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议事和亲(1 / 1)

加入书签

当然,这想法可不能在矝?面前表露,徽嘉便道:“妹妹知道了,皇姐不用担心,都处理好了。”

矝?想说的话一顿,她哪里是在问她处理的怎样,她分明是要她不要这样做!只是她也好奇懿贵妃教出来的乖乖女怎么会想出这样的损招。

徽嘉邪魅一笑,“她让我香到位,我便让她臭至极。”可不就是在还礼了么?照理说,人家元嫔还应该来感谢自己这么懂礼呢!

后面的话徽嘉没有说出口,她在等矝?消化这个样子的自己。

从小长在皇宫,徽嘉虽被教导得心地善良,“耳濡目染”的算计与迫害,又岂能让她任人拿捏。

“若说蜜蜂一事是元嫔做的,皇姐还会不会同情她呢。”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反之,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能与婢女推心置腹,处理糟心事也绝不手软,这便是徽嘉的待人处事之道。

矝?也不是一定要做老好人,她没向邺亲王妃和云瞳郡主报仇,首要的一点是她性子温和,其次是她从前没那个实力,不然的话,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

挑衅几句,矝?觉得忍一忍就好了,徽嘉是长这么大没受过谁的气,自然是不能忍。

矝?只当自己是姐姐要多劝劝妹妹,凭她身份,无伤大雅的事也没人敢怪罪。

使臣来这么多日,终于到了议事环节。

御书房内,皇帝坐于案前,池修坐在侧边,顺延是一同出使的池国礼部侍郎。

只听池国礼部侍郎道:“上回说的和亲一事,不知周国皇上考虑的如何了?”

这话不好说,稍微谦虚些便成了恭敬,若非实事如此,大周皇帝也不用这样被动。

皇帝没接话,沉吟了片刻。

倒是池修开口道:“池国能够与周国结秦晋之好,是两国人民的期盼,更是和平的延续。众所周知,周国边境正处在齐国的虎视眈眈之下,除了联姻,我想,您怕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吧。”

池修是比礼部侍郎委婉,却比礼部侍郎说的更有力量。

齐国是个小国,原本不足为惧,只是因着靠海,近两年,由于大开通商口岸,国家富裕了不少,便有了侵占邻国的野心。

周国正处于自危的状态,自然无暇应对他的挑衅,是以周奇两国的交界处,周国的子民成日被齐国蛮子打扰,百姓怨声连天。

尽管皇帝已经考虑了这么久,可这番嫁女还是不能让他轻易下决心。矝?虽然名义上是她的女儿,收进宫中也是为了这一天做的准备,可皇帝也不想就这样断送一个小姑娘的后半生。

池修算是很有耐性,见周国皇帝久久不言,也也没有着急的催促,他从容的样子,明显尽在掌握。

倒是池国的礼部侍郎有些心急,他跟来周国,这就是他的任务,完不成任务,自然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池修见了,安抚道:“既然皇上做不了决定,我也可以再等等,反正......公主还小。”

转头又对礼部侍郎道:“你先回去,我再同皇上聊聊。”

礼部侍郎当然担心结果,可是看池修的样子也算在意这事,他便放心的离开了。

池修盯着人的衣摆消失在门口,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我也知道皇上的为难,只要皇上能同意徽嘉公主的婚事,我自然会全力维护。”

“徽嘉,还小......”皇帝曈昽收缩,徽嘉的婚事根本就没在和亲的打算中。

这个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公主,怎会忍心让她承受和亲之苦。

池修的表情不变,继续道:“皇上知道,池国的皇子中,除了我,好像没有值得托付公主的人了。并且,徽嘉公主是在下用心救下的。”

用没用心当然只有他自己和徽嘉知道,徽嘉不会到处说,自然就随他编了。

懿贵妃从周庭那知道了池国三皇子求取徽嘉公主的消息,忙把徽嘉叫到了景仁宫。

徽嘉一听这个消息,也是心底一慌,同时又是一松。

不知不觉的,这些天一直活在了对矝?的愧疚之中,想她前面十几年受尽欺辱,今后几十年还要在异国他乡度过,又是替代自己的,就忍不住想对她好点、再好点!

如今这个人,又换成自己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