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禧妃再孕(1 / 1)

加入书签

明嫔知人年轻气盛小孩气性,不过几分宠意,让她位在常在居于主殿,不过宫里头,祸从口出,就算坐在主位又如何,不同样会遭人算计。

“常在好性子啊,这中元节宴是办来祈福的,怎的在常在眼中竟是不吉利了,若是旁人知晓了,指不定得告上一状呢。”

梨常在瞧人威风凌厉,自然不肯掉以轻心,让人钻了空子,“明嫔娘娘您有所不知,就是因为中元节不吉利,这才办了祈福,几日不见,娘娘还是像之前那般......”

明嫔见不得梨常在这服作态,心下十分不喜,“怎的你还能让日子变好不成?祈福便是祈福,这日子就过去了,梨常在要少提知道吗,省得招了祸害。”

一声冷哧,明嫔又道:“本嫔是想提点提点你,常在啊,真令人担心呢。对了,本嫔记得你喜欢安静。何不就待在永和宫,你不知这外头啊,乱着呢!”

这番话梨常在听得是倒显得自己多小多不懂事一般,差点引她发笑,“恕嫔妾多嘴,中元节这事可是您先提出来的,嫔妾胆小,可不敢招惹不该惹的。永和虽大,外头也足够新奇,不然您也不会出来不是?”

“您是姐姐,位高居嫔,您能提点嫔妾自然乐意,别的,嫔妾也是懂的。”

明嫔知道人跟着懿良妃,倒是不知几日不见就长进了,便不愿多理会,低哼一声甩开袖子离开了,只愁云未散又添愁绪。

梨常在也不想多辩是非对错,这一番下来,逛园的兴趣全无,心道这仇怕也是结下来了。

禧妃受宠本就让后妃眼红,这次复孕更是加重了,不过饶是如此,各宫的表面功夫都是做的极好的,又是送礼又是探望,禧妃便更是注重安危了,每顿吃食都要信任的太医经手,殿内不留任何香料,只日日摘些新鲜的绿梅存放。

在众妃眼中,禧妃上次滑胎的元凶还未可知,如今是福是祸亦是难说。

禧妃备了回礼送往各宫,涟漪便报明嫔来访,心道正巧了,不用让翊坤宫的人再跑一趟,请了人进来。

明嫔问安后落座一旁,入得一句“礼尚往来”,婢女接过回礼。笑言:“嫔妾此番来访,一是贺娘娘复孕之喜,二是想与娘娘聊聊那逝去的皇子,毕竟娘娘不想就此放过害人凶手不是?”

禧妃闻言微怔,道:“明嫔此话怎讲?”

很快略略调整了坐姿,收敛了神情,复道;“明妹妹隔岸观火,若是有别样的见解本宫愿闻其详。不过本宫对这事儿已经释怀很久了,倒是听听也无妨。”

明嫔一直关注禧妃,自然没错过那一眼,心底又多了几分把握,“禧姐姐客气了,见解谈不上,只是偶然听旁人就这事提了一嘴罢了,莫非禧姐姐认为此乃意外吗,若是意外也是人为的呢?”

禧妃这时倒是轻快,毫不在意的样子,手中的锦帕叠出了痕,反问道:“人为意外又如何?事已成定局,阖宫不再追究。”

又笑了笑,言:“明妹妹还想着这事,本宫很是意外。”

禧妃如何不知,明嫔此番并非挂念她本人,她所图的是自己做的这把刀,现在还算锋利,向来坐收渔翁之利的明嫔,不仅她禧妃不待见,就连懿良妃私底下也是防着的。

明嫔瞧佳人一副息事宁人的模样,倒是有种为孩子心疼的感受,想再添把火看能否烧起来,“娘娘当真如此认为吗?纵使阖宫不再追究,娘娘难道不会暗地处理吗?虽说借刀杀人,不也全了娘娘的心不是吗?”

明嫔知晓人看破了心思,干脆自己点破了,“娘娘也知,哪里有什么意外,毕竟裕姐姐的孩子也是......妹妹言尽于此,就先告辞及了。”

“本宫如今再孕,自是有孩儿傍身,想是托了先逝孩儿的福,他既已认了,本宫再处置的话,就不知是缘还是冤了。裕妹妹的事也已成定局,只是她福气还未到,暂没能盼来二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