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夜间黑影(1 / 1)

加入书签

徽嘉的眼神再暗,已经说不出什么了,轻“嗯”一声算是答应。

明明已经不用远走他乡了,可是这整一天,徽嘉还是高兴不起来。

回无早宫的路上又绕到了御花园,逛了大半上午也没有缓解几分难受,无奈午后还有其他事,只好离开。

刚回到宫里,便听见洒扫宫女在墙角叽叽喳喳,从心正要制止,缺被徽嘉拦了下来。

徽嘉听到她们说,皇上早朝之后便封了邺亲王庶次女为公主,这两天便要册封。

具体消息还是下午懿贵妃派人送来,作为徽嘉的亲母妃,到底还是怕她多心。

确实封了邺亲王庶次女为矝?公主,不过是因为邺亲王在外做错了事,抵了自家小妾,又怕事情闹大毁了名声,求到了皇帝这里,皇帝不好直接干涉。既然女儿封了公主,她姨娘自然就不会有事。

圣旨前脚出宫,后脚消息就在红墙内传开了。传言还说,皇上大怒,气邺亲王不成才,差点削去他的爵位,要不是今上注重亲情,邺亲王才不会这么好运,保了自己,女儿还成了公主。

不对了,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了。

矝?公主这两天就要搬到宫里来,皇帝的意思是等她出嫁的时候再赐公主府,现在先寻着合适的地段,就让她住在景仁宫。

等到册封之后,懿贵妃就是她亲母妃了,她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顾贵妃。

别人不知这些来龙去脉,真正的明眼人还能真不知吗?不过都是隔着肚皮不好说出来,也不敢议论皇家之事。

纷乱烦杂多了,徽嘉索性就不去想,自己也落得轻松,早早就沐浴完毕等待嬷嬷上晚课。

教习嬷嬷也不是个拖沓的人,徽嘉认真了她教的便更快了,是以徽嘉觉得今晚大概能早点休息了。

难得,今夜嬷嬷教完没说那句“时辰不早了”,不过依旧让“公主早些休息”。

也许是白天太过惊讶,上完课的徽嘉只想早睡。一觉睡到大半夜,概是睡够了转成了浅眠,半梦半醒之间,安静的室内仿佛有轻微的声音。

徽嘉抓紧了被子,身子没动,缓缓睁开眼睛成半咪状,美眸在眼皮下转动,明显看见室内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心头一紧,却不敢声张。

能进大内皇宫,武功应该不差,并且再闯入她的无早宫,可以说是很厉害了,可能父皇身边的金甲卫也没几个人能达到这种功夫,她一届姑娘,身子单薄,是断然没有反抗之力的,贸然大呼大叫,恐只会引来杀身之祸。

不过还好,徽嘉发现黑影在室内打量了一圈便从窗户翻了出去,除却风声,耳边再无其他。

值得庆幸的是,徽嘉放慢了呼吸,假装睡着,躲过了这一遭。待黑影离开之后,掀开被子下床,开了门缝,看从心在外间睡得正香,她便放心了。她向来是一觉到起床,是以总想撤了从心从灵守夜的规矩,但碍于礼制,只好让她们夜里歇在外间,也不耽搁白日里的精神。

黑影没伤害殿里的人,徽嘉便安心的回了被子里。

经过这样一段插曲,睡也睡不太着,迷迷糊糊的好像天就亮了,徽嘉一醒就看见从心站在跟前等她身,揉了揉眼睛,问道:“什么时辰了?”

从心搭手扶徽嘉,答道:“回公主的话,已经卯时三刻了。”

徽嘉想起刚封的矝?公主今早是要入宫谢恩的,而她也要去景仁宫一趟。

还是走了昨日的道,从心一路留意着,不过今天却没在遇见元嫔身边的人了。

徽嘉到景仁宫时,矝?还未来,便同贵妃聊了两句,对整件事也更明了了下来,但没有多言,只是稍微有些心不在焉的。

等到早膳用罢,还不见矝?进来,徽嘉也想跟懿贵妃说回去了。

这还没开口,就见底下有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跟青霭汇报了几句,肉眼可见的是青霭顿了下眼珠,再回来禀报贵妃。

“娘娘,方才宫人传话说,今早邺亲王府姨娘没了,就是刚封的那位公主的生母,是以耽搁了些时辰,公主说晚点来向皇上和您请罪。”

懿贵妃闻言,心思动了动,对青霭道:“入宫这事儿不急,让她处理好了再来也不迟,叮嘱矝?事情多让身边人做,别累了身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