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池国皇子(1 / 1)

加入书签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抵不上眼下禧妃看重的清荷莲子,粉嫩荷花。“我猜......青青定是个,爱玩的小仙女,尽乐意搞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也不知猜对了与否。”

元贵人嬉笑道:“不亏是仙女姐姐,说的丝毫不差呢!”

一番调笑后,方才各自正经起来,元贵人也顺意讨了禧妃欢心。

“嫔妾今日与那荷叶一道摘了些莲蓬,晚些时候剥了做成莲子羹,让白蓉给您送些过来,也好为娘娘去去尾上暑气。”

“莲子羹不错,本宫让涟漪给你送些百合,一道做成百合莲子羹才好呢。”

元贵人附身一礼,笑着道:“您说的是。”

后宫又多了几分盛景。

日子过的不急不缓,再到春日,已是永安十年。

一代新帝,一朝天下。京城早也大变天日,波光粼粼的护城河围绕的,是富贵,是权力,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也是无数人挤破脑袋想进来的享乐窝。

可原本如日中天的皇朝,这两年竟出现了走下坡路的趋势。不是皇帝不够用心,非要找个原因的话,大概只有这个皇帝还不够贤能吧,越是近两年,越是受到邻国的压制。

大周若说富裕,在几个国家之间,倒也抬得起头,可至新帝登基以来,除却前两年的风调雨顺,往后是一年不如一年,饶是再丰盈的国库,也撑不了几年。

眼瞧着后面尽是个丰年,按理国运也该步入正轨,可一眨眼,邻国渐爬渐高,短短几年,已成长到一个不可小觑的规模。

要说邻国,显见的是发展过快,近几年,老皇帝缠绵病痛,三皇子渐露头角,大出风头,许多大皇子、二皇子解决不了的问题,到了三皇子手上倒是迎刃而解,惹得老皇帝多了几分思量,暗地里还有让其接触更多朝政的迹象。

邻国被称为池国,国姓池,大皇子名池仲,二皇子名池倡,三皇子名池修,原是个小国,恰如其姓,疆域不算辽阔,在周边国之中仿若城池。可池国三皇子池修,文韬武略的美名三年内传遍了大江南北,这几年,他兴兵伐临,拿下了不少军事要地,如今,池已经扩张到周的三分之二般大小了。

八年前,池修小露一手,以骑射第一赢得出使之外派,明眼人都知这次名为外派实为历练,这要回来,少不得又是一番封赏,而平时不声不响的三皇子,竟然一举夺魁,着实惊掉了一些人的下巴。可出使归来,池修再次销声匿迹,不热衷政事,也不跟任何大臣有所来往。众人差点就以为那次不过是他的惊人好运罢了。时隔八年,池再次访周,同样又派池修出使。

没有比武,没有问话,就是老皇帝直接点了三皇子。大皇子、二皇子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鸷,大臣们隐隐约约好像表明了什么。

倒都没什么说的,准备好了便直接启程使周。

八年之久,若说后宫的大事也是有的。

永安三年时,禧妃孕中,又添懿良妃喜讯,特提了明嫔为妃协理后宫,期间,懿良妃流产,皇帝安慰其晋了贵妃,禧妃诞下双胎晋了淑妃,赐了二公主封号徽珏,三公主封号徽羽。这厢才落,那厢又传来元贵人有孕,永安四年末,元贵人诞下龙凤胎有功,自己晋了嫔位,又赐了四公主封号徽昭,五皇子封号慕昶。除却永安六年裕贵人诞子晋了嫔,其他好像再无大事。

至少若没了这些,徽嘉也不记得其他了。

斗转星移,小小的徽嘉公主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是快到该说亲的年龄了,不过依皇上和贵妃之意,是要多留几年的,总归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