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家人聚餐(1 / 1)

加入书签

徽嘉的礼仪是学的极好的,除却她是公主本该学好的理由之外,还有便是教她礼仪的姑姑极为严厉,对于学生一视同仁,只要动作不规范或者开小差都会被处罚,一根细长的木条,通常是哪错打哪儿,若是请安说错了话或者受不住表情,倒也不会打脸,只捡着肉实的地方——例如臀部这种位置,让你疼了却又不会有伤口。

自从课业转到景仁宫来之后,徽嘉便不常见杭祁了,只有年节里宫中设宴,才会邀请命妇入宫,但碍于男女有别,昔日的同窗兼玩伴大抵只能瞧上一眼,互相交换个眼神,便能知道对方肚里的花花肠子。

两人分散之后,一个在宫内一个在宫外,不能互通消息,交情倒是很难维系,懿贵妃向来是宠着徽嘉,可管的也十分严。

懿贵妃自上次流产至今,已有七八年之久,太医说,大抵是伤了根本,如今便是很难再孕,久而久之,懿贵妃也收起了怀孕的心思,一边专心照顾徽嘉,一边寻找着合适的皇子预备抱养过来,可这哪里又容易了。

能怀孕的后妃,到底是受了几分圣宠的,若仗着贵妃之位夺人子,一来有失身份,二来也经不住对方一哭二闹的跑到皇帝那去,裕嫔便是一个眼前的例子,从前以为她不争不抢是个和善人,先下倒也像是装的了。

徽嘉知道母妃在宫里的日子其实并不如表面一般光鲜亮丽,后宫无后,懿贵妃代掌凤印,嫔御们晨昏定省大多会来景仁宫,可饶是如此,大事不都得同禧淑妃和明妃商量,否则便会传出风声,说贵妃掌印独断,怕是存了不良之心吧。

也许有更难听的声音,只是没有传到徽嘉的耳朵里来,但是后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同男子的后宅简直大同小异,徽嘉下定了决心要向父皇求个恩典,许她驸马允诺今后后宅唯她一人,否则她便不嫁。

今日晚膳照例是在景仁宫用,这也算皇帝特意许下的恩典,虽然皇嗣中有众多女儿,但是徽嘉身上倾注了他更多的心血,也只有徽嘉一女是他自从潜邸到登基一起过来的,虽然如今她也宠禧妃生的二公主三公主,元嫔生的龙凤胎,但总越不过徽嘉去,毕竟这是长女,也更懂事些。

徽嘉给皇帝布了一道胭脂鱼,这是她从礼仪姑姑那里听来的,是他们的家乡菜,做法就是将鱼了腌制后擦去水分入油锅,炸后再刷酱炙烤,使鱼肉鲜嫩多汁,焦香四溢。原本就是烤鱼,寻常人家做膳食怎会如此麻烦,简直就是在浪费柴火,是徽嘉改良之后,因为酱料加了蜂蜜与辣椒,是以色泽红润,活像鲜花汁子兑的腌制,便再取了名字,毕竟不能污了天子的耳朵。

食惯了膳房的伙食,对皇帝来说,小厨房的东西简直不能再好。

因着膳房要早早备下候着皇帝随时传膳,那菜肴总是盛好了温着,有时皇帝忙于政务,晚了个把时辰用膳,可能那味道也不比民间大厨做的。

“朕的大公主就是与众不同,小小年纪都知道心疼父皇了!”皇帝威严的面容上此刻挂满了欣慰的笑意,心想着倒是没白宠这个女儿。

敏妃摸了摸徽嘉的头,也笑着道:“徽嘉向来懂事,倒是给臣妾省了不少心呐。”

“爱妃秀外中慧,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连朕的大公主也教养的如此乖巧,爱妃功劳不小啊。”

懿贵妃笑的温婉,“皇上抬举臣妾了,徽嘉也多亏了皇上日常的指点,凭臣妾一己之力,如何治的了徽嘉的调皮呢!”

这个时候,话题突然转向了徽嘉以前,徽嘉顿时觉得不好,要是翻到那些“污她圣名”的事迹,今晚就求不了父皇做主了。她忙转移着话头,“既然父皇爱吃儿臣想的菜,儿臣日后就让膳房变着花样多做一些,定然让父皇每顿都吃的饱饱的!”

贵妃闻了这话,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堂堂一国公主居然会想着吃食,不过看在皇帝现在高兴的份上,倒是没有说什么,只徽嘉后面又少不了一顿“训话”,不过徽嘉倒也能装模作样的听过去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