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先妃再后(1 / 1)

加入书签

懿贵妃就这么一直担忧着,直到又过了两天,皇上才算得空,来景仁宫用了午膳。

这倒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为着“皇后”二字,膳没用多少,话倒是说了一箩筐。

皇帝上回回去之后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先应下,池国提的是两年后来迎亲,谁知道这中间的两年里,大周会不会迅速发展到池国不能匹敌的地步,到时候,退婚就只是一句话。

大周的嫡公主,就算退过婚,也有不少青年才俊等着求娶,何愁找不到驸马呢?

“爱妃替朕打理后宫多年,委实辛苦你了。”

“臣妾身为贵妃,代掌着凤印,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职责,不辛苦的。”

帝妃之间,基本的客气总是被懿贵妃把握的牢牢的。

从前还在太子府时,身为侧妃的懿贵妃就已经开始主持中馈,她也算出身名门,作个正妃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当年太子不愿,她便也甘心屈居侧妃,左右头上无人,侧妃也只是个名头。

只是穆侧妃进府之后受了些委屈,穆氏就是现在的禧淑妃,不过太子需要穆氏的娘家,便要给人家女儿面子。几乎当时除了管理大权,穆氏哪样都不比她薛氏差。

而穆家行事张扬,拜高踩低,相反的是,薛家恭敬有礼,进退有度,旁人都要说一句,书香门第就是不一样,是以太子继位之后,中宫无主,薛氏成了妃,代掌凤印,穆氏做了嫔,见到薛氏必须弯腰行礼,薛氏被压了几年,总算扬眉吐气了。

可当时的懿贵妃依旧对禧淑妃处处礼遇,从不克扣任何分例,虽然禧淑妃也从来没有把这些打上眼瞧过。总的来说,其他时候的争锋相对,都无关痛痒。

皇帝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任由懿贵妃、禧淑妃、明嫔三足鼎立,也好过一人独大。

“从前是你掌着凤印,今后照旧。”

“池国两年后来朝迎亲,徽嘉的嫁衣可以绣起来了。”

这么两句话,让懿贵妃的一颗心重新落到了肚子里。她再也不用为徽嘉立刻远嫁而忧心了,两年后的事就两年后再说吧。

禧淑妃原本以为皇帝要封懿贵妃为后,怒火中烧她发泄了好几日,直到明嫔封妃的圣旨传出来,她才觉得自己搞错了。

明嫔不偏不倚,谁都不依附,本像道浮萍,没想到却在风雨飘摇的后宫里,立得稳稳的。

禧淑妃觉得自己简直小觑了这个人。带着怒火烧到永寿宫,一烧就是好几天,明嫔也算是为懿贵妃挡了不少炮火,不过也许冲着懿贵妃的炮火更猛烈。

这日,三皇子在前朝光明正大的提出求娶,朝中有主和与主战两派之分,主和的认为能用一位女子平息战火,不用劳民伤财已是最佳,哪怕这女子是公主,都该为国捐躯;主战派便轰炸主和派胆小如鼠,拿公主去换和平,谁有又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和平呢?这番作态简直有损大周国威。

朝臣吵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主和派略胜一筹,皇帝被逼得无法,忍痛答应求亲,并提出待公主及笄才可迎亲的条件,池国欣然接受,这事便算暂时告一段落。

别人是没看出来,但朝堂上的实际就是决定好的。

消息传到后宫时各宫都翻天了。

翊坤宫内。

禧淑妃摔了两套上好的瓷盏,为何说是两套呢,因为一套中缺了一只,她都不会再用第二次,这便是一次一套。还是碎月心疼了银子,没有继续上茶,才免了其他杯盏的祸劫。

“皇上当真答应了要封她为后?”

“是......听说已经在拟封后的圣旨了......”

二人的身子具在颤抖,不过禧淑妃是气的,碎月是吓的,她怕受到迁怒。

“哼!贱-人!”

“处处压本宫一头不说,这些年本宫给她行的礼还少了吗?今后还要本宫对她行大礼!”

“她也配?”

......

翊坤宫的恼骚没有传出去,但殿内的宫人皆是跪着禁声,胆小的几个,直接在发抖。

那边埋怨还没停,封后的圣旨已经被周庭拿到了景仁宫,这是懿贵妃永远都忘不了的一刻,宣旨声音响彻了六宫,待册封礼过后,她便是大周朝的皇后,虽然徽嘉即将远嫁,但终成了嫡公主。

前些天永寿宫贺喜的人差点踏破宫门,这几日,景仁宫只会热闹更甚。

那些不受宠的低位嫔妃就指着讨好皇后来换取好的过活,毕竟没有圣宠,过得可能还不如主子跟前的宫女。

这其中道贺的,大概只有梨贵人是真心在为皇后高兴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