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封大公主(1 / 1)

加入书签

偶尔多余的徽嘉也会赏给照顾她多年的宫女用,算是慰劳二人的真心。

自从十二岁生日宴后,徽嘉便搬到了无早宫,算日子,也有两年多了。白日里,她除了受教,得闲了依然会去景仁宫。搬来这里,是不想让宫殿的华丽虚度了,私心是她实在喜欢这里,有她大周长公主身份的象征!

日光未退,无早宫便会提前掌灯,因为徽嘉向来不喜黑暗。

沐浴之后,还有嬷嬷到寝殿来上晚课,那语音时而高扬,时而低啭,每次都要徽嘉哈欠打过三旬,嬷嬷才会行个礼,说,“时辰已晚,公主早些休息,奴婢告退。”

然后徽嘉压住内心的小雀跃,软着双腿回个礼,等嬷嬷出去了,再放开自己的小心思。

次日一大早,徽嘉睁眼便瞧见从灵候在帘子边,撑起身子问了句:“何事?”

从灵闻声,知道公主已醒,打了个眼神给门口的从心,自己再进去服侍公主起来,由着从心领着若干宫女端盆带水一一候着。

从灵走到床边,拨开轻纱,一边扶徽嘉下床,一边道:“回公主的话,方才贵妃娘娘派人来请公主过去一趟。”

徽嘉“嗯”了一声,续道:“可有说明作何?”

“未曾”。

徽嘉提衣衫的动作不停,心里倒是一怔,琢磨着到底何事让母妃这般着急,看时辰,估摸着是父皇刚踏出景仁宫上早朝,她就派人来了。

“那便快些,过会到母妃那用早膳便是。”也不耽误,徽嘉吩咐之后,动作便快了起来,却还算轻柔的不失规矩。

很快,徽嘉便洗漱完毕,带上从心从灵出了无早宫。

几人步行往景仁宫去,不知怎的走了通往御花园的必经之路,徽嘉也不甚在意,只瞧了一宫女面带急色,步履匆匆。

看到徽嘉注目,从灵也往那方向定睛,提了一嘴道:“好像是元嫔身边的人,奴婢在她跟前见到过。”

这个时辰,也许是给主子采摘鲜花的吧,正好蕊嫩水盈,反正宫里什么奇怪的在人眼里都是再正常不过,徽嘉表示知道了。

今日脚程比平常快些,到景仁宫时,懿贵妃也不过是收拾规整正歇在榻上品茶。

贵妃品阶算高的,更衣打扮朝着雍容又严谨的风格,看似随意的搭配,细节里又不容许出一丁点错,时辰便耽搁的久了些,加上往日也有其他嫔妃过来请安。

徽嘉对懿贵妃脸上隐隐的笑容感到诧异,纵是关系再亲近,依旧认真行礼问安才落座一旁。

景仁宫的人知道公主会过来,早在案上摆了样式经典的糕点,正是徽嘉的爱物。

“母妃何事如此着急,可是——”

懿贵妃知道徽嘉会错意了,忙纠正道:“想哪去了,母妃不用你操心。”

人生地不熟

徽嘉原是以为懿贵妃时隔多年终于让她有了弟弟,显然懿贵妃知道徽嘉所想,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不等徽嘉开口,懿贵妃继续道:“是这样的,你父皇昨日跟母妃商量了池国的事。”

徽嘉闻言,眸色暗了暗,饶是她深居后宫,再怎样沉着,在自家母妃面前也放出了几分单纯。

私心里自然是不愿意去的,路途遥远,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坚实的依靠,自古以来,异国和亲的公主有几个是安稳终老的?

懿贵妃知道这个女儿平日不爱说话,总是沉浸自己的世界,这个时候显然已经走神了。又言:“算是好消息了。”

一听是好消息,徽嘉才重振精神,露出探寻的眼神等懿贵妃说下去。

“你父皇说,他原也是有让你和亲的打算,毕竟国势如此,只是到底还是舍不得你。”

懿贵妃说完这句话叹了口气,暗自打量徽嘉的表情,“这两年大周与池国表面上还算过得去,你父皇想,从宗室里封个公主认作义女,也养在本宫名下,就当你亲姐姐了。”

徽嘉听完睁大了眼睛,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恍惚之间,发原来经历的那些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才算真正的大事。

缓和过后,徽嘉望向贵妃,平静的开口:“宗室的女儿他们......也舍得?”

懿贵妃眼底的轻蔑一闪而过,让徽嘉瞧得不大真切。

“宗室?不过是些无所作为吃皇粮的虫子,能封公主已经他们是天大的福分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