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转播蹴鞠(1 / 1)

加入书签

说这话的是以往的梨常在,这些年没有生养,如今只是梨贵人,修身养性了许多,嘴巴也厉害了许多。懿贵妃觉得,这大抵是同徽嘉相处久了的缘故吧。

因着同懿贵妃关系亲密,梨贵人现下不靠皇上恩宠过得也不差,徽嘉大了后,倒是与贵妃相处的时间更多了些。

“娘娘同贵妃说话,梨妹妹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梨贵人在懿贵妃身边,元嫔自然就在禧淑妃身边。这么好的时机,元嫔不可能放弃表忠心,不过话停在别人耳朵里就是瞧不起人了,其实淑妃压根儿也没瞧起过其他人。

懿贵妃是觉得元嫔狗眼看人低,只她又不屑反驳什么,平白与人相争,自降身份,而维护梨贵人是必要的事情。

“本宫方才原是同梨贵人说话来着。”懿贵妃这话言下之意便是禧淑妃插话在先了。

元嫔一噎,正瞧见皇上看了过来,也不知自己的话是否有被听见,顿时不敢回嘴,更不敢看禧淑妃略带怒意的眼神。

在场的后妃都不再开口,这个嫔妃角一时变得安静,幸得男子聚集的那边热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皇帝的意思是这两日对使臣多加款待,过些天才好开局谈判,毕竟每日总有人会安排。

昨日经过赛马游戏一番,除却小插曲,也算宾主尽欢。

最后是大周御史的小儿子祁杭拔得头筹,皇上赏了一对玉如意以示奖励。

而半路回来的池国三皇子因为救了公主,同样也得到了皇上的赏赐。

皇上看着下边年轻人,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样子,便想到他当年也是如此的英姿勃发,骑射、蹴鞠样样精通,只是韶华易逝,转眼,孩子都这般大了。

这会陶田御史便笑着提议:“昨日单打独斗想是不足过瘾,今日不如由这些热血男儿来场蹴鞠比赛,这才尽兴不是。”

祁御史冷眼看了说这话的人,对着干了这么多年,哪能不知道这老头儿就是存了看戏的心。

陶御史说完还笑着捋了捋胡子,不甚在意的回看了祁御史一眼。

心道祁御史了解自己,自己又怎么不了解皇上呢,分明是皇上想看又不好开口,他只是帮忙说出来而已。

皇上当年也是蹴鞠的一把好手,应该说是玩游戏的一把好手,饶是如此,也没落下任何功课,徽嘉这一点便从了他,毕竟懿贵妃小时候可一点也不皮。

池国的使臣中不乏有年轻子弟,又从大周世家挑了几人,刚好组成两对,祁杭与祁御史对视一眼便下去准备,很快两队换好了不同颜色的队服重新上了场。

这是双方各十二人的队伍,分别有为球头、骁球、正挟、头挟、左竿网、右竿网、散立等。比赛时鸣笛击鼓为号,左军队员先抄开球,互相颠球数次然后传给副队长,副队长颠数待球端正稳当,再传给队长,由队长将球踢向风流眼,过者为胜。右军得球亦如此。结束时按过球的多少决定胜负,胜方有赏,负方受罚。

只是两国的友谊赛,任何一方输了都不宜罚得太重,是以一直到比赛开始都未定下。

团队竞技的比赛比起个人的来说,要激烈不少,并且看点也不会少。场内赛的正欢畅,场外已经有人在下注了。

只是可惜这样可观的赛事,徽嘉是在软塌上听从灵叙述的。

“最后,祁参军一脚直接将球踢进了风流眼!”

“真是畅快!”

祁参军就是祁杭,也是徽嘉而是的玩伴,因为长得圆滚滚的,被徽嘉戏称为球球,现任正九品京都兵曹参军,就是祁御史平日见人太桀骜,想再历练一下他。

从灵说完,还能是意犹未尽的,星星眼里满是崇拜。

徽嘉也是听听打发时间,便逗从灵道:“即便中了也是输了,没意思。”

从灵闻之,急急反驳道:“那不一样!池国的人跟着三皇子多年征战早有默契,祁参军的队友可都是现找的!”

“可三皇子的队伍里也有现找的呀!”

“公主!”

徽嘉就是看着从灵气鼓鼓的样子好玩,多年来与身边的从心从灵关系最近,没外人时,说话都肆无忌惮的。

“公主偏帮着别人,奴婢不同您说了。”从灵皱着眉头,闭着嘴巴生气的样子也是很可爱,徽嘉完全被这个样子逗笑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