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解释满意(1 / 1)

加入书签

男子不以为然的看了徽嘉一眼,道:“既然有办法,何必被纠缠这么久。”

徽嘉怒意上冲,驾着马也不再说话。

这个男子便是这次出使大周的池国三皇子——池修。宫宴上见过彼此,这会也不用说不认识,只是免了俗礼罢了。

情况紧急,此刻多说不宜,二人沉默着策马,分别在心里想应对的法子。

伴随着“嗡嗡声”,听着池修道:“蜜蜂原本不会追太久,只是公主的香粉味道太重了,这才使其对公主紧追不放。公主如此熟悉这里的地形,可知道前面有水流?”

徽嘉就说这几日隐隐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来是日渐浓郁的香露掩饰了原本的目的,过于细微倒让她不易察觉,若不是这会被点醒,恐怕自己还蒙在鼓里。

徽嘉把这里的地形在大脑里又过了一遍,说道:“再有一小段路就是小溪,是周围的动物喝水的地方。”

“那待会就只好委屈公主一下了。”池修的声音不大不小,听着好像还刻意压抑着,徽嘉闻之正是疑惑。

隔着林木的小路只在转过弯后,才依稀见着不远处的小溪。

徽嘉还寻思着方才那话是何意思,耳边接着便传来一声“公主得罪了”,接着便又是“扑通”一声,待徽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水里了。

“池修!”客套的称呼王爷或者三皇子的人已经不在,震怒的声音仿佛要冲击水底。

“水流不急不深,公主稍安勿躁!容本王去找人来救公主,为防公主走光,还请公主不要随意站起来。”

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就见池修不仅骑着马跑,还赶着自己的马跑得飞快。

池修没有转身,看不见徽嘉咬牙切齿的模样,可依然不妨碍他心情愉悦,甚至不经意勾起了嘴角。

天气还算暑热,这么泡在水里也不会着凉,再加上骑马又出了一身汗,先下倒是舒服。

从前只有徽嘉戏弄人,如今竟然被人戏弄了,整理好愤愤不平的情绪,开始思考事情的原委。

出主意让她骑马的,是元嫔,这么巧因为香露吸引了蜜蜂......

元嫔、香露、蜜蜂......

不可否认,这三者一定存在某种联系。

徽嘉一时想不明白,元嫔是想害她,还是害矝?,都是公主,原本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才是。

除非是看她不爽,可是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在使臣到访的节骨眼出篓子。

理不清原由,加上莫名的戏弄,让徽嘉有些烦躁,思虑间还有些担心矝?的近况。

这边池修回来找从心拿了披风,又吩咐人去秉告皇帝。

自己也不耽搁,直接夺过披风调转马头,扬尘而去。

叫停,下马,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又从后面将披风落在徽嘉身上,只是这时才想到,他们只剩一匹马了。

顷刻间,徽嘉的怒气好像找到了发泄点,直接埋怨道:“三皇子志勇双全,不至于这一点都没想到吧,还是说,本就是有意而为之呢。”

“蜜蜂成群,不带走马,公主是想看自己的马被扎吗?”池修浅笑,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对比徽嘉宛如“落汤鸡”样子,某公主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徽嘉一声冷哼,“带得出去就不能带回来吗,三皇子找借口的能力,未免太过拙劣。”

池修从不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好言好语的陪人斗嘴,嘴角又上扬了几分,“在下不过是怕公主在水里呆久了受凉,没想到公主曲解别人好意的功夫更胜一筹。”

徽嘉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被人噎得说不出话来,好只换个话题,“三皇子是如何知道这个捷径的,莫非早有预料?”

预料?还是想直接说这根本就是他策划的,为的就是英雄救美,以身相许?

池修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笑着看了徽嘉一眼,“公主的马自然与他人不同,瞧那马蹄铁的形状都要比别人多出花样,自然小路上的两对脚印与众不同。”

池修注意了徽嘉的表情,盯着徽嘉继续说:“公主熟悉场地,又不甘落与人后,跟着公主走,自然不会被比下去。”

“在下这样解释,公主可有满意些许?”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