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围场跑马(1 / 1)

加入书签

徽嘉虽然比这两位的年龄都小,可培养出的气势那是实打实的高人一截,“郡主可是很久没入宫了?都忘了该如何给公主请安了是不是?”

“要不要本公主替邺亲王府教教你呢?”

在宫里,年纪大小都不是问题,权力与地位才是让人屈服的根本。邺亲王府嫡郡主又如何,比得上皇帝女儿吗?

平日顾着亲情礼法宽松,倒成了她耀武扬威的凭仗。

“云瞳——不敢!”

要说从前在王府有多么威风,现在就有多么狼狈!

云瞳对徽嘉恨得咬牙切齿,更不用说那变成公主的庶妹,就算此刻把矝?乱棍打死也不能解气。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云瞳只给徽嘉微微道安,便借口邺亲王妃召唤急急走了。

矝?不想把事情闹大,拦住了徽嘉的下一步行动。

看了眼端着醒酒汤的从灵,略带请求的跟徽嘉说:“我们也回去吧,一会母妃见不到人该着急了。”

徽嘉知道要矝?改掉十几年养成的软糯性子很难,但她就是担心这个样子的矝?难免会受人欺负,矝?越是温婉,徽嘉就越是恨铁不成钢。

云瞳走了,徽嘉有气没有地方发泄,跺了下脚,猛然往殿内方向起步,倒把矝?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的望着徽嘉。

“不是说怕母妃急吗,皇姐还不快点!”

“噢,噢。”矝?这才拎着裙子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待坐回席间,宴会还没结束,二人已经开始各自云游了,徽嘉打量了一圈看四周没有人注意这里才放下心,而矝?便是一坐下就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徽嘉并未同矝?说一句话,独自回了无早宫。

过后又收到消息去御苑,这一准备直到出发之前,徽嘉再没见过矝?。

原本是要去围场,只是春日狩猎不利于动物的繁衍,实在是不仁之举,便改道去御苑安置,再到围场跑马。

此次随行的人众多,光是嫔妃里嫔位以上的林嫔、元嫔就都来了,二妃身边又是一干人等伺候,还有宗室亲王,朝中大臣不计。

说是到园林,但主要还是去围场跑马,同行者大多男子,又因着款待池国使臣,特意在围场举行了比赛助兴。

如此愉悦的氛围下,有人提议道,女子也可参加比赛,只是规则扩宽一炷香时辰。

皇帝见众人高兴,大掌一挥,允了。

懿贵妃不安的与徽嘉对视了一眼,就听见元嫔道:“臣妾瞧公主郡主都身着骑装,向来也很希望见见马背上的风光,不知皇上可否答应呢。”

元嫔的撒娇可苦了矝?与徽嘉二人,她口中的公主除了她们二位,还有谁能骑马,禧淑妃那六岁的公主吗?

骑装裁剪合身,行动方便,就连懿贵妃今日穿的都是端庄华贵的骑服,贵妃当然不会去骑马,只是应景罢了,难道去围场让她穿大袖大摆的裙子吗?

徽嘉在心底冷哼一声,淡淡的瞧了元嫔一眼,直到比赛即将开始,众位女子才纷纷牵着自己的马上前,宗室里当然少不了云瞳郡主,加上其他郡主、女子等,凑够了十五人一行。

规则是由出发地骑到指定点,获取信物后回来,用时最少便是最佳。当然也没有围出专门的跑道,只在一路都放置了旗子延路指示,中间会经过小水洼、沙土、沉降地段等挑战路段,对于这些日常少不了骑术课程的世家子弟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场外一声令下,所有女子扬起了马鞭,在空中一挥,落到马身,霎时,一字整齐的马先后撒开脚就跑。

很快,云瞳郡主就以领先的地位得意看向徽嘉与矝?,还听得见场外邺亲王声嘶力竭的“好”声冲天。

矝?咬住了下唇,又甩了下鞭子,顿时往前赶了一大截,只还是落在了云瞳后面。

徽嘉眼神示意矝?不必着急,自己早有办法。矝?只好听徽嘉的,在围观人员可视范围之外,二人落居人后。

眼看着众人渐渐消失在前的身影,拉着缰绳往旁边一弯,策马而去。

要说这个地方谁最熟悉,除了常年在此的下人,那就当属徽嘉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