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太妃落网(1 / 1)

加入书签

懿良妃给青文递了个颜色,青文便从袖口拿出了早已备好的荷包,周庭忙做推脱,“娘娘,使不得!奴才帮皇上传话那是应该的,这使不得呀!”

懿良妃摇头,意思不赞同,道:“诶,公公哪里话,本宫是瞧公公还未用早膳,这不过是本宫的心意,趁皇上还未下朝,公公赶紧去膳房领点早膳,以免皇上下了朝,又忙的脚不沾地,长此伤了身子!”

周庭心下略微感动,不过很快就被掩了下去,正经的行了个礼,“既然如此,那奴才便收了,多谢娘娘体恤。”

在场的人都笑着,青文把荷包递到了周庭手上,见周庭揣到了自己袖口里,看了眼懿良妃,笑着道:“奴婢送周公公出去。”

懿良妃点头应下。周庭也回道:“奴才告退。麻烦姑娘了。”

既然皇帝那里已经解决,这两日懿良妃便专门着手李太妃一事。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不得了,虽然这其中可能有皇帝特地透给懿良妃的消息,想借懿良妃的手打击一派人,不然光凭她这个手无寸铁的宫妃,好多事情都只能探查到表明。

本李太妃一个人,倒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可查来查去,竟然查到她跟宫外有关联,再查下去就查到了太师府上。

如此,懿良妃只好再次请示皇上,事关朝中大臣,可马虎不得。

于是皇帝便亲自接手了这件事,只预备留出末尾处置之事交给她,毕竟皇帝不方便出面,懿良妃倒落了个清闲。

李太妃在先帝那算不上得宠,因为先帝后宫女人实在比当朝要多出不少,后妃们雨露均沾都谈不上,但李太妃身为贵妃,该有的敬重是跑不了的。一个月下来,先帝还是会去她宫里坐个一两回,喝个茶。

可惜的是李太妃没有孩子,后宫恩怨太多,也许是她命数如此,从前身为贵妃时,倒想着抱个孩子过来养,这注意就打到了当时位分比她的舒嫔身上。

太后也是刚刚升到一宫主位,说来也巧,恰恰是可以自己养孩子时诊出了怀孕的消息。李太妃倒是瞧不上这些嫔妃们,可是她必须要个孩子,于是便求到了先帝跟前。

可是那会太后正得圣宠,几番哭闹下来,先帝便不在提这件事,孩子也就留在了太后身边。

不过太后与太妃的梁子就算结下了。

只是后头的太妃一直还算安分守己,到新帝继位,她也让人挑不出什么差错,太后便不再计较,只让她同其他太妃好好相处。

可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太妃前半辈子享尽了荣华富贵,如今让她同那往日瞧不起的人,日日处在一起,她心里早已扭曲了。于是便利用从前埋下的钉子,勾结上了太师。

她首先要控制皇帝的子嗣,是以前两位孕妇相继流产。等到她栽培的女子足够受宠,再怀上孩子,这便掌控在她的手里了。

只消将来去母留子,太师先把持朝廷,她把握后宫。扶持新上任的小皇帝,她便可垂帘听政,一人独大了。

可谁知计划败露了呢,秦公公说,赏给小安子的玉佩是捡的。可笑,后宫用得上这些的只有后妃,可是后妃一旦失了东西,是要立马报备的,不然保不齐哪天就被人来了个栽赃嫁祸,是以谁都不会当真以为玉佩好捡啊。

不过这些秘辛,懿良妃是不太清楚的,东窗事发,只以太妃谋害皇子为由处置的,至于太师,就是皇帝的事了。

此事一过,中元节便来了。

宫里安排了家宴,接着是傍晚放河灯,为了众人的安全,特殊节日,宫灯也点了更多,整个河边都是亮堂堂的。

懿良妃牵着徽嘉的小手往前走,看见河边已然是有不少星火,连成了壮观的景色。“徽嘉一会自个儿求自个儿的,母妃也要自己求自己的,但是不能说出来,这样可就不灵验了。”

刮了刮徽嘉的鼻尖,一副宠溺的模子。两人一同走近,待花灯先后入水,闭眼许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