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贵妃怎看(1 / 1)

加入书签

由外传来的脚步声,提醒了里面的两位主子,正主儿到了。

皇帝直接免了妻女的礼,牵着懿贵妃的手,步入偏殿,徽嘉使了个眼色,青霭和周庭便下去叫人传膳。

“朕和前朝那些大臣议事,一时忘了时辰,爱妃久等了。”皇帝撩开前襟坐下,解释着晚来的原因。

懿贵妃闻言,知性一笑,“臣妾不饿,早前同徽嘉用了些点心,现下正好用膳。”

这头说完,目光都落向了徽嘉。

徽嘉瘪嘴看向皇帝,玩笑道:“父皇一到景仁宫,眼里便全是母妃,可知那么小的玫瑰酥,母妃连一个也没用完,又未曾叫早膳,铁打的身子都该饿了。”

皇帝不带意外的笑了笑,盯着懿贵妃低下头还露出红晕的脸颊,问道:“是吗?”

“徽嘉小孩子最顽皮了,她说的话皇上也信?”贵妃竭力的保全自己的优雅,自然不会承认,可是在座的都已心照不宣。

“好,传膳吧。”皇帝爽朗一笑,倒是消散了心中的一些阴霾。

周庭闻声,直接让跟在身后宫女上菜,酸菜锅子摆在了最中间。

景仁宫用膳,向来不需要人布菜,都是自己执箸饮食,像平常百姓一般,多些亲近温和。

而懿贵妃总是那个给丈夫孩子分食的妇女。“御膳房说皇上近来胃口不大好,臣妾特意吩咐做了这道酸菜锅子,皇上多吃点。”

徽嘉深吸了一缕香气,迫不及待的伸筷子尝鲜,“果然很下饭呢!父皇快吃吧!”

皇帝看了眼碗里的酸菜,拿起筷子送到嘴边,一口下去,感觉胃口大开,“爱妃有心了”。

这种菜式,比御膳房早在半天或一天以前就已做好,根在火上等候着的那些美味太多,一声传膳之下,能迅速摆在桌子上,早过了享用的最佳火候。

先皇在世时,还有自个儿母后的小厨房供应,到他这,是既没有太后,又没有皇后。是以皇帝还是经常到各宫用膳,那些寓意讨好他的嫔妃,总会自掏腰包到御膳房点菜,他也受乐,既给了体面,又解决了膳食问题。

“为皇上分忧是臣妾分内之事,皇上吃的好,臣妾也舒心。”

徽嘉才不管爹娘言语间的“礼尚往来”,自己吃得也很舒心,就怕他们吃慢了菜会凉,“父皇快尝尝这道瓦鸭清蒸白菜,也是母妃让做的。”

“都好。”虽然这两道好吃,可身为皇帝,还是每样都要用上些许,这样下来便足够饱了。

吃得差不多了,三人都放下了筷子,撤走盘子上了清茶,漱口过后才算进入正题。

“朕今早和池国使臣商议了一下,他们提出请求要娶朕的嫡亲公主,朕还未做决断,你们两个怎么看?”

虽然懿贵妃和徽嘉已知内容,却都做出惊讶的表现,还做的滴水不漏。

适龄婚嫁的公主只有矝?和徽嘉,矝?算不得亲生,这便是强要他立懿贵妃为后。

懿贵妃不得不把惊讶变得更真切一点,她本来的吃惊也不小,只是不能遭怀疑,要是皇帝疑心她与别国勾结,什么贵妃,什么公主,都可以通通不要了。

“这......臣妾和徽嘉怎么做得了主啊......”

皇帝执盏用杯盖撇着并不存在的浮沫,实际上却是在打量妻女的神情,紧张之下表情倒是做不得假。

他笑了笑,杯盖磕在杯壁上,发出一声脆响,茶未入口,“朕又不会说什么,还当平常家庭一样,但说无妨。”

话虽如此,懿贵妃还是少不了再三谨慎,毕竟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啊。

“那臣妾便说说自己的想法,皇上且听听就罢了。”

皇帝呷了一口茶,“嗯“了一声。

“依臣妾看来,池国就是仗着自己占据了天时才敢大张旗鼓的要挟大周,若放在以前,大周何时把池国瞧上了眼,还不是因为大周现在处于兵粮受限的困境,才敢趁火打劫。”

这话是有些妇人之见,不过这就是用来打消皇帝疑虑的。

皇帝听了不改笑意,“你继续说,别管朕。”

“是。”

“臣妾觉得,虽然完全制约池国有些难办,但大周也不乏血气方刚的英雄男儿,若就这么嫁了公主,岂不是有损我大周威严?再说了,咱们又不是撑不过这两年,指不定到时候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皇上的决定也就不用受钳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