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安慰贵妃(1 / 1)

加入书签

窗外月明星稀,徽嘉一夜安眠。

翌日,快入秋的时节,天气大好。

昨日后半夜睡得迟,徽嘉今早难免在床上多躺了会儿,直到懿贵妃身边的大宫女青霭过来传话,徽嘉才被叫醒。

从灵引青霭进了门口,便瞧见徽嘉身着寝衣坐在珠帘后的床榻上,青霭稳稳的行了个礼。“奴婢给公主请安。”

徽嘉打起精神,道了声,“青霭姑姑免礼。”

青霭交握着手置于小腹前,开口言:“娘娘请公主过去一趟,公主快些收拾吧。”

青霭也算是看着徽嘉长大的,又与懿贵妃情同姐妹,是以徽嘉对人向来礼遇,“母妃可是有急事相商?只是本公主方才睡醒,还要劳烦姑姑稍作休息。”

“公主客气了,娘娘未曾言明何事,只是脸色不太好,娘娘一向快人快语,还望公主多担待。”

这话就是说明懿贵妃心情不太好,可能会言语过激,不过懿贵妃出身名门,书香世家,无论如何,也不会如市井泼妇一般大吵大闹。

徽嘉也是安心的,笑笑道:“这是自然,毕竟是本公主的亲母妃不是?”

从心上前搀了徽嘉起身,转移到梳妆台前,这边从灵笑着引青霭到外间看茶等候,“姑姑请。”

青霭对着徽嘉的后背福了福身,随着从灵去了外间。

从心用篦子抚顺徽嘉的三千青丝,护理极好的柔发光亮如墨,上端被发簪固定于脑后,余下多许坠在颈旁,更称肤白若雪。

“公主,奴婢听了青霭姑姑的话,觉得娘娘好像有些生气,公主瞧着精神又不大好,要不,就回了娘娘,晚些再去景仁宫可好?”

从灵安排好青霭,转头又进来侍奉徽嘉,从那檀木柜里挑了件淡紫边纹广绣裙,闻言,拿着衣裳过来摊在架子上,挽起了垂挂的珠帘。

徽嘉任由从心打扮,原本还闭着眼睛浅眠,只听了这话,睁开双眼,看向镜中的自己,说道:“不必,母妃能让青霭过来传话,自然是有事,左右中午还能休息,这会儿去了也无妨。”

“再说了,母妃即便是有几分怒意,那也是为着我好,我受着便是,不能光受疼爱不受批评吧,父皇那样大的威严,都有御史进谏,我这点儿又算得了什么。”徽嘉说着,拿着螺子黛,自个儿上了眉色,瞧着心下还算满意。

既然公主说了,从心当然听话。

“更衣吧。”

“是。”

从心从灵两个不知贵妃为何要见公主,但是徽嘉自己心里可是清楚的很。

懿贵妃在宫里有眼线那是理所应当,这点贵妃也从瞒过徽嘉,无早宫还有不少人都是贵妃挑的。

而徽嘉让人准备男装的事也没刻意隐瞒,懿贵妃就算不去打听,下面人也会自行禀告,许多事,最终还是懿贵妃帮着徽嘉做的扫尾。

徽嘉也清楚懿贵妃不是气她擅自出宫,而是......

到了景仁宫,青霭便完成了任务,她进去复命,顺便通传。

徽嘉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端起茶盏,懿贵妃便踏了进来。

“给母妃请安。”茶还没送到嘴边,便被搁回了案。

“免了。”

懿贵妃急急的应声,倒显得还不如女儿沉着了。

青文接过宫女送来的茶盏,放在主位旁的桌上,青霭使眼色吩咐其他人退下。

徽嘉上前轻轻挽住懿贵妃的手腕,缓缓拉着坐在软榻上,自己也顺势落座。

拍着贵妃的手臂安抚道:“母妃安心,女儿知道怎么做最好。”

懿贵妃看着女儿闪烁的黑眸,拿出了自己的手,“你要嫁去异国,让母妃如何安心!”

说罢,眼眶又红了起来。

徽嘉昨夜是没睡好,可是懿贵妃打从知道和亲对象确定是徽嘉后,就没有一晚睡好过。

朝中局势已明,女子人言微薄,身处后宫能做的又有多少?

徽嘉不忍在懿贵妃面前表露,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捉住贵妃柔荑,道:“父皇都不能改变的决策,母妃难过只会伤了自己的身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