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矝?公主(1 / 1)

加入书签

“是。”

语毕,懿贵妃又吩咐了几句其他事项,例如,可以派个嬷嬷去指点指点。

青霭将这番话原封不动的传了回去。也不知道矝?会怎么理解,今后是把贵妃当做唯一的母亲对待,还是会觉得贵妃的话是告诉她,别忘了已有的公主身份,以免事事亲为跌了身份。

既如此,徽嘉也不准备守在这了,陪懿贵妃又聊了几句,带着从心回了无早宫,昨夜的事她没听到宫里传出刺客的言语,便不打算声张,就没告诉贵妃。

简而言之,又是心神不宁的一天。

按理来说,使臣还有几天,宫里却又忙到脚不沾地。

徽嘉眼看着没有任何人在意矝?公主,心里也生了一丝凄凉,如果没有矝?,去池国的便是自己,是否也同她一般,在遥远的地界,独自承受冷漠的打击。

想到这里,徽嘉开始逃避的把心思转到马术上,这是她唯一可以放开性子的活动。私下里还是让人对景仁宫矝?的住处上点心,懿贵妃不得闲,想来也思虑不了太周全,从今往后她也是矝?的妹妹了,爱惜姐姐就从这里做起吧。

没过几天,池国使臣便在京城的驿站下榻,皇帝下令让其修整一晚,次日在皇宫里设宴,欢迎使臣来朝。

徽嘉也是前一天才见到矝?真人,心里念叨了那么久,再看见人,眼里忍不住流露了一抹与众人相异的的感情。

矝?此刻还读不懂那含义,只好笑笑。

徽嘉眨眼,正常如往,也笑了。在矝?不自然的形态下,止住她的大礼,并搀着人相视。

徽嘉有些疼惜这个刚见面的姐姐,其实他们也算是堂姐妹,邺亲王就是皇帝的弟弟,因为他常年不务正业,流连花丛,府里妻妾成群,儿子没几个,女儿倒是不少,不过只有一个嫡女,性格骄纵,想来矝?从前没少受委屈。

这场宴会,懿贵妃特意为两位女儿裁剪了新裙子,还给矝?打了不少新的头面首饰,因为徽嘉向来不缺这些便没要。

而矝?惯是素净,也想委婉的拒绝。不过被贵妃一句“辜负好意”打发了,矝?只好收了下来。

白日里使臣有人接待,又是见大臣,又是见皇帝,只到晚宴前,才被引入殿内。

徽嘉午后便去了景仁宫,到时辰后才同贵妃与矝?前去赴宴。

懿贵妃给矝?裁的衣服,可以说是矝?这些年穿过最华丽的衣服,这意思并不是因为裙子上镶金嵌银,而是布料昂贵,贵妃得的几匹全给了二位公主做衣服。

矝?身形高挑,眉目如画,举手投足间实在端庄,是以懿贵妃给她挑的紫色衣裙,艳而不俗,又多了几分贵气,适合她的年龄。收袖收腰的设计减少了阻碍,反而让她更加灵动,因着春日里还不是太暖和,搭配了素色斗篷,初次参加宴会,尽管礼仪规矩在心里滚挂烂透,却还是羞红了双靥,更衬肤色。

徽嘉不想着出头,便尽力把自己往平淡打扮,奈何天生丽质,同样的布料,不同的风格,在矝?那是贵气,在徽嘉这里就是傲气了。稍长的裙摆倒显得她走路如仙女飘飘,内搭蓝色,外套镶边斗篷,因不在意,便眼中无物,更有绝世独立之态。

殿内相比较还算暖和,同众人一样,矝?和徽嘉在宫女协助下脱掉了斗篷,跟着懿贵妃进殿。

皇帝坐于上位,懿贵妃与禧淑妃各占左右,嫔妃按位份在皇帝右手依次落座,公主又有安排,在母妃略后方。

矝?居左,徽嘉坐有,倒也甘心。还好心在桌下握住了矝?冰冷的右手,抚慰了矝?惴惴不安的小情绪。

二位公主和睦相处,邺亲王妃在不远处的下首看着,也不知这是真是假,若说是装出来的,倒也不太像,可若是真的,这不过才几天,矝?就笼络了徽嘉公主的心?想到这里,连邺亲王府郡主也开始咬牙切齿。

矝?从前身为庶女,王妃虽不亲自对她出手,但纵容下人欺凌不过是家常便饭,更不用说有那个好心带她入宫。她抬起衣袖,纤纤玉折勾勒手边衣服纹路,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因祸得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