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看缘分了(1 / 1)

加入书签

元嫔这几年本和禧淑妃走的最近,只是怀孕生子再是教养一系列的事情,渐渐倒是不那么常去翊坤宫了,但禧淑妃也不恼,没请过人来相见,也没暗地里做什么手段,不过说起来,元嫔能有如今的地位,还有多半是禧淑妃扶持的。

戏台上那曲花木兰唱的真是极好的,竟让人脑子里生出了女子在沙场上的仗剑英姿,又想到那池国好像就有一队女子兵,领头的还是个女将军,曾经跟随着三皇子池修大破敌国,所以非常受百姓爱戴。

禧淑妃想到这里时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女儿,嘴角上扬,听说池国使臣不日来潮,其中就有三皇子呢,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位女将军。

她今天较比往日少看了一出戏,坐久了身子都酸了,索性带着公主去御花园转转,活动一下身子骨。

转过回廊,略略走到御花园外头,隔着树丛瞧得不大真切,只见了些许人影绰约,估摸着是哪宫小主也出来透气了吧,想她堂堂淑妃,自然不用回避,与身边涟漪碎月双双眼神交流了一下。

再往前走了几步,只听见碎月道:“前面是哪宫的小主,见着我家娘娘也不打算停下来行礼问安的吗?”

前面的人本来漾着笑容,闻了这声儿,步子一顿,暗暗与自家侍女一对视,各自就都明白了后面人的身份。

只好僵着身子转过来,笑容越发黯淡,“给淑妃娘娘请安。”

禧淑妃微仰着头,睨了眼不远处的海棠花苞,还未完全开放,却依旧呈现出了耀眼的红,真真让人不可小觑。

又扫了一眼周围,才正眼看了人,“原来是元嫔——元妹妹啊,免礼吧。”

“妹妹跟前的就是五皇子吧,本宫可有些日子没瞧见他了,这孩子长的真快啊,要不是妹妹牵着的,本宫还以为是哪位议事大臣的孙子不小心跑进后宫来了,可真真是眼生了啊。”

元嫔看人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好似真为自己眼力感到惋惜呢,心底暗道,不就是讽刺我久了没去迎合她吗?不过心里气归气,面上依旧不表,还露出了几分笑容,“娘娘您没认错呢,这不就是五皇子嘛,他性子有些调皮,臣妾可不就是怕他扰了娘娘清静,这才没敢带他常来见娘娘不是。”

元嫔说完,又拉了拉儿子的手,哄道:“慕昶,这就是母妃给你常说的禧娘娘,快给禧娘娘问好。”

五皇子这会倒是恭恭敬敬的问了声好,禧淑妃心里又是一哼。

谁不知道元嫔这话就是用来搪塞她的,当她听不出来还是怎么......“瞧元妹妹说的,本宫看五皇子这会很是乖巧呢,想是你在承乾宫教的好吧。”

元嫔这会简直难安,不知是该走该聊,又不能把人得罪了,只好打起精神应付着。素来知道禧淑妃难缠,可往日都是看别人笑话自己得意,今日落到身上了,倒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娘娘说的哪里话,臣妾就是偷学了您教公主的法子,慕昶......哪里比得上二公主乖巧呢。”

禧淑妃看了眼人转白的脸色,嗤笑一声,道:“元妹妹还是别了,本宫教的是公主,自然要往那方向教了,妹妹的皇子还是换个法子吧,毕竟以后是爷们儿太乖巧了可不好,别到时候坏了事情怪到本宫头上,那可就不美了呢。”

这话一出,肉眼可见的元嫔脸上少了血色,她在后宫没有支点,原先靠了禧淑妃,后来以为有了儿子可以母凭子贵,但是实际并不是这样,皇帝并没有因为她生了皇子还是龙凤胎就高看她一眼,不然的话,她怎么到现在的嫔位却连封号都没有一个呢。

元嫔反而因为害怕儿子被抱走,而疏远了各宫嫔妃,并且对于禧淑妃,她既不敢再贴身奉承,也不敢完全脱离,才至于了现在这个局面。

她的心思,禧淑妃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涟漪和主子走在回翊坤宫的路上,瞧了禧淑妃的脸色似是正常,也不太在意刚在的模样,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却还是道:“都说乘凉不忘栽树人,她能生下孩子坐到这个位子,不全凭着主子吗?如今被领上大路了,倒是想松开手自己走了,也不瞧瞧自己有几分本事!”

禧淑妃让岁月牵着徽珏和徽羽走在前头,这边跟涟漪说着,“她的本事不就是让你主子帮衬了吗?如今她还有儿子,不论如何,最差将来也能有个王爷撑腰,可是你主子我呢......”

主仆二人都看了眼前面欢脱的公主,禧淑妃才继续道:“要是他们也嫁远了,本宫还有什么指望呢。”

涟漪心里有点着急,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说这些令主子丧气的话,忙安慰道:“娘娘和公主福泽深厚,二公主三公主必然能嫁个如意郎君,才不会像......”

禧淑妃凤眸咋眯,没在开口。

涟漪想了今日碰见的元嫔,现在不撕破脸的话,至少也算个帮手了,要说能一起走多远嘛,那就要看缘分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