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踏蜂赛马(1 / 1)

加入书签

毕竟年年出宫秋闱她可都是有份儿的,虽然那些年还小,不能真正上场,可是带着宫人到处乱逛还是可以的,为了防止意外,场内猛兽早就提前关好了,是以她玩得更肆无忌惮了。

熟悉的环境,自然便知道哪里更近一些。虽然路多,可是一旦选错,就会绕圈子。

马儿跑得很快,不过一刻钟,两人都开始出汗。

徽嘉因为时常有练习马术,所以的情况比矝?好一些,毕竟矝?能接触到马术的机会有限。

徽嘉能见到邺亲王妃的场合,不过是大小宫宴,或者偶尔邺亲王妃到景仁宫请安,但这并不常见。虽然没有正经见过几次,却能看出邺亲王妃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好相处。毕竟邺亲王的烂摊子,不是谁都有能力收拾的。

王府里的庶子庶女,她不过是给口饭吃,反正偌大的府邸,不缺这几碗米。只是在培养方面,自然没有云瞳郡主那样精细,要不是指望用矝?跟其他世家子弟联姻来巩固王府,可能在才艺方面会表现得更弱。

徽嘉瞧见矝?有些累,呼吸之间轻微的喘气,却未停下来,以为她迫切地想赢过云瞳,便没开口。

春日的阳光抚过绿叶,凡是光亮的地方,都透露出暖意。

等到两人实在累了,且离目的地不远时,便各自放慢了速度,驾着马来到沙土边的大树下歇息片刻。

马上拴着有准备的水壶,这会儿刚好拿出来解渴。

矝?骨子里的自卑一时半会很难退去,面对徽嘉的时候,俯首的本能驱使着她,只要徽嘉不曾开口,她便也不说话。安静的林间只有鸟儿还在叽叽喳喳。

徽嘉其实对上次事还有些介怀,她气矝?不知道保护自己,既然搬进宫里成了她的姐姐,就是天底下尊贵的公主,怎么能让别人爬到自己头上呢!

可是气愤里又包含了理解,知道她从前习惯了云瞳的欺负,习惯了邺亲王府低下的对待,只是她的骄傲让她拉不下脸,主动找矝?示好。

徽嘉又烦躁的想,矝?身为皇姐,难道不能哄哄自己吗?

见矝?休息得差不多了,徽嘉不冷不热的道:“不是想赢云瞳吗,走吧。”

矝?本想回一句,她没有这个胜负欲,刚刚甩鞭子只是因为生气,可是眼瞧徽嘉已然上马,便歇了说话的心思,两人又放马奔腾。

不过,马儿还没前行多少,周围突然传出了嗡嗡的声音,徽嘉定睛一看,突然对矝?喊道:“快走,有蜜蜂!”

徽嘉知道这一片都是沙土地,花草长势不错,蜜蜂在此采蜜也算正常。

只是二人没有预料到,随着马儿不断地向前跑,后面跟上来的蜜蜂也更多了,很显然,这是周围整片沙土地上的蜜蜂。

奇怪的是,蜜蜂怎么会聚在一起追她们?

没有办法,徽嘉只好夹住马腹,不停的加速,期间还回过头来看看矝?有没有被蜜蜂蛰到。

眼看前面就是汇合的岔路,其他人也会跑到这里,再往共同的方向前行。

徽嘉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拿鞭子赶了赶蜜蜂,让矝?跑到自己前面来后说:“皇姐你先走,我来引蜜蜂。”

矝?闻言一惊,无论如何她都不敢让徽嘉去冒这个险,急忙喊道:“不行!你先走,我是姐姐,我来引。”

这会速度慢了下来,看着蜜蜂已经越来越近,徽嘉只好皱着眉头咬牙道:“我只是告诉你,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皇姐聪明的话,就去叫人来救我。”

语毕,用自己的鞭子对着矝?的马一挥,马儿感到疼痛,立刻放开了脚步。

不理矝?不顾形象的喊叫,徽嘉拉着缰绳往另一岔道驶去,地面扬起的灰尘使空气变得雾蒙蒙的。

徽嘉知道自己选的路会绕到围场边缘,这样蜜蜂就蜇不到别人了。

又骑了一小段,后面传来了马蹄声,徽嘉以为是矝?没听话,转过来找她了,便怒目回头,却发现是马上是位男子,正拿着剑一边挥舞砍杀蜜蜂,一边靠近自己。

“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话落又是一声冷笑。

这在徽嘉耳朵里,简直是嘲讽大过了关心,立马回道:“本公主自有办法,不用你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