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邺王郡主(1 / 1)

加入书签

放下衣袖,抬眼瞧了徽嘉,见她双眼无焦,便又是云游去了,忍不住回握了一下徽嘉,她方才得到提示,走出自己的世界。矝?用眼神示意大殿,徽嘉才意识到宴会已经开始了。

入宫后从宫女那得知徽嘉惯爱走神,懿贵妃掌管公务,常年忙碌,实际上徽嘉独处的时间比跟贵妃相处的时间要多上几倍。在这点上,矝?觉得自己要比徽嘉幸福一些。

既然已经开宴,徽嘉便用了一些,还会提醒矝?哪些菜式可以,哪些菜式“难以入口”,矝?也会很给面子的按徽嘉说的尝味,碰上不喜欢的,两人就一起遮着脸皱眉,再相互笑笑。

这个时候众人大多关注点在池国使臣与皇上的对话上,倒是“忽略”了公主。

徽嘉也不担心,今晚应该不会提出议亲事项,就算沾边了,也会被父皇绕过话题,她压着不安享受“偷来”的快乐。

一时走神,没看住矝?让她多喝了两杯佳酿,徽嘉瞧着她酡色脸颊,自己扶额。

见懿贵妃没发现这边的情况,留从心在这候着,徽嘉带着矝?从后殿走了出来,又唤从灵去拿醒酒汤。

其实矝?也没喝多少,不甚醉意确实微醺,出来一吹风人便清醒了。

徽嘉牵着矝?到廊下坐着,天边明月给大地镀了层银边。

徽嘉打趣道:“皇姐如此酒量,看来只能喝喝无早宫的青梅酒了。”

矝?本就是妃色的脸庞更润了些,“哪有!我——又没醉。”说着声音更低了。

徽嘉笑出声来,好像她一副不打自招的样子,“我可没说皇姐醉了啊。”

矝?假意生气,抓紧衣袖还要回嘴,突然发现手边的锦帕不见了,低头一边翻找,一边喃喃:“手帕呢。”

徽嘉也不难为她,思索后还是坏笑,道:“应该是出来的时候掉在门口了吧,皇姐果然是醉了呢!”

矝?佯装恼怒要站起来,却被徽嘉一把按住,“皇姐没醉、没醉,是妹妹说错了!”

“这样,妹妹先回去找皇姐手帕,很快就回来,要是落在外人手里就不好了。”

“我跟你一起去!”

“皇姐没醉也在这休息一下,我们两人一起被人看见偷偷摸摸的不好,反正从灵马上就来了,皇姐等我哦。”

徽嘉说完便放开矝?的手,笑着往里慢跑。

矝?拦不住她,也不敢乱走,只好独自坐在这里等从灵。

那边徽嘉的裙摆刚刚消失,这头就传出女生说话尖细的声音,“啧,这不是本郡主的好妹妹么?怎么——几日不见就不认得了?”

出于习惯,矝?闻声一下子站了起来,毕竟往日只要她云瞳郡主立着,她们这些庶出妹妹哪有坐着的份。

矝?红润的脸慢慢复白,也不知是不是没穿斗篷的缘故,她忽然有点冷,僵着身子没有说话。

云瞳才不管多的,矝?这样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想她不过是下等小妾生的庶女,竟然一跃枝头变身公主,这不是骑到自己头上了吗?

矝?不想理眼前没有规矩的女子,只冷冷道:“宴会还未结束,我先进去了。”

矝?说完就要走,可云瞳一个健步上前拉住了矝?的袖子,手里的面料柔和得让云瞳忍不住握紧再握紧,脸色也变得难看,几乎已到怒目狰狞。

矝?挥手,想把这个恶心人甩开,可一连几下,都没有甩动,反而是自己的手臂被捏出了红痕,还有一丝丝疼痛袭来。

甩不开是理所当然的,矝?从前在王府时,吃的穿的还比不上正院的一个下人,这样的身子,又怎么会有云瞳力气大呢。

“哼,本郡主的好妹妹可真是长本事了呢,目无长姐就罢了,还想打本郡主呢?”

矝?闻言一急,挣脱得更厉害,又争辩道:“我没有!”

可她越挣脱,云瞳就握得越紧。

“放开她!”突然旁边传来一句女声,听起来气焰不小。

云瞳转头一眼瞧见是徽嘉,抖了一下却强装镇定的叫了声:“公主。”

徽嘉一把将云瞳的手挥开,力气大的让云瞳后退了两步,毕竟这些年的课业不是白上的,又把矝?护在身后,明显感觉人瑟缩了一下,这不自觉的动作促使徽嘉怒气更甚。

没想到她护的人有一天还会被别人欺负,是她现在太低调了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