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封后在即(1 / 1)

加入书签

皇帝脸上凝着笑意,没有注视懿贵妃,像是走神,又像是看得深远。

懿贵妃微抬眼皮,暗暗瞧着皇帝等人话儿,好半晌,才听人回道:“爱妃说的是,朕想起御书房还有些折子要批,就先回去了,你多休息。”

懿贵妃未做挽留,欠身一礼。

“恭送皇上。”

“恭送父皇。”

那头刚走没多久,小叶子就又来传话,看起来脸色也不大好,青文便在门口叫住了他,“是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吗?”

小叶子扭扭捏捏的,师父早上刚让他报喜领赏,现在说这个,可不就把贵人的眼缘丢了吗,但是领了这个差又不得不来,他道:“青文姑姑,皇上说,这两天忙,就不能来看贵妃娘娘了,希望娘娘保重身子。”

青文嗤之以鼻的道:“我当是什么事呢,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咱们娘娘才不在乎呢。”

小叶子没想到的是,自己不仅没被主子责骂,还依旧得了赏赐,喜笑颜开的跑回了御前,景仁宫这么好的差事给了他,果然,师父还是最疼他的。

青文进去回禀了小叶子一事,懿贵妃闻之也不在意,只喝了口,道了一声:“无事。”便又和徽嘉说了起来。

皇帝忙才是正常,这样也好,同理,就不会去其他宫了,懿贵妃心态平和。

一盏茶时间过后,懿贵妃道:“瞧你没精打采的样子,别搁本宫这说话了,回去歇着吧。”

这话正合徽嘉心意,睡得晚起得早,用过午膳,方才已然有些犯困,强撑着精神在和懿贵妃说话。

徽嘉察言观色的本领都是从这学的,懿贵妃的能力只会更上层楼,又岂会看不出女儿瞌睡。

徽嘉娇俏一笑,“那母妃也去休息吧,女儿就先回宫了。”

懿贵妃看着徽嘉离开了,这才回到寝殿小憩。

徽嘉自从课业增多了之后,午膳后睡两刻钟已成习惯,偶尔不睡,便要头疼。回来后只净了面,就躺到了软塌上,身子一接触到柔软便情不自禁的发出来舒服的微叹。

这么一休息,几近晚膳时分,膳房送来了,碧粳粥、姜汁鱼片、五香仔鸽、糖醋荷藕等菜式,还算和徽嘉胃口,那筷子便也没停过。

她活动量大,便可不必像后妃一样,靠减食来保持身量纤纤,她也并不觉得骨感才算作美丽。

正吃得欢畅,束涟进来禀报一声:“公主,皇上晚上去了翊坤宫。”

徽嘉夹糖醋荷藕的手一顿,很快又继续把美食送进胃里,这才让人下去。

其实皇帝去了哪,都不关徽嘉这个公主什么事,只是近来特殊一点,公主远嫁池国的流言四起,宫人们总会自己打探,怕皇帝去看了翊坤宫的两位宝贝儿,就不理会无早宫的大宝贝儿了。

徽嘉才不担心这些,流言止于智者,再说了,父皇宠了她这么多年又不是在做戏给别人看,她心里明白就够了。

从心从灵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微微担心,午后小叶子传的话他们在场都听见了,分明说的忙,这会儿又有时间去陪别的女人了。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眼神?父皇是那样言而无信的人吗?母妃封后在即,父皇当然要去安慰一下别人,不然后宫不和怎么办。”

徽嘉淡淡的说,手里嘴里没停过。

从灵向来在徽嘉面前沉不住气,这便道:“后宫本来就没和过,这会儿想着安慰别人,咱们娘娘被挑衅的时候也不见人来景仁宫问道一番。”

徽嘉心里虽然清楚,但还是道:“这话你只在我这说说就罢,父皇如何,都不是咱们能议论的。”

从灵闷气的墩身回“是。”

这两日周庭也是忙碌,徽嘉逛御花园打发时间都碰见了两次他路过,身后跟的太监虽不是小叶子,但也是眼熟的内务府的。都是笑嘻嘻的给徽嘉问安,一种好事将近又不敢太过表现的模样。

徽嘉心下明白是封后快了,面上还是规规矩矩的免了礼,聊上两句便把人放走了。

一切准备都是紧锣密鼓的在暗处悄悄执行,就连内务府都借着换季的由头,去景仁宫量了尺寸,只怕绣娘们已经在不分昼夜的赶制凤袍了。

这些明里的暗里的都瞒不住后宫的各双眼睛,又不知碎了多少套瓷盏,撕坏了多少根手帕。

按理说懿贵妃应该高兴才是,可皇上没透露的两年期限成了她心底的疙瘩,一日没说,她就多一日不好过。而徽嘉是不知道这点的,不然她会直接去景仁宫告诉懿贵妃,一切都是她多虑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