。

徽嘉对课业一向认真,因此也没被罚过,可怜御史家的小儿子,尚书房三番五次的传出他的“惨叫”,虽然打手心有点疼,还有点没面子,但对于不按时完成功课,他依旧乐此不疲。

杭御史夫妇老来得子,自然把他宠上了天,皇上鉴于其还算忠心有功,便想帮他培养培养家里的小子,以至于杭御史虽然心疼自己的小儿子,但对于皇上让其进尚书房的决策无法反对。

杭球球也愿意跟在徽嘉后面玩,一般恶作剧之后,徽嘉主动甩锅,杭球球就会傻不拉几的背锅,不过懿良妃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也没有为难杭球球,所以徽嘉几次后开始变本加厉。终于还是被自己母妃教育了一番。

说起来球球这个外号还是徽嘉给取的,人家本名叫杭祁,还比徽嘉大两岁呢。之前宫宴,皇上宣布让御史的小儿子陪读,杭御史夫妇是有口难言,只好不情不愿的答应。中途徽嘉离场去见了杭祁,可是眼前白白胖胖的小子真不像杭御史描述的那样......男孩子发育晚,徽嘉和杭祁站在一排,谁都会以为徽嘉是姐姐,于是球球这个的外号“实至名归”。

这两个捣蛋鬼在宫里就是小霸王,当着人的面还稍稍有所收敛,没有人的时候不知干了多少破坏。

很快,皇帝就要兑现带徽嘉出宫赏菊的承诺。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某个大臣的庄子,就在京郊,车程很快,但皇帝准备在哪歇一晚,算是忙里偷闲。品茶,赏花,再尝尝菊花酿造的美酒。

这个庄子因着那大臣妻子热爱侍弄花卉,是以专门辟了地方,请了花匠指导,几年下来,倒做的有模有样。某次下朝后,几位大臣讨论之时,被周庭蹭了一耳朵去,顺理成章的皇帝也知道了。

可惜,这边徽嘉欣喜若狂的准备着,皇上那边传来了去不了的消息。

懿良妃分身乏术,叫了梨常在来景仁宫陪徽嘉,自己则去了长春宫。

又是一席噩耗席卷而来,长春宫那处裕贵人再度遭祸。皇长子与皇次子接连薨逝腹中,景仁宫翊坤宫封宫解禁不过数日,谁又忍不住动手了呢?

懿良妃憋了一肚子的话,直到入了长春宫才暗暗开口:“因何?”

殿内略有嘈杂,裕贵人此刻已然转醒,懿良妃免去众人之礼,敛眉上前,“兰嫔的人给本宫回话不清不楚的,本宫匆忙前来问一问根究。”

裕贵人原先听了一番兰嫔的安排,这会儿懿良妃来了又有些哽咽。眼眶红肿,她强忍着想哭的心,依旧躺着行了半礼:“良妃娘娘安。”

她知懿良妃是为了事情原委而来,强撑着身子就要下地,可体力不支,趴在床沿处就被懿良妃制止了。“嫔妾用午膳时,银针试出黑色,故不敢用。找了试菜的太监,却发现他服毒自尽了。嫔妾不敢自己做主,便要去找良妃娘娘您,谁知,路遇恶犬扑过来撕咬,幸有侍卫就了嫔妾,却......也因此见了红。”

裕贵人说到此处,泪水溢出眼眶,顾不得仪态,缓了口气继续道:“太医说饭菜无毒,而是被人下了硫磺,使嫔妾信了饭菜有毒。又只嫔妾发现后定会寻您,便在必经之路上设下恶犬要嫔妾孩子的命。嫔妾求娘娘您替嫔妾和那孩子做主啊。”

兰嫔听完裕贵人回话,也附身道:“臣妾办事不利,自请下去领罚。”

兰嫔知晓这几月后宫连失二子,作为主理的懿良妃和协理的自己都逃不了干系,大家都不会坐视不理,这便同来了长春宫,二次听了裕贵人道出原委,也甚是焦心。

“良妃娘娘,臣妾已经命人下去查了,还请娘娘再派一帮人一起查,以证清白,以现公平,威慑后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