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棋走一局(1 / 1)

加入书签

徽嘉心里自然是不会满意,并且不管他怎样解释都不会满意,只是徽嘉注意到了一点,这个三皇子的心很细,总能观察到旁人忽视的部分。

他如果对大周不构成威胁还好说,反之......那便不好处理了。

当然,徽嘉也不一定会相信他说的话,还有更深的一点是,从提出赛马到小路捷径,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记清地形,不愧是池国连胜战神。

纵然如此,除了表面客套,二人即便眼神对上,也是默默的岔开,倒是吩咐来的人及时,不至于让两人尴尬。

徽嘉披着披风直接被送到住处,浴室早已备好热汤。

“这里不用伺候了,都下去吧。”徽嘉习惯性遣了侍女出去,自己沐浴更衣。

水汤温度适宜,纵然是热热的,也免不了玩水的心情。

只是不到一刻钟,从心便由外秉了声:“公主,懿贵妃娘娘来了。”

徽嘉应声,“请母妃到前面坐坐,本公主即刻就好。”

“是。”

徽嘉支起身子,擦拭水珠,屏风内人影绰约,小小年纪已经身姿不凡。

从心引徽嘉进门时,从灵正好入内奉茶,徽嘉顺势接过盛给懿贵妃,“母妃请喝茶。”

懿贵妃握了茶盏只持在手中,来不及放下,忙拉了徽嘉至身前查看,直接发问道:“可有被蜜蜂蛰到?”

徽嘉牵着懿贵妃柔荑,左转半圈、右转半圈,动作灵活示意无恙,笑言:“女儿无事,母妃勿要担心。”

懿贵妃这才真真切切瞧了徽嘉,确信安然,自个儿才安了心。

又拉着徽嘉落座一旁,“可知此事脉络?”

徽嘉抚平裙摆,回道:“女儿只知片面,约莫是和元嫔有关。”

元嫔的手脚,懿贵妃自然不难看出,大众面前公然提议女眷赛马,无非是想撇开自己的干系,再是世家贵女,出了差错也怪骑术不精,她最多就是为众人讨个乐子。

不去细想的话,也不关她什么事。

只是方才徽嘉沐浴之时,目及那香露,倒是有点思绪。

“记得皇姐入宫前两天,女儿早晨路过御花园到景仁宫给母妃请安,恍惚之间是见着元嫔的侍女在采花,只是当时还疑惑采花何必亲自早起。”

懿贵妃顺着手帕的纹路抚摸着,心里顺着蛛丝马迹探寻脉络。

“你父皇已经派人去查了,母妃也在查,只是后续不了了之还是其他打算未定。”

“若动不了根本,也只有隐忍不发。”

这也不算懿贵妃第一次提点徽嘉生存之道了,任何小事在这女人的院子里,都是生存大事。

徽嘉点头,“女儿知道”,话毕,只自己攥紧拳头。

她私下到底还是做不到不露声色。

说多了也无济于事,懿贵妃只好让人盯紧元嫔。

“这便罢了,只母妃听说是三皇子救了你?”

懿贵妃也算说的隐晦了,后来跟去的的下人众多,随便一嘴就是数十个不重样的画本子,还绘的有声有色。

说到这里,徽嘉也算生气,与其说是救了自己,倒不如说是被戏弄了一回,最后还被人得了美名!

徽嘉只好掩饰怒气,算是笑脸盈盈的回懿贵妃的话,“只是恰好碰上了,若不然女儿也是可以自救的。”

懿贵妃也没把这放心上,就是原本的和亲一事与其相连,不好旁生事端。

“你要知道矝?原本成为公主就是为你替嫁,你万不能再同池国之人接触,既毁了矝?的婚事,又污了你的名声。”

“女儿知道。”

徽嘉应完一席话,觉得自己快要咬牙切齿,三皇子本就不是她故意接触的,换过来说可能还差不多。

待懿贵妃离开后,徽嘉便卧在软塌上细细琢磨元嫔这番行事。

光是元嫔倒算不得什么,可若是加上她背后的禧淑妃,就有点意思了。

一旦徽嘉和亲异国,远走他乡,懿贵妃膝下亦无其他子嗣,这厢便再少了依靠。

有了这段秦晋之好,算是维持住了大周与池国的关系,只要大周皇上处理得当,未来至少十年都是安稳的,禧淑妃的两位公主倒也能免了和亲之苦。

不得不说,小小一局,棋子一落,走的也算漂亮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