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哪来好戏(1 / 1)

加入书签

毕竟,宗室公主怎比得上深得圣宠的徽嘉公主。

这不,为给她免去离别相思,特意借由头封了矝?。

明眼人都知道,说的大公主,到底还是徽嘉最“大”,尽管徽嘉已经很尊重矝?了。

昨日公主被蜜蜂追,人员混乱,之后矝?也不方便来徽嘉这里探望,徽嘉亦是如此。

矝?从前虽然受尽冷眼,可面对徽嘉给予的温暖,她依旧能够感知到,也知道这个妹妹对外冷漠、要强,可是对自己的身边人总是上心的。

这个范围上至皇上,下至无早宫宫人。

皇上要求徽嘉学习的课业,徽嘉没有一个落下,甚至还能做到最好;无早宫的俸禄有皇上下旨,由内务府单发,即便是洒扫宫人,碰上宠妃院里的人也不会被占便宜。

次日一早,皇上以公主受惊为由,免了徽嘉再去围场曝晒。

矝?向来是侍奉懿贵妃跟前,懿贵妃也乐于教养这个文淑的闺女,徽嘉既然不去,临行前,也找了个由头把矝?留下。

矝?便带着贴身侍女两人去见了徽嘉。

行宫不比正经皇宫,少了几分严肃,多了几分自由,就连摆设也是花了一番功夫,全按的是清新自然的风格,偶尔点缀些鲜亮颜色,算是衬了主子豆蔻年华。

徽嘉上门口迎了矝?进来,“皇姐来了”,算是将前些天的事搁置不提的意思。

矝?也是实打实的聪慧女子,若非生母身份太低,怎会只做个姨娘呢?

就拿邺亲王一事来说,为了成全女儿,矝?的姨娘直接了断了生命。或许从前是尊重邺亲王妃,是以一直活在王妃和云瞳郡主的打压之下。

徽嘉只要这样一想,便觉得矝?的怯懦也是可以被理解的,加之母妃与自己的“纠正”,假以时日,定会有一个既威严又温润的皇姐。

“皇妹真的没事吗?你昨日让人送的消息皇姐都不敢全信,害怕你只是为了让皇姐安心......”

矝?的担忧之情溢于言表,徽嘉又只好笑着说没事。二人相携落座。

为了岔开话题,徽嘉道:“皇姐今日没有跟着母妃去围场吗?”一边接了茶盏细呷。

矝?本也要端茶轻品,闻了这话也来不及喝,便道:“还不是因为担心你,母妃便让我也留下来了!”

徽嘉一听差点被自己呛住,话题没绕走,反而转回来了......

从心侍候一旁,憋着笑意,也不敢落徽嘉面子,只微微提了一句:“二公主安排的事都吩咐下去了。”

矝?合了杯盖,这话说出来,便意味着她也是能听的,诧异道:“皇妹又有什么心思了?”

其实矝?原话是——皇妹又有什么坏心思了?不过这样太打击徽嘉的心情,换换说罢。

徽嘉长睫轻颤,算是挂满笑容,“皇姐就不想在云瞳那里报仇吗?”

矝?一怔,对上徽嘉直视的眼神,又不自然的岔开,“我......又......”

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变成了“你何故为她自降了身份。”

自然,与人为敌,便是将自己与人放在了相同高度。

说罢,矝?又移开杯盖,掩饰性用了小口茶汤。

徽嘉明了这个皇姐的想法,只道:“我也不是同她计较,是她不和我眼缘,皇姐只要记得往后碰上,她须得给公主行礼才合规矩。”

矝?垂眸,“这是自然。”

如此也未曾言明徽嘉到底安排了什么,只看围场这边,今日虽少了二位公主,其他人却是一个不缺的,毕竟在皇上跟前露脸的荣光,不是想有就有机会实现的。

自打懿贵妃一出现,众人便如看好戏般聚精会神,可任谁也没在其脸上看出一丝不悦。

禧淑妃的双生公主年纪还小,照例也没来。各嫔御依着位份站着坐着。

“徽嘉受惊,怎不见贵妃娘娘陪着,竟也来同臣妾等受着日晒。”禧淑妃说着,还拿出手帕拭汗,只是动作实在娇柔。

懿贵妃闻言,心里冷哧,自己不来,岂不是处处彰显她禧淑妃受宠?倒是面上不显,盈盈笑道:“徽嘉本无大碍,是皇上怕她受惊,想她多歇歇。”

淑妃捏下了手帕,回道:“歇歇好些,受惊了难免身子弱”。话是这么说,只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像是谁听不出徽嘉深得皇上喜爱一样。

“徽嘉公主那骑马的劲头,倒是身子康健的样子,淑妃娘娘可要让小公主多学学,免得将来骑不上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