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再等两年(1 / 1)

加入书签

朝中局势已明,女子人言微薄,身处后宫能做的又有多少?

徽嘉不忍在懿贵妃面前表露,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捉住贵妃柔荑,道:“父皇都不能改变的决策,母妃难过只会伤了自己的身子。”

懿贵妃闻言从心底升起一种无力感,她从潜邸便跟着还是太子的今上,昔日侧妃,如今贵妃,皇帝无后,她虽然拿捏着举国后院最大的权力,可连自己女儿的婚嫁她都做不得主......

池国的指定,禧淑妃和元嫔的手段,都是让她女儿外嫁的元凶!

悲伤化为愤恨,这一刻,懿贵妃很难冷静下来。

徽嘉也不急,陪懿贵妃坐着,脑子里有自己的盘算。

不愧是后宫的女人,懿贵妃心绪平复得很快,不到一炷香时间,便拾起了往日看淡一切的模样,除了眼眶微红昭示着方才发生的事。

走出情绪,理智也瞬间归来,懿贵妃侧过身子,看着徽嘉道:“你昨日要了那身衣服出宫了?”

徽嘉平常也不是没出去过,全看偷偷的程度,事情严重时,懿贵妃明面上还会替她掩饰,只是事后徽嘉少不了惩罚受训,轻者,懿贵妃便不会过问,作为母妃,也了解女儿的个性,虽顽皮了一点,却能分清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不过是这个节骨眼上,踏错丁点儿,都是在将把柄往人家手上送。

徽嘉没有直接说是,而是回道:“女儿去驿站了......”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这不是糊涂吗?既未定亲,又没成亲的,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能私下去见男子呢?!万一被淑妃知道了,你的名声就臭了啊!”

徽嘉握紧懿贵妃的手,笑了笑说:“母妃稍安勿躁,女儿知道轻重,再说了,女儿这不是来见母妃了吗!”这样紧张的气氛,徽嘉觉得自己能笑出来也是很了不得。

“你啊你......”懿贵妃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时管的严格,可到了紧急关头却还是狠不下心。

徽嘉想到和亲一事,笑容慢慢走失,“母妃也知道,邻国在边境虎视眈眈,大周现在又打不了仗,最好的缓和办法就是和亲,但是嫁谁出去父皇都不会好受,可朝臣哪会管这些,他们只要有俸禄,谁做皇帝都能弯下膝盖。”

“只要池国指定女儿,朝臣施压,父皇再无可奈何,也只能忍痛割爱。”

“女儿不想让父皇母妃为难。”

懿贵妃张了张嘴,要打断徽嘉说话,但是没能成功。

“女儿昨日就是去驿站和三皇子商讨了和亲一事,他会请求父皇下嫁周国嫡亲公主。”徽嘉没敢说出宫没见到人,商讨是在无早宫完成的,她怕懿贵妃受不了晕厥。

而这个条件是隐藏的,徽嘉今早悄悄传信到了驿站,随信附上了玉佩。薄薄一页信纸只有六个字:娶嫡亲,收玉佩。

方才刚到景仁宫时,徽嘉隐隐瞧着上茶宫女的腰间别着的就是退回去的玉佩,虽然青文接的很快,但徽嘉还是和那位宫女对视了一眼。模样眼生,但是敢跟公主对视的普通宫女,这世上还没有几个。

懿贵妃瞪大了眼睛,后位,是她终其一生的目的。她早就过了从心底期望皇帝宠爱的年纪,只是念着日常有一份宠爱才好过活,毕竟宫人都是势利的。

后位固然重要,可她不是武后,做不来那伤天害理的事。女儿是她前十几年的精神支柱,若要拿女儿去换取,她宁愿不当这个皇后。

徽嘉又笑了起来,将头缓缓的靠在了懿贵妃肩膀,轻声道:“母妃含辛茹苦养育女儿十五载,女儿总要报答您。”

懿贵妃拥有了曾经最想要的,也失去了她最珍贵的,可是她竟然开心不起来。

情绪大起大落之下,难得还能条理清晰的找到疑点,这大概就是后宫女子历练出的果实。懿贵妃惊讶道:“十五......载?”

徽嘉听着这话,笑的灿烂了几分,“是呀,三皇子还答应女儿待我及笄才来迎亲,母妃高兴吗?”

坏事中的好消息,懿贵妃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高兴。她暗了神色,盯着互握的手没有说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