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等你及笄(1 / 1)

加入书签

那人一笑,“在下相信公主不会谋害未来夫婿的。”

不错,来人就是池修,只是没想到往日严肃的面孔会在这里破功。

徽嘉冷哼一声,也不再用敬称,“三皇子可不要盲目自信了,说不定本公主早在杯子边抹了毒,再多说罢小心毒发。”

闻言,徽嘉便在心里确定了想法,早道池国三皇子池修说一不二的个性,此番恐怕再难逃脱远嫁的定局。

池修听见徽嘉给自己下毒的话依旧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再呷了一口。

“本皇子会不会中毒,公主心里自有估量。”池修盯着徽嘉埋下的头顶镇定说道。

徽嘉闻之,垂下的眼眸黯淡了几分,心道,是呀,人家可不是掌握你命脉了吗?就算中毒,你不还是要乖乖的交出解药吗?

徽嘉抬头之间恢复了神色,虽然丢失了主动权,但好在性子不是懦弱的,惯常不爱认输,只好道:“三皇子果真睿智。”

“承蒙公主厚爱,驿站不比无早宫精致,公主有话让人抵信儿知会一声,本皇子自会来见公主,不必麻烦公主亲自跑一趟。”

“就像今夜?三皇子夜闯后宫,还在公主寝殿饮茶。”

虽然听起来有些讽刺,不过池修是真的考虑到了徽嘉出宫不方便,而他就是翻个墙,再躲个侍卫,毕竟以前也干过。

“当然,公主斟的茶本皇子品来甚好。”

池修说着,泛起微微笑意,徽嘉又被噎了一下,直接扯回正题,“敢问三皇子,讲和方式众多,何以认为一定是本公主出嫁,以父皇对本公主的疼爱,即便割去半个周国,也不在话下!”

谈到正事,池修也没有太严肃,在他这里板上钉钉的事情,便没有回转的余地了,看在未来媳妇的面子上,对徽嘉好言解释道:“本皇子知道周帝疼爱公主,可是能用一个女人解决的和平,周国大臣应该不想舍弃一兵一卒。”

“再说......娶了公主,不也是得了大半个周国吗?”

“本皇子何乐而不为呢!”

很显然,周国现在没有骁勇大将能与池修匹敌,若是战场对阵有胜算,也不至于到秦晋之交讲和的地步。皇上不同意和亲,懿贵妃不同意和亲,可是朝臣同意,大周的百姓同意,皇上就不得不妥协。

见状,徽嘉觉得再谈下去也无益,可有一点......

“本公主如今不过豆蔻年华,亦放不下母妃在宫里生活,三皇子可否等到本公主二九之龄再来迎亲?”

池修挑眉,看向徽嘉,“公主的算盘敲得太响,世事瞬息万变,何况三年五载,若公主借这间隙招兵买马,培养军士,给池国来个措手不及,本皇子是该心疼国家,还是心疼自己少了良妻?”

徽嘉说这话自己都有些羞涩,不是为自己谈婚论嫁的那种,而是被说中了心思。不过原本也料想了不太可能,只是个推说而已。

“本皇子最多等到公主及笄,两三年也不少,全看公主如何把握。”池修给的时间,只是在等徽嘉长大,他并不担心周国能在这期间掀起风浪,即便如此,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平息。

两年时光,也不算太少,徽嘉见好就收。“三皇子一言九鼎,本公主在此谢过。”

“暂且不必,皇子想等公主嫁过来再谢。”爽朗的笑声不合池修的性子,开开玩笑,算是最大限度的心情表达了。

几分妃色浮上徽嘉双颊,到底是闺阁姑娘,还是羞赧的。

“今夜打搅公主入眠,是本皇子的不是,这枚玉佩送给公主赔罪,在下告辞。”池修说罢取下了前襟挂着的玉佩,放在面前案上。

徽嘉忙要拒绝,未出嫁女子怎可与外男私相授受,被发现可又是一番风波。急急抓起了玉佩要塞给池修,却只见到人的衣摆扫过窗柩,拿着玉佩追到窗前,月光下再无人影。

触感冰凉的玉佩,顷刻间变得烫手起来,放妆奁里会被发现,放衣柜会被发现,想了一圈放哪都不适,徽嘉只好把它用手帕包了起来,塞在枕头下面,反正手帕多得是,少了一条也不打眼,再吩咐一声不准碰枕头,便有几分安稳。等有机会再让玉佩物归原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